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嗨,你的锅铲 > 81.第八十一章
  赵医生摘下听诊器,  “问题不是很大,  应激反应心跳过快供氧不足导致的昏迷。”

  “他这段时间身体调理的不错,现在的发烧最好可以靠他自己体抗力扛过去。”赵医生看着迟稚涵,  “我不给他挂水了,你用物理降温,饮食清淡两天,五个小时量一次体温,  如果持续在三十九度以上,  就给我打电话,  退烧针和挂水的药物我都配好了放在对面,门房那边有二十四小时换班的护士。”

  迟稚涵一直沉默的点头,  其他的一句话不说。

  “你跟我来一趟。”赵医生叹了口气,  指了指对门。

  齐程仍然在昏迷中,额头上贴着退热贴,脸色苍白的没有半点血色。

  “他心率刚刚恢复,暂时不会那么快醒,  你先跟我出来。”赵医生看着迟稚涵,又说了一次,  这次语气加重了一些。

  迟稚涵低头,终于起身跟着赵医生走出门。

  “齐宁让我交代你,齐程的状况如果稳定的话,  暂时不要通知长青,他性格急,知道齐程乱来估计会发飙。”赵医生站在走廊里,  两手负在背后。

  迟稚涵点头。

  “第一次吧。”赵医生笑,“你在这里一年多,第一次遇到齐程病情反复吧?”

  迟稚涵咬唇。

  她今天不在家,下个月开始做直播,这之前还有很多细节和设备要商量,所以她最近很忙。

  齐程一直配合着治疗方案,迟稚涵不知道的是,他自己在逐渐给自己加压。

  本来今天的计划应该是上午让司机带他去市内走一圈,中午人多的时候避开闹市区,下午两三点再去她公司楼下接她的。

  结果齐程中午在闹市区下了车,在花店里买了一束花,撑到上车晕倒了。

  猝不及防的,在所有人都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

  “哪怕我同齐程说过他现在已经痊愈,我也仍然要提醒你,我说的痊愈和你们认为的痊愈是有差别的。”

  “他是一个没有接触过社会的人,这十年时间,因为齐家的财力和齐家在s市的势力,他被保护的天衣无缝。”

  “他签约的经纪公司是齐鹏同学开的,现在的经纪人和编辑,也都是齐鹏和齐宁找来的信得过的人,哪怕这样,齐家也一直没有透露让他们签下的漫画家是他们的弟弟齐程。”

  “齐程这个名字在这十年内甚至比澄乙这个笔名还没有存在感,这一点,其实也是齐程之前越来越厌世的原因之一。”

  “他是因为太渴望痊愈了,才会开始绝望。”

  迟稚涵抬头,看着赵医生。

  赵医生对她笑笑,转头看向齐程门上迟稚涵曾经用来送饭的小窗口。

  “今天的反复不算大事,对他整体的疗程来说也没有影响,但是如果处理不好,让他再这样压迫自己的话,以他目前的身体情况来看是很危险的。”

  “我叫你出来,是想问问你,你知道他这么急迫的想要进入人群的原因么?”赵医生转头,看着迟稚涵。

  赵医生说话仍然是拐弯抹角的让人第一时间很难抓到重点,松懈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的先回答他的问题。

  可是迟稚涵却理解了赵医生的意思。

  他是怕她隐瞒,他怕他们两个私下里让齐程承担了他目前无法承担的压力,所以齐程才会用这样激进的方式。

  赵医生和齐程的感情已经很深,深到很多时候已经失去了判断能力,赵医生自己知道,在可控范围内,他一直选择放养。

  直到今天齐程出乎意料的突然昏迷。

  赵医生问她的方式看起来全程都在隐忍,隐忍着怒气,害怕说多了会破坏他们两人的感情。

  “他应该是想尽早和我去民政局领证。”迟稚涵没有丝毫隐瞒,“我们两个感情稳定,他对未来开始有计划,在他看来他的生命浪费了十年,他也会心急。”

  “不管我们用多精确的词语描绘他这十年的心情,我们也始终不是他。”迟稚涵看着赵医生,“哪怕从头到尾我都能理解会心痛,我也没有资格说我自己感同身受。”

  “对于他来说,为了治愈不管做的多激进,我都能理解,也都能原谅。”

  “赵医生,这和爱情无关,他是个很好很负责任的男人,他如果肯承担下承诺,就一定会想要付出。”迟稚涵眼眶微微泛红,“所以我说不出劝他不要激进的话,因为在我看来,不管他的心理病有多严重,他始终是个人,在这个原则下,他今天做的没错。”

  “您说的痊愈和我认为的痊愈从来都不是一样的,我和他在一起,从来没有觉得他有任何心理疾病,或许有时候会不愿意说话,激动难过的时候看起来会很可怕,但是那只是他的表达方式。”

  “他今天打开车门出去买花的那一瞬间,一定是觉得自己可以扛过去的,他撑到上车才晕倒,也说明他从头到尾都知道自己在抗争什么。”

  “他没有操之过急,他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相信他,也不觉得他现在急着想要进入人群的诉求有什么问题,我会劝他更加谨慎小心,但是不会认为他这件事是做错了的。”

  她说的很急,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听起来杂乱没有逻辑。

  赵医生安静了片刻后,笑了。

  “你一直都相信他,这是最大的奇迹。”他拍拍她的肩膀,叹气,“所以齐程的方案真的无法复制。”

  “我问你原因,告诉你那些话,也就是想看到你这样的态度。”

  “齐程度过了关键期,现在哪怕反复,也只是像今天这样的身体不适而已。我需要他身边的人像你一样有信心,不是责怪他操之过急,也不是责怪他为了爱情脑子发热。”赵医生说完看迟稚涵惊讶的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更大,“你没有说错,他一直没有错。”

  “但是如果这时候身边的人劝他谨慎,他会听,而且会照做,但是却会对他最终完全康复造成影响。”

  “这一点,和齐家人是无法沟通的,也幸亏他身边的人是你。”

  “齐程需要自信,他一直没有告诉你,他对自己十年后痊愈重塑性格这件事心里是没有底的,他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所以本能的给你最积极向上的样子。”

  “给他自信,他会慢慢的找回自己,只是这过程中,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很有可能还会发生。”

  “给他空间给他自信,让他找回自己原本的样子,是我这个多年医生兼他的长辈想要请求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