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抗战之传奇炮兵系统 > 446你没得选
  “不说系统的危机警报,就是我自己都能感知你掩饰不住的恶念,端起这碗,就有双重警报,你小子肯定在搞鬼。我需要向你解说神秘的第六感直觉的玄学理论么?对不起,我也不懂这个!”

  黎叶朝黄招弟笑了笑,取出锦帕擦擦嘴,随即折叠之后,擦拭起长刀……

  “呃,我喝……”

  黄招弟刚端起那碗粥,闭上眼睛就准备往嘴里倒。

  “等等。”

  一个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随即走近轻声笑道:“黎爷,您大人大量,别难为自家兄弟啊。都是抗日志士,何苦咧?”

  “就允许你们耍阴招,不允许老子反击?”

  黎叶眯着眼,看了看走过来的油光满面的张文山。

  “愣着干甚?还不赶紧道歉!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炮神’黎德海……”

  张文山一脚将愣神的黄招弟踹了一个踉跄,使得那碗粥“啪”的摔碎在地上。

  “不用!你们的道歉,老子不接受。每次搞鬼后,来这招,是看我们好糊弄么?1月份我是有事情拖住了,否则皖南……,我……,你转告上官云相,就说我问他好!!!”

  黎叶听到“黎德海”这个让他充满遗憾的名字,心情立即降至冰点。由之想到跟国府诸人之间的恩恩怨怨,黎德海的死,虽说主要责任人是鬼子,但跟鲁区国府渗透的内鬼不无关联……

  在1月份的报纸上,见到周首长“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亲笔题词,表达我们党人和一切正义的人们对老将为代表的国党顽固派发动又一次**内战的愤怒和谴责。那时,他将怒火隐匿在心底深处。这次才会借机整整向他下暗手的Mr.黄这个小虾米。

  “嘶!黎爷,您可不要乱来,我们……。刚才小黄也是错把您当成鬼子,才会给您下毒,呃,只是微量,不危及生命的。”

  张文山快速说出两点,一是不知者不怪,一是不会伤害性命安全,他知道当前情况,很会抓住重点。

  “啊!对,对不起,我,在下,小的,错把您当成日-本-人,实在该死!”

  黄招弟面色是白了又白,但是其眼中闪过的不甘,并未逃得过他眼前两人的目光。

  “你……”

  张文山吓了一跳,急忙想要拉住黄招弟,强迫他认错。

  “你别逼他,也不用转移话题。记得我给你说过的,要是上官某不主动认罪,那他就准备祈祷这一生不会再遇见我。”

  黎叶知道自己的威胁,对于揣摩老将心意、故意挑起皖南事件的上官那个老狐狸并不会真太过放在心上,但他需要放出风声,最好是周首长、朱老总他们能够默认,否则“擅自破坏两党合作统一抗线”的罪责,老将肯定会借题发挥为难他这根心头刺!

  “……好的,下官一定转达。”

  张文山的右边耳垂缺了半边,应该是被子弹打掉的,在他抹着冷汗时,不经意撩起齐耳长发时,将它露了出来。

  “呼!好了,你们走吧。”

  黎叶的眼神变得温和起来,他看出来那是鬼子三八步枪的弹痕口径。

  他冷静后,快速思虑起来,既然同为抗日,眼下还在衡水这个鬼子重兵把守之地,他送走老黑他们之后,眼下需要别的情报来源。张文山这个熟人在此,也正好让他们“戴罪立功”。

  “是。”

  张文山没想到会这么轻易被放过,他的手指触碰到右耳时,顿时想到黎叶为什么从狠戾变得和善了。不禁一震:这样的英雄人物,唯有对真正的抗日志士才会认同。

  他明悟后,不由在心底庆幸起来,赶紧拉着呆滞中的黄招弟离开大厅……

  “主任,我们为何……”

  “啪!”

  张文山一巴掌打断黄招弟的不忿,喝道:“你有什么资格跟人家对垒,即便是秦局长也不敢在他面前玩花样,收起你那一套。最好还是祈祷秦局长收到消息,不会把你……你懂得!”

  黄招弟捂着脸愣了半晌,才阴沉说道:“明白了,多谢主任提点,救命之恩,磨齿难忘。”

  他刻意更换一个字,掩藏恨意。

  张文山果然没听出来,拍拍他,叹口气道:“这个人你和你舅父都惹不起,我只能帮你到这个地步,剩下的,还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

  黎叶知道张文山是故意将这个“小闹剧”让他听见,但他并未将这个小虾米放在心上,他快速起身,穿过大厅,走到后厨旁的卫生间,只见其内窗户敞开……

  “好个张文山,故意跟我拖延时间,好让赵梅离开?”

