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仙官 > 第五十四章意识形态问题很重要
  叶行远和一众才子喝酒吃饭互相吹捧的时候,屡屡受挫于叶行远的张公子却失态了,房中的古董遭了秧,被张公子砸了好几件。『≤,

  李书办代写的文字,虽然被方叔翰一通奚落,但到底也算是好的,所以第二关也是过了。可是再次被叶行远当成垫脚石的感觉,却让张公子一口气憋着发泄不出来。

  他参加花魁大会,是为了扬名立万,亲近下花魁芳泽,最重要当然是夺取转轮珠。但针对叶行远的因素分量也很重——之前在府学中他对叶行远放过狠话,如果做不到就太丢脸面了,尤其是在同学中丢脸。

  一旦连过三关到了花魁画舫之上,诗词就要发挥压轴作用了,这方面叶行远的优势太大。张公子虽有后招备用,但能在之前就将叶行远拦下最好。

  但如今看叶行远的势头势如破竹,连续算学、书法两关都是第一,已经是自己夺取转轮珠的最强对手。第三关要怎么样才能将他挡下?

  当初不对叶行远放狠话就好了,现在就可以装糊涂,省的被同学看笑话......张公子感到自己有点骑虎难下,但此时后悔也无用。

  那时候,他真觉得自己有万全把握才装个逼而已,谁知道貌似书呆子的叶行远综合素质如此出色......张公子咬了咬牙,叫了个亲信过来吩咐道:“无论如何,你要在今夜之前,探得明日花魁第三关的考题!”

  张公子倒不是为了自己,他财大气粗,人脉又广,无论第三关考什么,他都可以找到最好的伴当过关。他要提前知道考题,还是为了针对叶行远。

  差不多傍晚时分,叶行远与众人分别,回到府学中休息。还特意吩咐陆伟,暂时不要将剩余草稿放出去。回了号舍见到莫娘子,想起莫娘子见多识广,就将心中疑窦对莫娘子又说了一遍。

  青丘国勉强也算外域,虽然位居东北,但也不能算在中原,或许与东南外域有些什么互通的消息。

  莫娘子也颇为好奇,仔细询问,谈及算术考题倒是罢了。等叶行远提起今日书法考题文字之后,她却猛然抬头,眼中大放光芒,居然后腿直立,以狐狸身躯硬生生的站了起来。

  叶行远大吃一惊,“你不是一直嚷嚷后腿瘫痪,只能可怜兮兮的让我帮你挪动么,怎么今天连狐狸形状都能站立了?”

  “不要打岔,这不重要!”莫娘子毫无羞愧自觉的叫道,“万变真经!此乃万变真经的序言!这丁花魁到底是什么人?她怎么敢将这万变真经碑文残片带入中原?”

  莫娘子的行径与平日大不一样,显然是震惊已极。

  万变真经?这又是什么东西?叶行远陡然觉得这潭水好深,有种不想搅和进去的感觉。莫娘子平复下来,趴在叶行远手臂上,好像后腿又瘫痪了,然后对叶行远解释起来。轩辕世界,以中原为中心,四面荒漠、高山、海洋,都是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就算是妖族、蛮族居住在此也很艰辛。

  追根溯源,无论是北方妖族还是南方蛮族,都将中原王朝奉为正朔,遥遥礼拜。文圣降世之后,经典流传,妖蛮之辈也都用心沿习,虽然资质驽钝难有大成,却也渐渐能够读书明理。

  千年岁月易过,这期间外域异族之力渐渐增长,与中原王朝也发生了多次的摩擦和战争。但即使如此,妖族蛮族都有自知之明,晓得自身为天机所恶,不敢有取而代之之心。就算趁着王朝积弱,入寇中土,不过肆意掠夺一番,便即退去。这种情形,一直延续到万变真经出土。

  万变真经,详述“天择”“物竞”之理,以“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这易经大道为基,另辟蹊径,扯出一番道理。与圣人所定严格的秩序不同,从字里行间,异族却看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既然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那中原人族,也不过是万物之一,他们得圣人庇佑,人皇赐福,截取天道化为天机,占据中原沃土已超三千年。那妖族蛮族,若是在“物竞”之中取胜,岂不是也有机会占到“天择”之理,入主中原?

