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仙命长生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迫近
  年余这次真的震惊了。

  他忽然惊讶的发现,自己对于朱砂的了解,并没有想像中那么深刻。

  甚至连同秋师对于朱砂的评断,也是他以往都不曾想到的。

  倘若秋师所言为实,那么也就是说,朱砂很早前就已经确定,要以自己和鸡冠两人出战的想法。

  进而后续一系列的异常行为,如高调击败哈库三人,提前开启化形矿脉等,都是为了未来的“论战”而提前做铺垫。

  这个不可揣度的小家伙,什么时候竟变的这么厉害了?

  年余在心底内,竟是忽然产生一种极为愈发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在未来的“论战”中,也许朱砂早已经有了制胜之道。

  “据我所知,自从那化形矿脉开启完成后,朱砂和鸡冠就彻底失去消息,这两人目前到底去了哪里,到目前竟是没有任何人知道。”

  年余神情中也有一丝迷惘道:“这‘论战’日期已经迫近,希望他们不要耽搁了才好。”

  “哈哈,年兄过虑了,既然我们已经选择相信他们,就不妨直接相信他们到底。”秋师却是一脸放松,摇头叹气道:“你别忘记了,就上次的投石票选,你我两人都几乎犯下大错,若非是因为朱砂的缘故,那猿族在最后关头也不会选择支持月三公子。”

  “我们都毕竟老了,不服老是不行咯,”秋师感慨异常道:“从今往后,只怕都是这些小家伙们的表演舞台了。”

  ……

  “论战”日期日益迫近,而三名兽帝候选人所确定的出战者名单,已经第一时间内传遍了兽神殿,并立刻在各大家族乃至灵兽族平民中广泛传播,成为目前最热门的话题。

  而随后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事件,也开始为人们津津乐道。

  据说龙、凤、搬山等各大家族,皆是第一时间展开内部会议,在反复督促各位出战者进行备战外,还立刻展开对于朱砂和鸡冠两人信息的收集。

  陆地军团内的近战军团中,熊瞎子团长和铁鳞副团长,更是直接被传召到军团总部,向高层进行相关工作汇报。

  而他们一经完成汇报后,都选择对于此事三缄其口,甚至拒不承认近战军团内有出现过类似名字的灵兽战士。

  除了以上各类传闻外,更有一条重磅消息不胫而走,迅速引发了所有人的关注。

  原来在论战日期正式到来前不久,龙族和凤族的两位族长,竟是选择同一日在某大酒楼吃饭,而且同在贵宾楼层。

  关于这次巧遇,他们对外都是各有说辞,但依旧被很多消息灵通的人士认为,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私下会面。

  至于他们之间究竟谈了些什么,抑或达成了什么协议,那就不得而知了。

  ……

  兽神殿,内殿深处。

  诺大的内殿中,入眼都是一片空空荡荡,数道高大粗壮的巨柱夹杂丝丝冷风飘掠而过,显得更是极为冷清。

  兽帝此刻正身批长袍,面色忧郁的端躺在金辇之上,而在他的身旁不远,只有一位黑衣老者静静伫立。

  “殷老,对于最近沸沸扬扬的传闻,你是如何看的?”兽帝率先打破了沉默道。

  黑衣老者正是“战圣”殷墨,他微一躬身面色平静道:“传闻多不可信,但是也绝非空穴来风,就算有人刻意将消息放出来,对于龙凤族进行打击,那也是有的放矢,所以老朽认为,这件事只怕是真的。”

  兽帝面无表情,沉声道:“倘若他们早有预谋和计划,那却是出于什么目的?要知这乃是一代帝位之争,他们总不会愚蠢和大方到达成妥协吧。”

  “这绝对不会,两位公子都是自诩大位最佳人选,身后又都有着雄厚力量支持,怎么会同对方妥协?”

  殷墨眼睛微微眯起,讪笑道:“不过由于最近一位小朋友的强势崛起,才使得他们开始空前紧张起来,这次私下的会面,只怕也是专为这位小友而来。”

  “你说的这人,便是朱砂吧?”

  兽帝轻轻点了点头道:“这小家伙今日的一连串表现,实在令人有所诧异,若说那连破两阶引发异常天象还是无意的话,可为什么一出手便击败哈库三人,并且对于各大家族都是颐指气使,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吧。”

  殷墨冷笑道:“呵呵,身为秋师的关门弟子,若真是头脑简单才是咄咄怪事,所以老朽认定,他如此行径,多半都是在刻意经营。”

  兽帝那本已有些茫然的眼神,忽然有些兀自一亮道:“喔,这倒是很有趣的说法,他如此行为目的为何,你不妨说来听听。”

  殷墨颔首微笑道:“朱砂年纪轻轻,身负绝顶天赋,不但怀有四种五行命格,还身为精神修者,更为可怕的是,此次的连续破阶,更是让所有人眼睁睁看到,他还具备一种生命类型的命格,这样的人,又怎么会不被其他对手重视?”

  “此子了得!”兽帝深以为然赞赏道:“未来灵兽族的运势,只怕有一半以上会被他掌握手内,能够得遇这等人才并笼络下来,秋师居功甚伟。”

  “实力高绝,新晋出现的所谓‘六大青年高手’中,除了凤七和金男折两个,能够对起产生一些冲击,其他几人只怕同他放单,都必定落得失败下场。”

  殷墨点头道:“朱砂自然不是傻子,他何尝会想不到,一旦这‘论战’大比开始,其他几名参战人员,都立刻会把他当成最大的敌人,必先除之而后快。”

  兽帝冷笑道:“依你的说法,龙凤族长的会面,便是要以朱砂做为目标?”

  殷墨也是苦笑道:“十有八九吧,他们既感受到威胁,又不能够完全妥协合作,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先行联手击败朱砂,然后再相互分个高下!”

  兽帝面色不变,却是语调有些阴冷道:“继续说下去。”

  “朱砂既然早就意识到,自己会成为众矢之的,那么为何还要做出一系列不符合常理的行为,归根结底其目的只有一个。”

  殷墨的神情居然有些微笑道:“他必定是故意如此,一来凭借强悍的手段进行立威,促使不少家族认识到,如今的他已经是不可得罪的;比如那猿族的袁空族长,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出面支持月三公子。”

  “其二,也是其最为高明的一招,便是使得其他两位公子的参战者,都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也便令他身边那位同伴,有了一举得手的可能性。”

  “鸡冠?那个毒性强烈的年轻人么?蜿蜒龙蛇的弟弟?”

  兽帝微微愕然,他身为兽帝,早已经对于鸡冠的身世了若执掌,当即恍然道:“如此说来,岂非是连龙凤这些老牌家族,都被这年轻人玩弄股掌之内?”

  他讲到这里,居然脸色不怒反喜,甚至笑容也绽放而开道:“好一个了不得的小家伙啊,我真是愈来愈喜欢他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