二一中文 > 超维术士 > 第2804节 幽会
  真言书的能量波动一如既往的稳定,“否”字出现后,也没有隐没的意思。这意味着,安格尔再次说了实话。

  他没有见过徽标中的男人,更没有深入接触过他。

  黑伯爵等人愣了一下,他们此前还真的循着智者主宰的逻辑去思考,以为安格尔可能背后有“人”,但现在看来,他们还是错怪安格尔了。

  而智者主宰则露出了惊疑之色,眉头微皱,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他这一次又猜错了?安格尔真的没有接触过奥拉奥?

  那就奇怪了,安格尔是从哪里得到这么多情报的,艾达尼丝又是为何对安格尔如此关注?

  智者主宰苦思而不得,安格尔却是面无表情的注视着真言书上那个“否”字。

  众人以为安格尔这般表情代表着不爽,毕竟智者主宰突然加一个问题,针对性简直不要太强。

  可实际上,安格尔对针对自己的问题,早有预料。之所以还一直盯着“否”字,是因为他的这次回答,其实不算是完全出自本心。

  智者主宰的问题是:“你是否见过和接触过徽标中的男性?”

  其中的重点在于“见过”与“接触”,如果单论前者的话,安格尔是可以直截了当的回答“否”,因为他的确没有见过徽标中的男性。

  但如果是后者的话,这就有点难说了。“接触”这个词,相当的宽泛和模糊,譬如和对方搭过话,就算你只说了一句,也算是接触。

  还有,“接触”还能解释为碰面、遇上,意味着哪怕单方面接触,也算是接触。这就等于说,就算你没有和对方说话,只是打了个照面,也能算作接触。

  安格尔很确定,智者主宰是故意用这个词的,就是要扩大这个问题的范围。

  而安格尔有没有接触过徽标中的男性呢?

  答案:有。

  这是安格尔内心中的答案,因为他认为当初附体在虚空中那只独角巨鲸上的男子,就是徽标中的男性。

  最主要的证据,在于对方离开前的一句话——

  “请一定要来遗留地……我等待的太久了。”

  这句话的意思简单直白,不用解释。而隐含的意思,则是和安格尔说话的这个男人,其实就在遗留地。

  而根据智者主宰的说辞,可以推测到,遗留地中没有任何外人,只有艾达尼丝以及……镜之魔神徽标中的男性。

  那问题就绕回来了,安格尔在决斗时和疑似在遗留地的男性对话过,而遗留地唯一的男性,是徽标中的男性。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安格尔毫无疑问是接触过对方的。

  但这里又出现另一个问题了,以上的一切,都是安格尔自己的推测。所谓推测,只是给“未知”包上了一层自以为是的皮肤。

  皮终究只是皮,重要的还是皮囊之下的真身……也就是,真相。

  真相,安格尔其实并不知道。

  他的推测哪怕有九成九的把握,也还有一点点的可能性是错的。毕竟,他并没有真正见过和他对话的人,而那个男人也没有明确的告诉安格尔,自己就是徽标中的男人。

  如果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安格尔完全可以认为自己没有接触过对方。

  他接触的是一个未知男人,这个男人是谁,他没办法确定。

  这里面就涉及到了心证,也就是说,一切就看安格尔个人的想法了。

  而安格尔的想法是偏向前者的,他自己觉得,智者主宰的这个问题他应该回答“是”,而不是“否”。

  九成九的概率,可能是徽标中的男性,安格尔作为一个理智的人,很难无视这么高的概率,反而去注视那几乎趋近于零的未知概率。

  可——

  安格尔还是毫不犹豫的写下“否”。之所以这么做,他就是想要看看,真言书会有什么反应。

  因为心证与答案是相悖的,按照正常的情况,真言书一定会做出强烈的反应。

  但是,真言书居然毫无动静,直接认定了“否”就是准确的答案。

  这让安格尔心中升起疑惑了。

  在他看来,真言书没有丝毫反应,可能性有两种:第一,正如安格尔之前所想的那般,纵然九成九的猜测是对的,可猜测就是猜测,不是真相。而真言书的判定,还是以“绝对”真相为主,而不是自由心证为主。

  而第二种可能性,就是与魇界的那位有关了。

  安格尔输入真言书里的能量,其实是从右手绿纹之中溢出的源源不断的魇界之力,严格的说,这种力量、或者说气息,并非安格尔自己修炼出来的。

  所以有一定的可能性,签订真言书的可能不是安格尔,而是这只右手的真正主人,魇界的那一位。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言书没反应也就正常了,因为魇界的那一位,的确没有和现实中,镜之魔神徽标里的男性接触过。

  这两种可能性里,哪一种是真的,安格尔目前是没办法判断的。除非,智者主宰再问一个明确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安格尔直接以谎言来回答,如果真言书还是没反应,那就可以确定,与魇界那一位有关;如果真言书有反应,反之亦然。

  不过,安格尔也不可能主动找智者主宰来测试,只能看智者主宰在沉思之后,会不会还有其他问题。

  智者主宰这一次的沉思,并没有太久,倒不是说他明悟的很快,而是他压根就想不通……既然暂时想不通,那就先放下。

  此前第一次签订真言书契约的时候,智者主宰就表明自己不会去深入探究安格尔的事,既然这一次的试探没有试探出结果,那索性就算了。

  放弃思考之后,智者主宰瞬间觉得轻松了许多。

  明明安格尔年纪连他零头都不到,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安格尔的时候,他总有一种面对着复杂公式的错觉。以为自己想明白了、解出来了、透彻了,结果下一秒就被打脸,他的思路从头到尾都是错误。然后他又推翻重新推导,当再得出答案以后,他以为自己懂完了,可真言书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