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收集末日 > 第四百一十五章 谁却敢说自己放肆醉过

第四百一十五章 谁却敢说自己放肆醉过

  【提示:在没有使用dna点数的情况下,‘猩猩流感’自主进化出‘集体旅行’特殊能力。】

  【集体旅行】:猿类获得迁徙意识,可以成群落移动往其他地区。

  “嗯?这是什么意思?原本他们就能随便搬家吧?”我正在“打地鼠”,听见这声提示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提示:‘集体旅行’、‘猿类迁徙’、‘野性呼唤’连击达成,所有感染者均获得特殊能力‘远行’】

  【远行】:可以任意指定一个国家的所有猿类前往另一个国家,所需时间视难度和距离而定。

  “哦……原来如此,这不就是战略转移吗?”我松开“出征指令”,毫不意外地看见那个箭头变了颜色,在“拿起”的时候,可以选择赤红的“出征”还是明黄的“移动”。

  “出征”一如既往的无法过海,但“移动”可以,把箭头点出去之后,会有气泡提示所需时间和花费的dna点数,嗯,这很合理,毕竟要进行后勤工作。

  生洲,北俱芦洲;流洲,南瞻部洲,走你~

  点完了移动指令之后,我特地放大画面去看了看那南北两端的国家,凡人国度毫无异动,而那两个国家的猿类殖民地则开始伐木造船,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等等,就算这种指令不讲道理,但它们总得有个出的理由吧,这个国家所有猴子忽然集体决定出海?怎么想也不可能。

  “大长老!您的命令已然执行,然而总要给我等一个交代才对,理由何在?”

  我略微找了找,很快在这个国家的猿类殖民地中找到了正在开会的高层猴子,而且似乎正在质问做决策者。

  猴王统领元帅将军是花果山特有的模式,“生洲国”由于没有足以压服其他猴子领袖的强大武力出现,采取的似乎是长老议事制,十几个已然上了年岁的猴子正聚在一起讨论这起“远行”。

  “你们一定听说了狮驼国之事,”眉毛完全白了的猴子大长老不疾不徐地解释:“仅仅是占据半个人类国度,便惹来天庭围攻,如今猿魔王一统东胜神洲,你们以为天庭在多久之后会兵?”

  “可这些年也没见来啊……”谈到天庭,众猴子长老下意识压低了声音。

  “是‘还没来’并非‘不会来’,”猴子大长老摇头:“我们所处之国乃东胜神洲‘十洲’之一,若天庭全面围攻,目标定有此地,我感觉那日已然不远,便准备领孩子们跨海求存,你们若有其他办法保证能躲过天庭攻击,我现在就去制止他们造船的举动!”

  猴子大长老不怒自威,而其他猴子长老面面相觑之后,无人提出反对意见。

  北方似乎是害怕逃走?我一边摇头一边切换到南方的“流洲国”……喂!这些战舰是怎么回事!

  虽然这边的猴子也在伐木造船,但造的都是小船,像是登6艇或者救生艇之类的玩意,而那临海的猿类殖民地码头上,原本就有十多艘面目狰狞的战船,至少外表和那些天河水军的一模一样。

  “猿魔王已经老了!被天庭派来的天兵吓破了胆!”一名身材异常壮硕的猴子正在码头的高台上表演讲。

  普通的猴子拥有灵智之后,往往下意识地去模仿凡人,“沐猴而冠”一般就是指这种情况,然而这只猴子却明显越了凡人的境界。

  他身上只穿着一条宽松的白色长裤,露出有着数道伤疤的胸膛,肩披有着金穗装饰的雪白大氅,手持一把巨大砍刀,若不是身上毛太多,乍一看或许会误认为是什么凡人猛将。

  “让各处的妖王全都回防花果山,留下我们分担天庭的火力!”那健壮猴子还在演说:“我要让他知道,那不可能!”

  “不可能——”下面一众猴子纷纷鼓噪。

  “我们要放弃这处被放弃的地方,前往寻找新的家园!”壮猴继续说道:“我听说,在东胜神洲的南方,有另外一片富饶的大洲,叫做南瞻部洲,那里的猴子软弱但是富有,我们这就用这些仿造的天庭战船去征服他们!”

  “征服——”众猴雀跃道。

  “最后!从今日起,我不再是‘流洲猴王’!你们要称我为‘海军上将’!”

  “上将——”

  原来自行演化会这么坑的?下次一定要让蠢系统详细设定才行。

  “不,等等啊,这意思不就是这两个国家的猴子背叛了袁洪吗?”我刚刚想起这个问题,向提示姐姐问道。

  【提示:它们仍然在‘猩猩流感’影响之下。】提示姐姐难得回答了一次。

  嗯,这意思是,忠诚之类的我们不负责呗?

