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重生之1976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包爸有恙
  六姥爷老两口倒是不怕热,由女儿女婿陪着,领着周盛小朋友,观看了黄鹤楼、古琴台、归元寺、红楼、还到博物馆看了曾侯乙编钟,到电视塔下面了,却不敢上去,六姥爷还想去看看洪湖水浪打浪,姥姥死活不去了,就只好转到东湖,看小包给选择的地方,策划将来盖个什么样的房子。

  小包打趣六姥爷,说:还想回小王庄,去种那二亩地吗?

  姥爷却认真地说:等有院子了,还真得在这里开片小菜园,这里不比北方,冬天就冻死了,一年四季都适宜露天种菜,那大棚里的反季节菜,吃起来总觉得怪怪的。这总是闲着,不运动运动,总觉得不舒服,这出门两三天,又没有走多远的路,就觉得气喘如牛,回来就不想吃饭。当年我挑着一百八十斤黄豆,到六十里外的罗山换大米,回来挑二百二十斤大米,晚上还吃三斤米的干饭。

  十七号傍晚,包妈带着双儿、虎子、无暇、无名、小西,卢妈卢明明带着王闯王冲,乘飞机到了武汉。休息了一天,十八号下午,小包决定邀请李继广一家和二叔一家加上六姥爷周利,搞个家庭宴会。刚通知完李俊一家,准备给二叔打电话,王十九就拿来电话,说包部长也下飞机了,等会儿就到。

  啊!那就一家团圆了!小包给二叔打完电话。王十九却神色古怪的示意小包出去说话,小包也觉得奇怪,爸爸过来,也是从海西特过来的,为什么只相差一天,不跟妈妈一起走?

  王十九说:那边的秘书说了,副部长是秘密去海西特治病,这才诊疗结束,需要疗养,听说你们都去海南,就过来一起走。小包诧异起来,北京不是经常给干部体检吗?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还去海西特诊断?那一定是很严重的病了。

  爸爸不和妈妈一起走,那就是不想叫她担心了,自己还是装作不知道,等回海南再说吧!

  一班亲属连王十九一家。三十五六口人坐了三张大桌子。连周姐一家三口和李继广夫妇李俊夫妇和妹妹们都被接来了。小包说了对李俊的治疗安排,李继广说:我在家也没事干,就跟你们一起去看看大海吧!

  李俊的两个妹妹如花似玉,明艳动人,见到小包和祝道绣,满眼都是小星星,只是,两人都有男朋友,正在谈婚论嫁阶段,也想求小包带去海南,安排进联想公司工作。小包打着哈哈,一笑了之。

  周利国外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总参那边的协调工作还没有做好安排,还不能自己直接去海南,姥爷夫妇也嫌南方太热,儿子孙子都在北京有营生,不想离儿子们太远。周姐也得回东北交待工作,他们一家决定明天就走。

  小包问老王和老田,说:我们的事情办好了吧?办好了明天也走吧!李俊坐轮椅不方便,就不要来回折腾了,等会安排房间住下,李大哥回去收拾一下,带些路上用品,表侄媳妇打电话请假,照顾李俊看病,回头安顿好了,再回来办工作上的手续。二叔还要工作,离不开,二婶学校放假了,和孩子们一起去旅游吧!就这样吧!

  豆娃兄妹一听,欢跳起来。

  大家分头行动,各自安排整理行李,小包父子在小房间单独谈话。小包问:检查结果是什么?严重吗?

  包爸说:不要紧,应酬多了,喝酒喝的,原来的乙型肝炎显示出来了!

  小包说:不是这样吧!这样的小问题不会安排你去海西特的。

  包爸讪讪地低声说:已经检测到癌细胞了!在海西特开了些控制药物。不要和你妈说。

  小包说:你到海南休养吧!我想,换个环境,很快会恢复健康的,你也好充充电,以局外人身份冷眼再看大局,会有新的感悟的。

  包爸在儿子面前,已经没有了骄傲,或者说以儿子为傲,天下舍我其谁。

  老田把合作事项交给王书盛和卢平派人来洽谈,到签合同时,有祝道绣出席签字仪式就行了。小包决定要从政,那所有的商业事物,集团业务,就全部转交给祝道绣了。祝道绣手下除了王书盛和许哲等人,还有官方的卢平吴树平,半官方的刘会军、王世清等人,都是操纵百亿大产业的国内龙头企业。至于那些分散在各地的大公司,都掌握在王书盛手里,小包根本就不认识,甚至有的工厂公司,小包根本就不知道在哪里。

