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纨绔兵王 > 276条子不能信
  午夜时分。

  苍茫的夜幕之下,一辆黑车停在了在京城城郊的一个农家小院门前。

  从车上下来一个风尘仆仆,有点消瘦的年轻人,他整了整背上双肩背包,然后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说着感谢的话递给了车上的司机。

  “呵呵,客气啥,您是顾客也是上帝更是我的衣食父母,为您效力这不是应该的吗,。再说你还给这么多钱,该感谢应该是我才是。”司机碎碎叨叨说着,一看就是一个典型的土生土长的京城人,话唠一个。

  “不管怎么样,还的感谢您,得嘞您路上小心点。”年轻人关心的叮嘱道。

  “好了,小兄弟,那老哥我就先走了,哦对了这是我的名片,以后要是要车您就打上面的电话,我保证随叫随到。”司机笑着把一张名片递给年轻人。

  然后,脚踩油门,一溜烟的走了。

  看着黑车消失的背影,年轻人的嘴角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名片扫了一眼,然后屈起手腕,用力一甩,名片像一柄飞刀一样前方黑暗之中。

  年轻人回转身来,四下张望了一眼,然后迈动脚步向前走去。

  微弱的路灯的灯光把他的身影拉的长长的。

  因为地处城郊,绝大多数人都已安睡,不想城里人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青年男子七拐八拐来到了位于村子中间一户农家院前。

  他警惕的朝四下里忘了一下,然后在门上有节奏的敲了几下。

  “汪,汪,汪汪。”

  里面传出几声犬吠之声。

  不多时就听到里面有人汲着拖鞋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翁声问道:“谁呀?”

  年轻人没有回答,而是继续敲了几下:“嘟,嘟嘟,嘟嘟嘟,嘟。”

  “吱呀。”

  门打开了。

  “你是?”五十来岁主人家疑惑的问道。

  “二舅,我是小三啊,您忘了?”年轻笑着说道。

  “哦,原来是三啊,你看着黑灯瞎火的,还真看不清楚,来来,快进屋。怎么这么晚啊,也不事先打个电话过来,好让你兄弟去接你啊。”主人家笑着说道。

  “呵呵,又不是不认识家,干嘛要何必麻烦我兄弟呢,二舅身体还行吧,我舅妈可好?”年轻人笑着说道。

  “呵呵,好好好,来进屋。别杵在门口了。”主人家笑着说道,然后伸手去那年轻人的双肩背包。

  “我自己来就行,怎么能麻烦二舅您呢。”年轻人一边说一边避开了。

  “哈哈,跟你就客气啥。”主人家笑容有些尴尬的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

  “砰。”大门重重的关上了。

  两人不重不响的唠着家常往里走,言语之间充满了浓浓的甥舅之情。

  两人进了房间之后,主人家警惕的低声问道:“你是谁,怎么找到这里的。”

  闻言,年轻人,从兜里掏出一个狼头形状的戒指,在左手的小拇指上套了一下,看了一下,好像觉得有些不妥,又拿下来套在了右手的无名指上,然后悠悠的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京城站听我指挥,直到我离开之火。”

  “是,狼头。”男主人非常恭敬的轻声说道。

  “记住,我叫朱世虎,你的远房外甥,到京城谋生,暂住你这里,对了你叫什么?”年轻人问道。

  “回狼头,我现在叫做阿卜杜也。”主人恭敬的说道。

  “嗯,好的阿卜杜也,先去给我弄点吃的,然后通知下面把这辆车找到。记住千万不要通过手机。”朱世虎叮嘱的说道,然后把手机上的图片亮在阿卜杜也面前。

  如果金昊天在这里的话,他就会发现手机里的图片赫然是他的那辆乔治巴顿。

  其实这个叫做朱世虎的就是库兹旺拉。

  “找到了。”

  沉闷的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兴奋的声音。

  所有的人都立刻围了过来。

  老鬼虽然心中也很着急,但是为了不给部下形成一种无形的压力,只见他大将风度云淡风轻的问道:“说说,发现了什么线索?”

  “头,你看,这就是那个百变神君库兹旺拉今天从机场出来之后的他的运动轨迹。”一个侦查员播放他编辑好的各个路口的监控视频。

  “呵呵,好家伙不愧是百变神君啊,这一路上变换了多少模样了,怪不得能屡次逃脱国际刑警的追捕啊,这次要不是骨骼识别分析系统还真找不出来你这个家伙啊。”老鬼感叹道的说道。

  看着视频上不断的变换着模样的库兹旺托大家都感触良多,要是他们去跟踪的话,铁定是要跟漏掉的。好在现在天网工程非常的发达,各个路口乃至一些商店的监控系统都直接和公安系统直接的联网了。这才详细的记录下了他的行踪。

  当然了这里最大的功劳就是骨骼识别分析系统,和银河四号巨型计算机的高速的数据计算能力。

  要不然视频资料再丰富还是会漏掉的,实在是因为这个家伙的化妆能力实在太高了,金额厕所出来之后可能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但是有了骨骼识别分析系统和银河四号这两个利器相结合,分析出现在视频中所有人骨骼数据,才最终确定他的最终落脚点。

