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嗨,你的锅铲 > 25.第二十五章
  李医生自然不会同一个病人争,  只是看了一眼迟稚涵,  就去了对面配药。

  迟稚涵了解他这一眼的意思,她是照顾齐程的人,这件事情,她全责。

  “我没有病。”齐程非常难得的主动开口,微微皱着眉头,  “这才是重点。”

  是的,他没有病。

  比起在急性胰腺炎期间自闭症状作来说,那点过几天就能消除的淤青并不算什么,这是齐程主动开口辩解的核心。

  迟稚涵懂。

  但是她也知道,他在急切的讨好她,在生命没有希望的时候,  慌不择路的找了一个陌生人。

  在李医生给她当头一棒之前,  她内心深处其实是沾沾自喜的,被人需要的感觉很好,  她只是和这个男人聊聊天,  解解闷,说不定就能拯救一个人。

  齐程和她在一起的时候,  最多就只有冷汗和突然加快的呼吸声,幻觉的疼痛这种,  她完全无法想象,也没有见过他所谓自闭症状时候的样子,  她其实,  偶尔也会忘记这样的齐程是个心理病人。

  直到今天看到那白皙的后背上的一片青紫。

  不管赵医生怎么警告她,  在见到齐程之后,尤其是这几日的相处之后,她内心深处其实已经忘记,齐程是会死的。

  心理上病态的脆弱,身体上因为长期心理折磨后免疫功能的下降,他强撑着最好的一面给她,而她,接受了。

  很多时候,她想的都是,哪有你们说的那么严重,你看,我不是睡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么?你看,我也可以碰他,碰完之后痛一下也就没事了,你看,你们说的那些禁忌,对我来说都不算问题。

  心理病,对她来说是很奇怪的存在,感觉到严重,但是真的看到齐程正常的样子的时候,又会觉得那都是可以克服的,毕竟是心理问题。

  直到今天,被他背后的淤青狠狠的甩了一个巴掌。

  这些沾沾自喜,这些洋洋得意,都是齐程用尽全力给她的假象。

  而她,从头到尾,真心一半,好奇一半。

  “李医生不是个嘴碎的人,这件事情他最多只会和赵医生说。”齐程眉心慢慢的变成川字型,说话的字数也多了起来,“我哥最近要进新的项目组,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空闲时间,我姐刚刚生了女儿,还在月子中,他们,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

  迟稚涵看着齐程,咬唇。

  “就算要扣钱,也不怕。”齐程皱着眉头笑了笑,“我也挺有钱,我可以补给你。”

  这个……傻子。

  “快病前,你自己会有感觉么?”迟稚涵蹲到床边,却问了个毫不相关的话题。

  “……”齐程漆黑的瞳孔闪了一下,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能让迟稚涵开心一些。

  迟稚涵现在,应该是受到很大冲击的。

  他和这两位医生太熟,闭着眼睛都能猜到,赵医生和她说了些什么,大概也就是光源温暖之类的话。

  作用就在于给迟稚涵打打气,让她绷紧神经,顺便能给他更多的正能量。

  他当然知道,迟稚涵对他的真心并没有家人那么纯粹,自从现靠近他会让他出冷汗之后,她为了测试他能出多少冷汗,来来回回的玩了好几次。

  眼神里都是好神奇居然真的马上就能有反应的情绪。

  他应该是很讨厌这种情绪的,没有哪个精神上面有问题的人会喜欢陌生人把他当成研究目标。

  但是他却莫名的被她的欢愉好奇打动。

  看她笑得梨涡若隐若现的样子,会觉得自己这样出冷汗也挺好的,不擅长社交,却能用其他身体反应来取悦她。

  卑微的低到尘埃。

  所以他不知道迟稚涵这个问题,到底是基于什么样的情绪问的。

  因为问得时候,她表情很认真,不同于以往的心不在焉。

  “身体会有预兆。”小心翼翼的说了几个似是而非的字,看了一眼迟稚涵的表情。

  还是那个认真的样子。

  “……最开始会觉得周围都是声音,类似于暖气的声音,人的脉搏声,窗户被风吹的声音,那些声音会变大很多倍,头会开始痛。”认真的他的回答也跟着详细了起来,“然后就会开始不受控制的想要屏蔽这些声音,安静了之后,就什么都听不见也看不见了,一直等到被某些外来刺激叫醒为止。”

  “所以最开始的身体反应是被吵到头痛?”迟稚涵干脆盘腿坐在床边的地毯上,支着下巴靠在床沿上。

  那张床很大,齐程睡在靠里的那一边,距离还算安全,起码他暂时没有出汗。

  “嗯。”齐程点了点头,惴惴不安的。

  “我睡在这里,会让你感觉到身边有很响的脉搏声?”迟稚涵又继续下一个问题,间隔很快,看起来也并不沮丧。

  就好像刚才李医生给她看的那些淤青对她没有任何影响那样。

  齐程抿嘴,眼底有不确定的情绪一闪而过,低下头没回答。

  “掐自己,可以让这些声音消失?”迟稚涵仍然孜孜不倦的,见他没有回答就迫不及待的问出下一个问题。

  她又在好奇么?和看他出冷汗的量一样,反复试验么?

  “我……本身就是个病态的人。”齐程低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