  黎叶冷笑一声,心道:“你不知道,我已经发现了你们的秘密。”

  欲盖弥彰,这更让赵梅的身份被他确认落实了。

  “唔嗯,哒哒咚哒……”

  黎叶从卫生间回来,正好看见赵梅的车迅速开走,只留下满地的黑烟和扬起的尘土……

  现在,他反倒不急了。

  “一百二十份牛排、批萨、面包、奶茶……,我要打包带走。”

  黎叶招来一直关注他的张文山,给出大单子,一口气将菜单上的食物几乎都点了一个遍。

  “啊,这……,好的,您稍等,我马上吩咐后厨赶工。”

  张文山这类聪明人明显想歪了,他很难理解黎叶有储物空间存储食物,以为黎叶在为同伴准备食物。

  “120人,那是前几期特战小队预备队的一大半了。难道黎叶……”

  不管张文山心里盘算什么,但是他在看到黎叶牵出有鬼子标记的战马后,也不敢派人跟单送餐,免得黎叶怀疑和警觉……

  等黎叶骑着马“踏踏踏”地走远,张文山才松了口气,赶紧取出秘密电台,将这个“重大发现”上报……

  黎叶不知道张文山将“黎叶带队120人精锐入城”的消息上报后、引起国府某些人一些猜忌和小小骚乱,他直接回到那处小旅馆时,马背上的大包食盒已然消失不见。

  老板不在,老板娘诚惶诚恐地跑上前迎接:“哟,太君回来了。”

  黎叶跳下马,把缰绳扔给她:“好生照料。”

  对这些软骨头,他没有什么好脸色,不过这样也符合“鬼子”身份的蛮横无礼和霸道。

  ……

  到了晚间,黎叶在赶回来的老板的殷勤招待下,吃过晚饭,洗漱后睡到夜半,起身再如昨夜一般下楼……

  “咚!”

  黎叶将一份牛排扔到院子里,悄然进入小区后,他原本准备收拾坏事狗,哪知一块牛排,便让这蠢狗对他摇起了尾巴。

  “呵,好吧,算你运气好命大。”

  黎叶蹲下摸了摸这只狼狗的头,听到它发出“呜呜”的舒服低叫声,笑了笑,拉上面巾,悄然走近墙角黑暗里……

  “噗噗噗……”

  一震轻微声响过后,黎叶再次现身出来,笔直走向那扇剪影窗口之下。

  “哒”的一声,黎叶扔出的绳钩,搭在了窗台边缘,其尖利的钩爪在他用力拉扯下,陷入木质窗台寸许深,随即他顺着绳索,快速蹬墙爬上窗台。

  “咚咚咚、咚咚。”

  黎叶轻轻敲击窗口,三长两短。

  “吧嗒”一下,屋内灯光骤灭。接着,“吱呀”一声细微声响,窗户打开一条缝隙,半张欣喜万分的俏脸,出现在窗缝后面,正是赵梅。

  她欢喜道:“你,你来啦!”

  黎叶听她带着娇羞窃喜的动听声音,不禁一阵别扭:“气氛被你搞得这么暧-昧,又不是偷-情!”

  他没好气地点点头,道:“你家二楼也修得这么高干嘛,你就这样让我挂在外面、跟你说话么?”

  赵梅面色一红,轻声道:“对不起啊,老陈不在……,哦,对了,这里被人监控……,咦?”

  她终于发现不妥,黎叶这么大大咧咧的进来,应该早被楼下和小区各处的便衣发现了才对。

  黎叶道:“那些人,我都顺手收拾了。现在你这里是无人监管,不过,等那些换班的到来后,就不知道了。”

  赵梅一把拉开窗户,探头看了看,惊道:“什么,你……”

  要是能收拾,她早就组织人马将那些便衣清理了。

  她面色一沉:“胡来!这下我可真的暴露了。”

  黎叶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咧牙笑道:“暴露就暴露了,大不了跟鬼子打一场。”

  赵梅看着他摄手摄脚爬进来,有股子想要一把将他推下去的羞恼冲动,气道:“老陈还在他们手里,打什么打!”

  黎叶将钩绳收起,漫不经心地问道:“在谁手里?”

