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唯武独尊 > 第十一章 麻烦不断
  一场引人瞩目的约斗就在所有人的关注下缓缓落下了帷幕。htt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许多人猜到了事情的经过,却无法猜到最终的结局。陆秋在约斗中的表现,以及最后侥幸取得的胜利,就像一颗巨型炸弹重重投入到皇家武院之中,然后便瞬间在整个武院内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拨。

  “秋少,你真行啊!士别三日,就连小弟我都要刮目相看了,你快说说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修炼的,这进步也太快,太不思议了!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诀窍?”第二日中午,陆秋的死党周鹏就早早来到他的住处进行恭贺。

  “呵呵,这修炼又哪有什么诀窍可言,无它,惟勤而已!”陆秋摇头苦笑道,许多人都认为他是靠着旁门左道才拥有现今的实力,就连他的好朋友周鹏都不例外,其实他们又哪里知道他这些日子的努力。

  “哼,我才不信呢!你不说就算了,总有一天我能发现你的小秘密!”周鹏不满的哼哼道。

  陆秋顿时一阵无语,当即连忙岔开话题,认真问道:“对了,死胖子,我前日交代你办的事情,你到底完成的怎么样了?”

  听得陆秋说起正事,周鹏脸上的嬉笑立马消失不见,变得十分严肃,道:“不瞒秋少,你交代我办的事情确实经办成了。最后果然不出你所料,王杰那个家伙最近确实跟李家的人走得很近!”

  “李家的人?他们怎么会跟王杰勾搭在一起的?”陆秋言闻言整个人顿时陷入深深的沉思。

  李家与他所在的陆家一样,都是极少数掌管着大夏军中大权的诸侯,他们一向以陆家马首是瞻,两家关系紧密,极少发生摩擦。

  不过相比陆家而言,李家最近这些年的发展势头却要比陆家强劲得多,他们本族内不但涌现出不少像李威,李晨这样的天才武者,而且就连军中的话语权都变重了许多,隐隐有赶超陆家,乃至取而代之的迹象。

  “同行是冤家,知人知面不知心。表面看起来李家跟陆家的关系非常要好的模样,但谁要又能清楚他们心中的打算。一山不容二虎,李家若是有心发展的话,陆家这个拦路虎他必定要想方设法的除掉!”陆秋低声轻喃,终于豁然开朗。

  思罢,他便向周鹏招了招手,小心吩咐道:“死胖子,你马上去告诉王杰,就说我这样、这样……你可明白?”

  “啊,秋少,你真打算以身犯险呀!那样会不会太危险了点,据我所知现在武院内的很多高手都在找你麻烦,准备为九公主殿下出头解气。你这一出去,无异于自投罗网,羊入虎口。要不,你再好好考虑一下,等过了这阵风声再行动也不迟!”周鹏急忙出声劝解道。

  经过昨日的那场惊世约斗之后,陆秋如今无疑已成了整个皇家武院的名人。那场约斗在带给他不小名气的同时,也间接带来了不少麻烦。

  夏梓菡尽管明面上并没有放出话来要给陆秋一个深刻的教训,但是她的那群追求者却根本不管这些,一直跃跃欲试的想要找陆秋的麻烦,为美人出头。

  “不,时间不等人,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去盯着一条隐藏在背后的毒死。至于九公主的那些追随者,就让他们放马过来好了。我要是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以后又如何去降服夏梓菡那个难缠的美妞呢!”陆秋挥了挥手,自信十足的说道。

  “什么,不会吧!我看你以前对九公主殿下简直避之如虎,现在怎么会突然冒出这种想法呢!你就不怕她一怒之下把你给剁成肉酱,我可听说她最近对你很有意见,一直想找机会教训你呢。”周鹏双目圆瞪,显得十分吃惊。

  “呵呵,打是亲,骂是爱!她越是闹得欢,就说明越在乎我,这个你就不懂了,你就等着我彻底降服夏梓菡的那一天吧!”陆秋嘿嘿直笑,就仿佛联想到了夏梓菡光着惹火玉体和雪白翘臀被他挥掌教训的美妙场景,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十分银荡的笑容来。

  “啧啧,我说秋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小弟呀?瞧你刚才笑得怎么银荡,不会是又想到那个小娘们了吧?要不改日还是老弟做东,请你去春风阁潇洒一回。”周鹏啧啧称奇,那白皙的胖脸上很自然露出同样的荡笑。

