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嗨,你的锅铲 > 39.第三十九章
  齐程的那个视频电话,  打得非常顺利。

  迟稚涵想象中泪眼相望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电话里面那个病骨支离的老人看着齐程,连续叫了三声好,  然后就开始问他吃了什么,过年要吃什么菜,问他有没有坚持锻炼,现在体重多少,  体脂率多少……

  齐程全程都在忙着回答问题,  也没什么激动的样子。

  迟稚涵在一旁叹为观止,  也终于对齐家只有男人这件事有了深刻的领悟。

  按照齐宁跟她说的,齐老爷子只剩下半年左右的日子了,  本来以为会恋恋不舍的爷孙俩,  聊完了体脂率后就毫不犹豫的互相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后,齐程就进了画室。

  没跟她打招呼也没看她……

  严格意义来说,自从他完全清醒后,就开始假装昨天晚上的亲亲抱抱没有发生。

  只是假装的不怎么高明,  不敢跟她眼神对视,两人视线稍稍碰到一起,  就会脸红。

  是的,这个男人脸色除了发白之外会变红。

  红的……特别不公平的好看。

  迟稚涵没逼他,事实上现在连她自己都还是乱的。

  昨天晚上是被他发病吓着了,  那一刻的情绪完全随心,理智什么的早就被抛到了烟消云外。

  现在想想,那是她的初吻啊!

  她都没来得及娇羞,  就直接跟无尾熊一样抱着他在柜子里窝了几个小时。

  两个人跟私奔的小情侣一样,她居然还点了香薰灯。

  没脸没皮,特别主动。

  关键是,冷静下来之后,居然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她是喜欢齐程的,之前犹豫的原因是怕他会自|杀,齐宁和赵医生说的那些问题,在她看来,都能解决。

  毕竟她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很难找到一个男人,在即将和世界切断联络的时候,因为她的哭声强行清醒。

  也很难找到一个男人,因为害怕她摔跤,把房间里的地毯铺的跟海绵一样厚,为了宣传她的美食视频,连着几个晚上画到凌晨。

  而且从不邀功,安安静静的做,温柔的,像是耳边的轻风。

  喜欢他太容易,这份感情美好的太值得珍惜,所以迟稚涵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发生。

  只是她一直以为,到最后忍不住主动的那个人会是她。

  万万没想到,齐程居然主动了,主动完之后,还试图假装没发生。

  他当然不是渣男。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估计是消极自卑的情绪作祟,可这种情绪要是天生的,她还能捋起袖子武力镇压,但是齐程他不是天生的,他这是病……

  “齐程。”迟稚涵在他进画室之前突然开口,声音挺大,吓得齐程本来就不怎么大的胆子又小了一点。

  不敢回头,只能握住楼梯扶手,站着不动。

  “家里有没有梯子?还有胶水?”迟稚涵语气很正常。

  只是问的话有些奇怪。

  “对面那间房的杂物室里应该有。”齐程想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回头,“你要做什么?”

  回头后他就后悔了,她正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嘴角似笑非笑,嘴里还叼了一根鱿鱼丝。

  ……

  她为什么会一脸的流氓样……

  “我昨天回来的时候买了些过年装饰用的东西。”迟稚涵拍拍手上的鱿鱼丝碎,站起来往门外走,“挂起来比较有过年的气氛。”

  昨天丢在地上的那堆东西她一大早出门都捡了回来,独门独院人迹罕至就是这点好……

  齐程愣了下,她说的话题和他想的内容差距有点太大。

  虽然装没事发生的那个人是他,但是对方也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就有些……

  “梯子太重你一个人搬不动。”终于还是忍不住在她走出大门前叫住了她,“想要过年的气氛可以让安保挂,你不用忙了。”

  “这东西当然要自己挂啊,你过年不贴福字的么?”迟稚涵睁大眼,一本正经,“过年要贴福字,来年才会有福气的。”

  ……

  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和她讨论这个问题……

  他现在全部心思都在自己吻了她还抱了她接下来要怎么办的问题上。

  甚至在思考是不是应该负责。

  可如果他负责了,吃亏的人反而会是迟稚涵。

  但他如果不负责,那又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们家的人,仗着迟稚涵无依无靠,善解人意容易沟通,已经压着她得寸进尺了好多次。

  现在连他都做了这样的事,占了她的便宜,第二天还恶劣的假装没事发生。

  更过分的是……他……还想……再试一次。

  不要在柜子里,不要在他神志不清的时候,想清醒的,感觉她嘴唇的触感。

  他自己一个人从昨天睡觉就开始纠结,到现在已经吃过午饭,他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案,结果,迟稚涵说,她要贴福字。

  而且在他愣神的功夫,她已经跑到对面,一阵乒乒乓乓。

  ……

  他昨天刚发过病,今天肯定不敢再冒险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