  赵梅身体轻轻一震,滞了滞,才轻轻吞口水,道:“当然,是,在鬼子手里。”

  黎叶明显感觉到她的心跳和呼吸陡然加快,知道里面有蹊跷,也没有立马点破,他取下背包,从包里取出一份温热的牛排、一支张文山送的红酒后,把钩绳才装进背包……

  “啰,我给你带的宵夜,趁热吃。”

  黎叶取下手套,将牛排细致切碎后,推到赵梅面前,再给她倒杯酒。

  “这……”

  赵梅看到餐盒上的“衡水西餐”的标识,眼神顿时一缩,手指微微一颤,随即笑颜如花地欣喜道:“正好我饿了,谢谢你,黎叶大哥。”

  她优雅地举杯,咪了一小口,才用叉子叉起一块碎牛排,咬进嘴里,吃的有滋有味……

  黎叶心里暗自叹息:“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要是正常的女人,丈夫被抓,哪里还会有心思吃宵夜!

  赵梅为了掩饰看到张文山所在西餐厅标识后的震惊,转而做出欢喜进餐的剧情,却没想到跟陈学漳被抓、一个正常妻子该有的焦虑情绪,两相矛盾。

  不过,赵梅反应很机敏,很快从一个“吃货”,又变回了“哀妇”。吃着牛排,眼泪便滴落进入红酒杯里。

  “哎,吃完,跟我去救老陈。”

  黎叶取出锦帕,轻轻给她擦拭眼泪。

  “什么?不行!”

  赵梅的反应很大,她差点被牛排噎住,赶紧不那么淑女地一口喝干红酒,咕嘟一下咽了下去……

  “一定要的,你这里极有可能暴露,不能呆了,收拾一下,跟我救出老陈后,准备出城。我都安排好了,没法更改!今夜不救出你们,以后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黎叶语气中露出的坚定,让赵梅愣了愣,她眼中神色变幻不停……

  月上夜半,赵梅跟着黎叶走出小区前,将院里那只黑犬解开绳索放掉。

  “哼!”

  黎叶轻微发出不屑的鼻音,看着狗跑远,毫不介意赵梅这般泄露信息给张文山等人。

  取出钩绳,悄然回到小旅馆的房间后,从房中衣柜里,取出早准备好的一件避弹衣和一套鬼子军装给赵梅换上,在将一支带消音器的鲁格P08手枪、送给她武装好后,下楼后,从马房里牵出马,正好一人一匹。

  “太君走好!”

  老板穿着大裤衩,光着脚出来,殷切地送走行踪诡异的黎叶和赵梅,等他们走远,才没好气地骂起鬼子十八辈祖宗——直到收拾房间发现黎叶留下的一叠日元,才转而夸赞这两鬼子厚道……

  “踏踏踏……”

  缓慢节奏的马蹄声,在幽静的夜晚街道上,有些低微但清脆。

  黎叶看到有些神不守舍的赵梅,拽住她手里的缰绳勒停了两匹马,问道:“你有心事?”

  赵梅浑身一震,勉力笑道:“没,没啊。我,我只是,担心,担心老陈……”

  黎叶点点头:“你在外接应我,我很快就会出来。”

  赵梅嘴角露出一丝细微苦涩,她至此才明白日军、国府和汪伪、甚至伪满,都为何如此惧怕这个男人,其战斗力强悍不提,行动如此果决利落,就非那些只会筹谋、盘算利益得失之辈可比。

  她振奋精神道:“不!我要跟你并肩作战,一起救出老陈。”

  黎叶心里一松,她至此时才抓住最后一次机会,他是真不想与她对敌,又或者在应对鬼子之时、还要防备她背后偷袭。毕竟赵梅曾是苗秀兰关系最好的同学……

  只要赵梅跟着他突袭救援,不管是打鬼子、还是张文山等人,他便有办法让她反应不及、有口难辩,若是鬼子则罢了,要是国府的人抓了老陈,一旦开战,这个“叛徒”赵梅当定了!

  黎叶轻声道:“对不起了,你没得选。”

  赵梅没听清,讶然问道:“什么?”

  黎叶一笑:“我说行,你参加救援,老陈直到肯定很高兴。等下,记得跟紧我……”

  赵梅看着他的白牙在朦胧的月色下闪闪发亮,白森森的一张一合、有些心寒打颤的恐怖,一股凉气从脊背直上后颈,不禁浑身抖了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