  万变真经在外域流传甚广,但对人类来说却是绝密,这真经内容为几位雄主所得,更是心里蠢蠢欲动,如今的外域已经与以往大不相同,只中原之人都不甚了解罢了。

  叶行远听得目瞪口呆,以他的见识自然知道这是大事,而且是大到不能再大的大事。这是意识形态问题。

  以前中原王朝镇压四夷,不仅仅是因为拥有强大的力量和各种神通——妖怪和蛮族同样有巫术神通,而且他们天生身躯强健,与人类相比是更好的战士。人类王朝能占据上风,究其原因就是意识形态的碾压。

  人族有文圣降世,截取天道化为天机,又创天命神通守护天机,又有诸法经典传播士人,得到三千年盛世。这种意识形态上的优势,妖族、蛮族,乃至于各种盗匪、仙人,在政治权利上都不可能与大一统的王朝抗衡。

  除非是天机变化,改变了天命所归,才会发生改朝换代。但即使如此,人类的统治仍然是稳如泰山,无非只是去除毒瘤,引进新血而已。

  万变真经叶行远只看到了几句,但其中蕴含的离经叛道之意,已经能够感觉的清清楚楚,如果真能构建出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那也就意味着外域妖蛮拥有了自己的强大意识形态。

  而这些意识形态要是也能够截取天道,化为自己的道统,那也就意味着他们具备了与中原王朝争夺正统的可行性。

  这应该去检举!叶行远作为指望天机道统吃饭的读书人,立刻就想到这点,但又停住了脚步。

  这该去找谁?府衙?去举报此界花魁来自外域,心怀叵测,想要颠覆朝廷?这种话说出去没人相信,只会惹人耻笑。

  就算有万变真经的序言,那又有什么?如今四海升平,读书人口出狂言,写的文章比这离经叛道的还多得是,也不见有什么惩罚。

  府衙吃饱撑着为此来针对一个花魁,还不够闹笑话的。叶行远冷静下来,反思自己是不是有点大惊小怪?在自己眼里,万变真经确实是大事,但这花魁携带碑文残片,也可能只是无心之举。

  即便自己凭借上辈子的一些经验,通过此事可以见微知著,劝朝廷衮衮诸公未雨绸缪,但首先也得自己有上书言事的渠道和资格。

  否则他只是一个童生,人微言轻,就像是上辈子时空里,谁会认真去听一个中学生分析讲述世界局势问题?只会当是自己好高骛远、夸大其词。

  还是需要提升自己的位格啊!不提升自己,就很难有发挥余地。叶行远琢磨半晌,虽然有一腔报国热情和拯救人类的伟大冲动,但也只能暂时冷静下来,从长计议了。

  莫娘子看他的面色有些怕人,柔声劝道:“你也不必太担心,这万变真经虽然颇受欢迎,但至少我青丘国中,还是以圣人之言为正道。别国尊奉中原衣冠正朔的还是更多,些许离经叛道,你不必在意。”

  叶行远微微叹口气,这是个渐变的过程,意识形态的完善和传播,本身也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人族应该还有准备的时间。那么多大人精擅经义,掌握神通,也总该有明眼人注意到了外域的变化,也许他们有应对之策,暂时还不需要他这个小小童生来杞人忧天。

  这丁花魁虽然有些可疑,但她一个女子入中原也做不了什么大事,自己就暂时静观其变,如果花魁大会过关,与她见过后,可再试探一二。

  次日清早,叶行远带着陆伟会合欧阳紫玉,再往清河。他心中有事,不免就显得有些沉默,倒是陆伟一直喋喋不休,“表哥的草稿涨到三十两一页了,我看差不多已经到了极限,不如出手吧。”

  在他想来,再大的冤大头,也不可能花更多钱了。叶行远草稿共有三十多张,如果都以三十两一页去卖,那就是接近一千两。一千两等于府城一户大户人家的家产,居然有人去买几张废纸?

  叶行远掌握更多讯息之后却淡定许多,如果说有人下了血本想要他的草稿,那就说明对方看出了几分端倪,这东西就不能轻易给别人了。

  这相当于高级技术资料,要是自己贪小便宜卖了,日后被外域蛮族破解,自己不就成了人奸?总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别人一直都无法破译吧?

  “暂时不卖,等待以后。”叶行远吩咐陆伟,陆伟只当他还要再等涨价,心中只能佩服表哥的魄力和耐心。

  “总算是第三关了,过了这一关,你就能见到花魁,并得到转轮珠了吧?”欧阳紫玉不关心这些凡人银钱往来,只觉得俗气逼人,赶紧转换了话题。

  她两天都无趣得很,眼看终于到了最后一天的关卡,就像是看见了曙光一般,整个人也多了几分精神,想象转轮珠的功效,真是令人流口水啊。

  欧阳紫玉说得也不算错,只要叶行远过了第三关,进入献诗环节,整个府城又有谁是他的对手?

  叶行远望了望紧靠着画舫的第三艘艘大船,笑道:“最后一关不知考些什么,惟愿一切顺利。”

  叶行远穿过人群正要登船,又碰见了张公子,却见张公子依旧趾高气扬,仿佛永远不知道什么叫低调似的。

  不过今天张公子身边是一个蒙面的黑衣人,他登船时瞥着叶行远,眼神里满是挑衅之意,看来今天又是信心十足。

  欧阳紫玉奇道:“这人今天怎么提前带伴当入场了?我记得他之前可是谨慎得很哪!”

  这个伴当选的也有些奇怪。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叶行远也看得出此人身材高大强壮,似乎更像是武人,而不是读书人。这最后一关,到底考的会是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