  不过想想也是,比如西牛贺洲那边自行展很久的猴子王国,如果要说他们会对远在东胜神洲的袁洪有什么忠诚度,那完全是做梦。

  而且,挖墙脚……世界意志的事怎么能叫挖墙角呢?啊哈哈。

  【……】

  蠢系统不在没人吐槽真是太好了。

  ——第9年——

  却说金蝉子为挽救被寿星误赠寿命的比丘国国民,在该国盘桓了相当一段时日,改善老者体质若干,治愈伤病若干,又动口或动手度化凶徒若干,最终令寿星成功剥离多余的寿数,仅仅为比丘国每人增寿八载,期间无人因故死亡。

  比丘国国王原本欲请这位“云游高僧”留下担任一寺方丈,但使者抵达其挂单寺庙时,被沙弥告知他们已然离去,国王感恩,令国内各处寺庙为其塑像,称为“药师功德佛”。

  因与白鹿相识的白面狐狸并未作出伤天害理之事,一干人并未将她捉拿,但寿星对于自家坐骑竟为了外人坑自己十分不满,拒绝成全它们两个,径直带着白鹿返回天庭,两头动物的哀哀惜别颇令人动容。

  离了比丘国继续西行不久,金蝉子一行便抵达了“听说盛产好吃糖果”的金平国,其时正值元宵佳节,敖烈欲购置金平糖,却被告知已经售罄,新一批糖的原料则被用于造酥合香油以供奉佛陀。

  为防止敖玉惹出事端,东海三太子便带她去观灯以分散注意力,不料未及三更,便有三尊佛陀于空中现身,收了缸中香油便走。

  周遭众凡人往空礼拜时,金蝉子却说根本不曾在西天见过此三尊佛陀,定然是妖怪所扮,于是一干龙子龙女追随而至,这才有之后敖玉抢食打嗝之举。

  “哼,来龙去脉大家都清楚了,你待如何?打上一架?”辟暑大王立于玄英洞高处,转动他手中黑红长棍:“本王才可尚未出全力。”

  珍珠警惕地盯着那古怪武器,但并无退缩之意,显然是在表示“即使出了全力,我依然能挡下。”

  “阿弥勒佛,”金蝉子道:“诸位大王既然一直在此庇护金平国,得其供奉亦是应有之义,但你们可曾想过,自己明明已非凡俗牛精,却为何无法消受凡人所造之物?”

  “不是因为太多吗?”个子小小,如同少年的辟尘大王乖乖举手,朝他身边呆状态的敖玉指了指:“胃口大的话就能像小玉一样喝掉了吧。”

  小玉是你能叫的?敖烈瞪了过去,把小犀牛精吓得脖子一缩。

  “和尚,你若已有结论便讲出来,”辟寒大王面露不满,“我等乃是认可你等实力才给与讲话的机会,若泛泛空谈,本王这便送客了。”

  “嘿~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敖寸心嘲笑道。

  “你!”辟暑大怒。

  “既如此,贫僧便不继续旁敲侧击引诸位自行思考了,而是直接讲出结论,”金蝉子打断辟暑大王道:“你们已经在西天大雷音寺里预定了位置。”

  “哈哈哈!本王当你要说什么,”辟暑大笑:“若那群秃子敢来捉我们,自有他们好瞧的!”

  辟寒皱起眉头,略微思考之后悚然而惊:“莫非,他们并不打算强行捉拿我们,而是缓慢度化?”

  “贫僧不久前在比丘国度化过不少凡人,对此类行为较为敏锐,”金蝉子道:“身为妖怪,若想要凡人之物,抢了便是,为何要化身佛陀菩萨,做此打扮时诸位大王的动机贫僧虽然不知,但想必并不符合诸位此时表现出的态度才是。”

  “此地离天竺佛国如此之近,你们化身佛陀时难道根本没考虑过背西天真正佛陀觉的可能?”敖烈亦道。

  “本王当时在想‘既然庇护这国家那么久,他们理应对我们做出感谢,身为妖怪可能被畏惧,做佛陀打扮最好’。”即使是最暴躁的辟暑大王亦察觉出不对。

  “阿弥勒佛,并未歪曲对方心智,而是通过潜移默化令人自行赞同支持自己的观点,这便是‘度化’。”金蝉子双手合十。

  “岂有此理,那帮秃子原来早就盯上我们了!”辟暑再次大怒。

  “另外,贫僧现在可说一件若见面时便讲会导致诸位直接动手的话了,”金蝉子道:“诸位大王那异常神异的犀角对佛门来说可是至宝。”

  “吓!”辟尘连忙捂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