  “去,去,像我这么正经的人,又怎么会想那种事,更不会跟你一起出去鬼混了!”陆秋自然极力否认。

  “嘿嘿!就你,我还不知道你这个小样!”周鹏径自白了陆秋一眼。

  随后,两人在屋中待了片刻,就一起联袂走出了房间。

  陆秋再跟周鹏分道扬镳之后,就直接迈步朝武院的宗务阁行去。距离他返回武院也有一段时间了,前些日子他一直忙于苦修,根本没有时间去处理自身的琐事,如今正好有空去将它一并解决。

  “陆秋,你给我站住!”陆秋迈步穿过了中央广场,一路顺畅,然而就在他跃过一片假山,从花园内走出时,却被一个蓝衣青年给拦住了去路。

  蓝衣青年比他略大一些,长得虎背熊腰,英俊不凡。

  “叶涛,是你这个家伙!”陆秋目露凶光,狠狠的怒视着蓝衣青年,他并不是别人,正是当日曾一拳重伤过他前身的罪魁祸首。

  俗话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陆秋从未忘记过自己对前身的承诺,也从未忘记过对方所带给的耻辱。

  “是我又如何?难道你这个废物还有什么意见?”叶涛气焰嚣张,趾高气扬,根本不将陆秋这个“废物”放在眼里。

  在他的眼中,陆秋只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意拿捏的废物罢了。

  “你拦住我去路做什么?”陆秋的眼神逐渐冰冷下来,脸色变得阴沉如黑云,双目杀机暴闪。

  只可惜叶涛并未察觉到这一幕,依旧在嚣张大笑,道:“哈哈,干什么?”

  “问得好!你这个废物难道没听说过我的警告。我早就警告你以后都不许在出现在我的面前,出现在武院内,否则我见一次揍一次,直到将你的双手双脚打断为止!结果,这才过去几天,你就将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莫非你觉得我的警告都是说着玩玩的?”

  “那又如何?好狗不挡道,马上给我滚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陆秋冷冷的说道,心中的怒火已经旺盛到了极点,就只差彻底宣泄而出。

  “哈哈,不客气,你这个连武魂都无法觉醒的废物,又有什么本事对我不客气。我现在就站在这里让你狂攻,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叶涛仰天狂笑,极尽嘲讽。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陆秋目光一冷,身形刹那间启动,宛若一阵旋风掠过大地,双手化掌,闪电般朝叶涛的小腹轰去。

  这一拳又快又急,看上去平平无奇,仿佛平稳的海浪在缓缓涌动,然而等掌劲逼近的一刹那,却又宛若汹涌的波涛滚滚而起,带来一股无穷的可怕威力。

  “什么,你的实力!”叶涛大吃一惊,脸色狂变,身体猛得一动,就要往后暴退。

  “蓬!”

  “啊!”

  “我的丹田,我的丹田废掉了,你这个小杂种,我要你死!”可惜他的反应实在太慢了,等他意识到不对的时候,整个人却早已被陆秋的波涛掌给重重击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一阵痛苦打滚。

  只见他冷汗直流,整个俊脸都完全扭曲了,最后却依然不忘向陆秋大声威胁叫嚣。

  “让我死?就你这个连丹田都废掉的废物也配来找我麻烦,以后给我滚的远远地,要是再让我碰见你继续在武院内晃荡,我见一次揍一次,直揍到连也姥姥也认不出来为止!”

  风水轮流转!刚刚还一副嚣张不可一世,完全不将陆秋放在眼里的叶涛,此刻却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以后怕是都没有机会逞凶了。

  “可恨,这个该死的小杂种,我一定要报仇,一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陆秋,你这个小杂种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叶涛极尽狰狞,双目更是充满怨毒的盯着陆秋逐渐离去的背影,大声诅咒。

  陆秋恍若未闻,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叫嚣,一个失败者根本不值得他重视。叶涛就连全盛时期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如今成了废人的他,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陆秋头也不回的潇洒离去,完成承诺的他忽然感觉全身一阵轻松,就连心情都变得格外明朗。

  “嗯,是谁,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给我滚出来?”走着,走着,陆秋突然剑眉一挑,冷冷的朝不远处一棵大树扫去。

  “嘎吱!”话声方落,大树突然一阵摇晃颤动,紧接着便从树上飞身掠下一个青衣青年来。

  青年头带玉冠,一袭长长的青衣裹身,生得唇红齿白,玉树临风,双手抱着一柄青虹宝剑。

  活脱脱一个潘安再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