  老田联系包机返回海南,这些人加上安保人员,接近百人,小包决定,要安排祝道绣搞个航空公司,自己来往出行也方便一些。

  黄晓娟还是跟双儿很谈得来,周姐也赞成女儿和小包一家多交流一下,听说双儿已经读大学了,很是惊讶,叫女儿跟双儿多多学习,于是黄晓娟就跟着双儿来海南度暑假来了。

  小包回到海南,叫老田分散安置众人在海口市内的三处别墅里,李继广一家和五口和包妈包爸带着一班孩子挤在小包原来住居的大别墅里,卢明明卢妈和无双黄晓娟老田等人住在隔壁的小别墅里,小包叫王十九不要把包爸到来的消息泄露出去。自己和祝道绣带着无慎住进省委机关大院的宿舍。

  小包回到机关,立刻召集省委班子开会,布置新的建设任务,一个是钢铁厂建设,这个将和武钢和海西特钢铁公司两大企业合作,建设一座可以满足本地需要的钢材的钢铁公司。一个是分别和海西特和包盛公司医院联合,在海口和三亚选择两座医院,增建门诊大楼住院大楼,增加床位数量,开展技术交流与合作,引进先进的仪器设备,整体提升诊疗水平;和蓝翔大学和海西特工业大学合作,扩建已有的六座技术院校,海南大学、海口经济学院、海南政法职业学院、海南琼台师范学校、海南师范大学、海南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在人口集中的海口和三亚创办蓝翔大学分院教学部,尽快培养一批速成技术工人。也可以抽调工地工人搞技术进修,提拔其中的技术骨干到领导岗位上来。根据需要,还要准备建设更多专业大学和短训班,更快的培训尽可能多的技术人才。

  还有就是改建扩建海口机场,加快建设三亚凤凰机场。美兰区的大英山机场已经不适应城市需要了,夹在城市中心不说,那跑道也不能起降更大型的飞机。尽快在新址建成新的美兰国际机场

  常湘省长问:现在全区的人员依旧很紧张了,街头的外来民工一下船就被领走了,再开新项目,不好找工人啊!

  小包说:不怕!咱们加工钱,提高工人工资水平,再不行的话,就要求再调几个工兵团部队来。现在的关键是场地,你们找些场地,叫有关部门评估一下,还要再选择个市县化工厂扩建改造升级,建个大型农药厂,生产除草剂杀虫剂,减轻农民田间劳作强度,腾出更多时间,参与到基础建设上来。

  咱们的建设还没有开始,我已经安排海西特化工给咱们先生产一些药物,投放到咱们全省使用。当然了,效果试验在海西特很成功,在咱们这边因为气候环境差异,需要先验证一下,就需要在各县找这一块试验田,检验效果。就由负责农业的张副省长亲自抓,安排一百个试验区,每区先搞个十来亩,在那边是季小纪院长亲自试验的,一周左右见效,咱们这边空气湿润一些,土壤也不同,可能时间更短见效。等见效后再全面推广。

  张副省长戴着眼镜,说:我马上安排!真要是能快速间除田间杂草,那对解放农民劳动力,真是一件大喜事啊!我们的农药杀虫剂,每年都有农民中毒死亡事件发生,能不能请海西特科研工作者研究生产出一种安全高效的新型农药来。

  小包笑着说:你能提出这样的要求,说明你对农事很了解,研究成果我不知道有没有,单我知道,只要舍得投入,奇迹就会发生。现在没有,不代表将来没有,咱们建药厂,也要成立自己的研究所。你在岛内种植集中区,给找块地方,咱们和中科院、海西特联合建个生物化工研究所,专门研究安全高效的生态杀虫剂除草剂杀菌剂和植物生长调节剂。

  八一机械厂,也就是海南农业装备公司要抓紧建设,为了提前使用生产成果,我先从北方农也装备公司,调来三百台履带式水旱两用粮食收割机,三百台小四轮,现在估计已经在装船发运了,看该由谁负责,协调着发放下去。这东西是配套的,我在河南老家,看着他们都是联合作业,收割完成,小四轮带着小拖斗运粮,两家一组,或者一家夫妇各开一辆,搭配的很好,对于以后的承包大块田地很合适。

  车辆不是免费的,咱们给北方重装成本价加运费,车辆是收割机十五万一台,小四轮带拖斗是一万五,运费各加一千块钱,可以赊销,五年还清。这个得和农民说清楚,收割一亩田的水稻,统一指导价三十块,每天收割一百亩,就是三千,除去油钱和人工磨损,可以得两千块,现在机器少,十天就是两万,一年两季,挣六万赚四万,还款没有压力。手快的每天可以个一百三五十亩,那就收入更快更高了。

  常湘最后问一句:这么多工程,需要的资金有多少?从哪里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