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少年大将军 > 第二千七百九十三章 爬茶山
  酒倒完了,沐家小姐也起了身,沉默寡言,只是看着坟头一言不发。气氛有些沉重,李落打量着几人的表情,都很怪,老殷多的是唏嘘感慨,沐家小姐却是冷漠和淡然,而身边的月娘,目光之中多是不忍和犹豫,真的让他一头雾水,记忆之中没有丝毫关于这座孤坟的片段,而这个孤坟中埋葬的人更加陌生,但却似和自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祭拜过了之后,沐家小姐便起身回了村子,自始至终都没有多看李落一眼。老殷见她走远之后,才感慨万千地说道:“但愿她能放下心结。”

  “什么心结?”

  老殷看了李落一眼,又瞧了瞧一旁的月娘,欲言又止,“没什么,过去的事了,走吧,咱们也回去了。”说完当先离开这片松林。李落皱了皱眉头,他很不喜欢这般打哑谜的说话,这个村子里的人一言一行,就好像他时断时续的记忆一样,支离破碎,却又藕断丝连。

  老殷走了,月娘也走了,李落回头多看了一眼这座孤坟,一瞬间他心里有一股按捺不住的郁气,就想挖开这座坟冢,看一看这座孤坟之下到底有没有一具骸骨。

  这个村子不单单和他某一世的记忆有关,还有许多莫名其妙的东西,不止前世,还有今生。

  月娘停下来等他,待回到身边之后,月娘忽然开口问了一个让他错愕的问题,“我好看,还是沐晚词好看?”

  李落一怔,回道:“你好看。”说完之后于心不忍,心有余悸地问道,“我和她……”

  “没什么。”

  李落长出了一口气,最难消受美人恩,更何况自己身边已经有人陪了。月娘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怎么,心有遗憾?”

  “那倒不是,只是心里有些茫然,不知道发生过什么,我又该记得什么。”

  “你以前总爱去茶山,闲了再去山上看看吧。”

  “茶山……”

  月娘猜到他忘了茶山在何处,玉手轻抬,遥指村子背后的一座高峰,轻声说道:“那就是茶山。”李落顺着月娘的手指望了过去,一座山,半隐在云雾里,不算险峻,不过很高,要爬上去需得花点时辰。

  我以前总爱爬那座山么?李落愣了愣神,好像心里某一块被触动了一般,在那座山的山顶,有等他或是他在等的东西。

  回了村子,老殷又去钓鱼了,不管有没有鱼上钩,他都是这样乐此不疲的模样。沐家小姐兴许已经回了宅子,没再碰面。到了村头,李落忽然脚步一顿,看着月娘,和声说道:“我想去茶山。”

  月娘看着他,半晌无语,最后才幽幽问道:“你要走了么?”

  李落不想骗她,便没有回答,不过月娘已经知道他的心意,秀气好看的眉轻轻一扬,“我和你去。”

  李落本来打算一个人走,只是看着她的模样,那句拒绝便很难说出口,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两个人没有回去,转身往茶山而去。走在路上,似是而非的感觉又一次涌上心头,目光掠过默然无语的月娘,开口说道,“可否说说他。”

  月娘拂了一下鬓间秀发,轻轻笑了笑,“好奇?”

  “只是想知道他同我像不像。”

  “你想听和你像的他,还是和你不像的他?”

  “不像的吧,像的听来也是无趣。”李落自嘲笑道。

  “嗯,好呀。”月娘微笑着,娓娓道来,“他是个普通人,很普通很普通,读过书,认得字,以前教过村子里的孩子读书识字,我和他就相识在这个村子里,很平凡的走到一起,成家之后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一个儿子,那株杏树是女儿出生的时候我们一起种下的,院子外那棵核桃树则是儿子出生时种下去的。他喜欢爬山,最喜欢这座茶山,风雨无阻,成家后也很喜欢,时常去到茶山山顶,有时候需得在茶山过夜呢,那个时候总被村子里的人笑话,说他傻。我不觉得他傻,反正他愿意爬山就爬山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嫁人之后我也陪他一起爬过茶山,后来有了身孕就不能去了,再之后孩子出世,大了些就有孩子陪他爬山,后来孩子大了,不愿意去了,我才会陪他去,后来……”

  等了好久,后来之后没了后面的事,李落不禁问道:“后来怎么了?”

  月娘脸色略显凄凉,沉默了很久,“后来女儿出嫁了,儿子也离开了村子,去村外闯荡,再后来我也走了,过了许多年之后你来找我,说你是大甘定天王,叫李落。”

  “只是这样么?”李落很是诧异,这个故事理该很长,却不料被她寥寥几句就终了,这其中一定还有她没有说出来的故事,也许是难以启齿,也许是不愿意说。

  “嗯,就是这样。”

  “当年我找到你之后,可有和你再回来吗?”

  “没有了,你找到我的那天也是我们分别的日子,再之后,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但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回来了。”说到这里,月娘的情绪有些激动,连着吸了几口气这才定下心神,嘴角微微颤抖,心绪激荡不已,既然不记得了,又为何还要回来,她想过重逢,却不想是这样的方式。

  月娘说话时一直都在压抑她的情绪,勉强维持着表面的平静,李落心中莫名一伤,身边的女人倾国倾城,但是在她身上除了那些一闪而过的片段之外,他和她没有共同的记忆,没有相似的感觉,就连那些涌上心头的怅然和遗憾,李落也分不太清到底是因为心底深藏的记忆,亦或是虚境的缘故。

  这种感觉很难受,越是想回忆起来,便什么都不记得。而且李落还有一股古怪的猜测,一旦离开虚境,他一定会记起来这里的山水和这里的人,但身在其中,便在记忆上蒙上一层细纱,无论他怎么拼尽全力,也看不到细纱下的模样。

  渊雪的虚境禁制中设下这般机关到底有什么用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