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嗨,你的锅铲 > 60.第六十章
  这个门,  出的比预想中的快。

  四个人都没有说话,  齐程第一时间就下了床进了洗手间,出来的时候,  迟稚涵注意到,他还特意刮了胡子。

  有过上一次出门的经验,等齐程和迟稚涵穿戴整齐出门,那辆专门做过改造的车就已经在门口等着,  全黑色的车,  在一片空旷中,  安静的开着车灯。

  迟稚涵没来由的,觉得心里一紧。

  “我坐你们的车。”齐宁帮齐程打开了车门,  对周景铄点了点头,  迟稚涵注意到齐宁后脑勺靠耳朵的地方,有一小块圆形秃,因为点头的动作变得有些明显。

  注意到迟稚涵的视线,齐宁把头发捋到耳后遮住那块头皮,  若无其事的对齐程交代:“药和针我都从赵医生那边拿来了,半路如果不舒服,  马上告诉我。”

  “今天晚上医院后门全部都清理过了,不会有别的人,我们大概还有三小时时间,  三小时内如果到不了,你就和爷爷视频。”关车门之后,齐宁从包里拿了一个口罩,  却是递给迟稚涵的,“门口有记者,以防万一。”

  “你不能遮,到时候需要站在固定的窗户边让我们请的记者远距离拍一张交差,不然明天就又会有你去世或者逐出齐家的谣言了。”齐宁想抬手拍拍齐程的肩膀,伸到一半停住,转了个弯有些尴尬的抚过迟稚涵的腿。

  齐程幅度很小的点头。

  他在储存体力,准备面对接下来需要面对的一切。

  迟稚涵一直握着他戴着检测仪的右手,从车子发动开始,一直到开到有些嘈杂的大街,齐程手心都没什么冷汗,呼吸和各方面指标也都正常。

  说真的,太正常了。

  迟稚涵被这样的正常,弄得非常不安。

  “你们一路都会走我已经清理好的通道,但是爷爷病房的前后门,都有顾总的人守着,进病房的人都需要签保密协议。”齐宁交代的很快,她也一直在注意监控仪上的数据,因为不能碰到齐程,她贴着车门坐,背却仍然挺的笔直,“我会想办法支开后门的人,如果实在支不开,可能需要迟小姐上去签个字,普通的保密协议,关于如果爷爷去世后七日内不得对外发消息的协议。”

  齐程的手紧了一下,迟稚涵点点头。

  “只要告诉他们你是齐程的女朋友就可以了,齐程的病情,除了齐家人,没有人知道。”

  “他和他爸爸常年旅居,这次也只是过来见最后一面就会马上出国,这是我对外的公关稿,你大概知道一下就行。”齐宁递给迟稚涵一张a4纸。

  “你怎么样?”齐宁凑近齐程问了一句。

  她和迟稚涵一样,因为齐程现在的正常,变得有些不安。

  齐程摇摇头,迟稚涵注意到他的手指微微抖了两下,然后用了点力,从侧面看,他下颚微缩,牙根咬的很紧。

  他在犯恶心,却拒绝说出来。

  迟稚涵低头,拇指和食指开始帮齐程捏手腕上部的穴道,她不知道能帮多少,但是她知道,齐程有多想去看他爷爷。

  齐程低头,看着她嘴角微微上扬了一点,扬起的角度让迟稚涵眼眶开始酸。

  “还有什么?”他问齐宁,声音平稳。

  齐宁调整了一下呼吸。

  他们家的人,生老病死从来都不止是自己家里人的事,股东们看着,新闻媒体也看着,甚至那些天天炒股就指望听到一些内部消息的股民们,也看着。

  她本来是挑了一些要紧的说,怕说太多会让齐程的反应更严重,但是心里总是有些担忧的。

  医院毕竟不是自己家,她布置的再周密,也难保会有漏网之鱼。

  齐程,一如既往的,是那个敏感懂事到他们全家人心痛不已的孩子。

  “顾总的事你都知道的吧。”齐宁问完,齐程就点了点头。

  他们其实从来没说过,但是齐程,总是有办法知道。

  “爷爷有一份补充遗嘱一直没有做最后的公证,所以你去爷爷病房的时候,李律师也在。”

  “那份遗嘱关系到爷爷一直没有放出来的百分之四的集团股份,都给了你,所以,顾总那边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病房里已经闹过几次,因为齐程一直没有露面,闹归闹,却每次都不了了之。

  “这百分之四,涉及到谁才会是集团的最大股东,顾总不可能放手,爷爷怕节外生枝,和李律师沟通,他会在神智清醒的最后一刻盖下公证章。”

  “所以,我很担心,你去了医院,顾总的人会闯病房。”

  没人知道齐程的病,突如其来的杀气腾腾的陌生人,会对齐程造成什么样的冲击,他们连试都不敢试。

  她和齐鹏已经动用了所有关系,但是仍然怕有疏漏。

  “迟小姐今天晚上需要一直在齐程身边,万一真的有人闯进来,你要第一时间带他走,剩下的,我和大哥会处理。”

  “齐程,不能被人发现这个病。”齐宁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迟稚涵的眼睛,眼底有悲凉,“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允许被人推上风口浪尖,公司的股价也不允许。”

  迟稚涵脑子里,突然就想起她爸爸当年说过的话,那时候,爸爸的那位合伙人建议扩大规模,她爸爸拒绝了。

  “这钱呐,有个顶,越过了这个顶,你的生活就会变了。”

  齐家人,越过了这个顶。

  越的太高了,公司四五万人的生计,无数的股民,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以及身边随时拉你下马的股东。

  那个垂垂老矣的临终老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殚心竭虑的护着这个由他一手建立起来的王国。

  ***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