  当然了这里面也少不了金昊天的一份功劳,要不他从茫茫人海中找出库兹旺拉的影像资料,那么骨骼识别分析系统和银河四号也会成为无米之炊的巧妇啊,毕竟没有参考数据的比对,是根本不能从茫茫人海中找出库兹旺拉的。

  “嗯,怎么回事?怎么没了?”看到库兹旺拉上了一辆黑车之后,就没了下文老鬼有点不悦的说道。

  “老大,这个不怪我们?那几个路口的监控已经坏掉了很长时间了,还有几个路口的监控没有备用的供电系统,正好碰到那条线路维护,暂时停电。所以就失去了他的踪迹。“技术员无奈的说道。

  “妈了个巴子的,这些该死的人,竟然这样玩忽职守,给公安部纪委发函,让他们彻查此事,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要不然我已就以危害国家安全罪出手了,奶奶的不整死他们我就不叫老鬼。”老鬼生气的一脚把旁边的椅子给踢翻了。

  令老鬼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发函,竟然在又引起了京城新一轮的反腐风暴,很多人都因为这个天网工程锒铛入狱,这里面还甚至包括公安部的一个副部长,牵连面之广,涉事官员层次之高真是令人瞠目结舌啊。

  后来当他们知道他们事情竟然是因为几个坏了监控视频而被翻出来到时候,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啊。

  当然这都是后话,咱暂且不表。

  说老鬼发了一通火之后,迅速的冷静了下来,脑子在那急速的飞转,然后命令道:“一、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那辆黑车的主人,二、情报分析小组尽量分析出他有可能的落脚处,三、请求地方派出所协助调查这几个区域,看看今天有没有什么可以的陌生人进来。”

  老鬼一边说一边在地图上黑车消失地方画了几个圈。

  这里面最容易的也许就是第一条了,很快老鬼他们就在一个足疗店里找道了那个开黑车的司机,那时候他正喝的醉醺醺的在一个足疗师身上颠鸾倒凤呢。

  知道带回之后他的酒还没有醒。

  看着醉眼迷离的他,老鬼气得直发抖,但是时间紧迫,他一发狠说道:“来人,给他弄盆冰水。”

  “啊,你丫干嘛呢。”受到冰水的刺激,那个司机的酒意一下子就醒了,他还以为在足疗店呢,不由蛮横的坡口大骂。

  “你丫的干嘛呢,知道自己犯什么事了吗?”老鬼冷冷的说道。

  “切,唬谁呢,不就睡了一个小姐嘛。”司机满不在乎的说道,这年头睡小姐也不是什么大事,自己光棍一条,身上也没有钱,充其量就给刑拘几天,教育一下,自己权当给自己放假疗养了,又不是没有进去过。他无赖的想到。

  “呵呵,睡个小姐,你难道不知道那个技师不是做这一行的吗,人现在告你弓虽女干,你这细皮嫩肉的我想里面的那些个饥渴的人是会非常喜欢啊。”老鬼坏坏的笑道。

  “啥,我去,你们也太黑了吧。说吧想知道什么?”黑车司机非常光棍的说道。

  “呵呵,看起来是个老手啊,门清啊。”老鬼不由惊奇的说道:“行了,不和你废话了,你把这个人拉倒哪里去了?”

  说完把一张非常清晰监控照片递给黑车司机。

  “呃,这人犯事了,不能啊,看起来文文静静的,非常的绅士风度。”黑车司机不信的说道。

  “费什么话,说把他拉倒什么地方去了。”老鬼呵斥一声。

  “呃,给棵烟呗。”黑车司机趁机提出了要求。

  “事真多,待会要是不爽快一点吐出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老鬼生气的说道。

  “呵呵,这烟还真好,怪不得那么多人想当差啊,这福利就是好,不是自己的钱买的吧。”黑车司机美滋滋的抽了一口然后发着感慨道。

  “再废话,我让你在里面当一辈子小受。”老鬼威胁的说了一声。

  “别介,我告诉你还不得了。”那人看到老鬼发火的样子连忙说道。

  这话头一打开,就刹不住车了,再加上这家伙是一个典型的话唠,把在车上的对话他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老鬼,当然了里面也有一点吹嘘的成分在,但是这些对于老鬼他们把握这个库兹旺拉的性格和秉性提供的很大的帮主。

  “就这些?”老鬼问道。

  “嗯,就这些了。我也不能编出东西来哄骗政府不是?”黑车司机嬉皮笑脸的说道。

  “最好没有,要不然你就准备把牢底坐穿吧。”老鬼危险道。

  “诶,不敢,不敢。政府这人到底犯了什么事?”黑车司机先是弱弱的说了一句然后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心问道。

  “这是你关心的问题吗?”老鬼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出去了。

  “诶,政府,那我呢,我可都告诉你了,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啊,刚才你可是答应把我给放了啊。”黑车司机哀嚎着。

  但是没人搭理他。

  “诶,我就知道这些条子的话不能相信。”黑车司机垂头丧气的说了一声。

  “要是不怕死,我现在就可以放你出去,那人可是一个国际刑警通缉的要犯,是个亡命之徒。”审讯室的扩音器里传来了老鬼的声音。

  “呃,我还是在这呆着吧。”一听这话,黑车司机不由吓得弱弱的说道。

  ps:感谢四维宝兵的鲜花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