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我做私人健身教练的日子 > 第三十四章 争夺工作室
  我在医院调养了三天,不顾白如玉的劝阻,坚持出院。

  我并非生病,只是被饿了几天,身体虚脱,经过调养,基本恢复。

  白如玉拗不过我,只好同意我出院,开车把我送回别墅,担心我一个人出意外,留在家里照顾我。

  我没让她照顾,让她去上班。

  白如玉毕竟是个女强人,岂能因为我成为家庭主妇。

  她走之前我提醒她小心王天悦,我总觉得王天悦那小子憋着坏呢。

  白如玉让我放心,从手包里拿出一瓶防狼喷雾,说她早有防备,武器都准备好了。

  目送白如玉上班走后,我也该做点正事了,把我的健身工作室夺回来。

  去健身工作室之前,我给陈依依打了个电话,她是工作室的前台,在工作室的时间比我长,有些事她比我更清楚。

  陈依依接到我电话很生气,张嘴就骂我无良老板,坑钱跑路。

  我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告诉她,她了解了事情的经过,立刻向我道歉,误会我了。

  我问她啥时候有时间,我想见她一面,详细聊聊。

  她说她工作还没定,随时有时间。

  我好奇问她为何不继续在健身工作室工作,虽然工作室被别人接手,但是像前台这类基本的工作岗位也需要员工。

  陈依依气呼呼说新老板很抠门,开出的工资只有我给她开的一半,她嫌钱少,就不做了。

  她表示,希望继续跟着我干。

  和她约定好见面地点,我换了身衣服,开车前往约定地点。

  在百合小区附近的一家咖啡店,我见到陈依依。

  陈依依神情憔悴,精神有些萎靡,见到我仅仅笑了笑,我以为她为工作闹心,就没细问,却不知小姑娘也有小姑娘的烦心事。

  我迫不及待问她工作室被转让的事,她说在我失踪后的第三天,有一个中年人走进工作室,告诉她,工作室以后是他的,让她把工作室的工作和他做个交接。

  陈依依自然不相信他的话,中年人拿出转让协议,上面有我身份证复印件,还有我的签名。

  中年人对陈依依的说辞是,“你之前的老板石中阳捐款跑路,你被他坑了,连工资都拿不到,干嘛还傻乎乎替他守着店?”

  陈依依给我打电话确认此事,前两次电话无人接听,第三次有人接听,她问了几个问题,对面做了简短的肯定的答复。

  陈依依不得不把健身工作室交接给中年人。

  至此我肯定这事就是王天悦干的,他派人把我困在废弃的厂房,拿走我手机和钱包,以我的名义做了一些事。

  “狗日的王天悦,真卑鄙。”我咬牙骂了王天悦几句,又对陈依依一挥手,“依依,跟我走,咱们去夺回工作室。”

  “好,阳哥。”陈依依挽起袖子,气势汹汹跟我一起走。

  远远地我就看到工作室的门头换了,我亲手挂上的黑底金字的“暗夜健身工作室”门匾不见了,改为红底黄字的门匾,上书“速动健身房”五个字。

  我忍不住吐槽,“名字太尼玛low了,叫速动还不如速冻好听呢。”

  玻璃门后面站着两个年轻小伙,黑衬衣黑西裤黑皮鞋,又瘦又高,眉清目秀,面目白净,像电视剧里的奶油小生。

  两个小伙见我走过来,一人拉开一扇玻璃门,微微鞠躬,“欢迎光临。”

  我迈步走进去,发现我之前布置的装饰全部被撤掉,墙壁上贴着各种花花绿绿的广告宣传,前台办公桌后面坐着几个身穿职业装的年轻男女,看他们的装扮是会籍顾问,说白了就是拉客的。

  这感觉就像自己辛苦完成的艺术品被人随意涂鸦了,我心头的火气蹭一下燃烧起来。

  “先生,这是我们开设的健身课程,您看下。”一位女会籍顾问走过来,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递给我一张课程表。

  我摇摇手,“我不健身,我找你们老板,请你们老板出来下。”

  我话音刚落,前台那几个会籍顾问和门口那两个迎宾,都将目光投到我身上。

  女会籍顾问收回伸出来的手,依然面带笑容地问,“请问你有预约吗?”

  “没。”

  “不好意思,没预约我们老板不见你,老板很忙的,事情很多。”女会籍顾问这话明显是在推脱。

  “我找你们老板有很重要的事,请你通报下,你就说石中阳找他。”虽然我没见过接手我工作室的老板,但既然他拿着转让协议,他应该知道我的名字。

  女会籍顾问不肯通报。

  我好说歹说,都说服不了她。

  她表情带着不耐烦,指指门口,赶我出去。

  其他的几个会籍顾问也走过来,看这架势,是要利用人多优势,强迫我离开。

  我本想好言好语和谈,可这些小鬼难缠,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我,我心头压抑的怒火猛然爆发,对他们吼道,“知道劳资是谁吗,这健身工作室原本是我的,你们老板通过非法手段占据了,劳资今天来,是要把健身工作室收回,所以,别墨迹,快让你们老板出来见我。”

  他们几人相互看了几眼,其中一人跑到门外打了个电话,低语了几句,应该打给他们老板。

  挂断电话进了门,他冲我吼道,“哪来的疯子,妄想霸占我们健身房,大家伙一起动手,把他打出去。”

  他们抡胳膊伸脚,有的还抡起椅子,霸蛮地赶我离开。

  我明白他们这么做肯定是受刚才电话的影响,也就是说这是他们老板授意的。

  麻蛋,占了劳资的工作室,耍赖不还给我。

  我失去了和他们理论的心情,用拳头还击他们,没有什么事是暴力解决不了的。

  虽然他们人多势众,但我好歹是健身教练,身强力壮,而他们只是普通人,其中有几个奶油小生连女人都不如,因此,我没有被他们赶出去,反而把他们打得节节败退。

  其中一个被我打到在地的小年轻,匆匆跑上二楼,不一会儿,下来四个膀大腰圆的壮汉,看那架势应该是我的同行——健身教练。

  在他们四人的合力攻击下,我处于下风,身上挨了好几下拳脚,节节败退。

  那几个刚才被我虐的会籍顾问,立刻开启嘲讽模式,像燥人的知了一样喋喋不休。

  我心知自己应对不了四人,打斗的结果是我被制服。

  我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让躲在我身后的陈依依打电话报警。

  四名壮汉中立刻分出一人,像凶猛的老鹰一眼,扑向陈依依,阻止她报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