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永恒蓬莱 > 第七十三章此时隐上
  用手,撑起身体,头靠在窗沿上。他苦笑,没想到,自己也有卧病在**的一天。

  “你怎么样?”

  呼延昭起身,走过来,仔细瞧了瞧夕遥的面『色』。此时,早已没有了先前的惨白,蓬莱人的恢复能力,哪怕受损,也让碧野人望尘莫及。

  “林啸和齐风怎么样了?”

  “都醒过来了,齐风那小子,这一次死里逃生,算是因祸得福。醒过来后,脸上的笑容都没有间断过。”

  夕遥点了点头,“获得佳人青睐的方法,最快莫过于英雄救美。”

  而这一次,齐风英雄救美已经做到了极致,不惜以自己的命去守护。只有在真正的危难面前,才能够看清一个人最真实的品质,是否如往常一样散发炽热的光辉,甚至更加耀眼,更加璀璨。

  当某一天,有一个人连这般终极考验都通过,任何人都无法无动于衷,都必然会满含感动。

  吕轻音确实被齐风感动,所以任由他牵着手,傻笑,『露』出缺口的门牙。

  “你再这样笑下去,就不怕笑掉下面两颗大牙。问你正事,当时,你就不怕死么。”

  齐风明显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英雄,“怕得要死,怕来不及,才仅仅一面之下,就彻底失去你。我怕看不到你,怕你受到伤害,怕你就这样离开我的世界。”

  他双手握着她的手,感觉到手心那一丝温热,“我说的是真的,句句在心。从见到你的那一刻,我便明白,此生绝对不能没有你。呼延昭说你是吕相的女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跟我在一起。直到那夜,你对不漏阁与你弟弟截然不同的看法,才让我死去的心又重新复活过来。”

  “轻音,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吕轻音听过很多的情话,那些情话无疑比齐风的话要美妙多。女人们会喜欢七窍玲珑心,甜言蜜语嘴的男人,因为这样的人,永远不会让人觉得枯燥和烦闷。但是这样的男人,也有着更为明显的缺憾。七窍心、玲珑面、不是唯一;甜言蜜语嘴会说给很多人听。于是乎,便有了裂痕,有了抛弃,有了背叛。

  “你不笑的时候,比笑的时候好看。”

  “阁主说,人的嘴,要是不漏风,就会被憋死。笑口常开,才是活下去的至理。”

  吕轻音和齐风相对而笑,**榻间的手,已然十指相扣。

  呼延昭的咳嗽声打断二人的笑,“齐风,看你的气『色』,完全没有问题了。起来吧,去林啸的房里,夕遥有事情找大家商量。”

  卢明、夕遥在林啸的房间里等待三人的到来,“你的伤,可好些。”

  林啸点了点头,“返身一剑,杀掉秃鹰的时候,就没想过要活下来。但上天就是这样,你越是想死,就越是要你活下来。那些死命求活的人,却纷纷死去。这么大的爆炸,加上沉重的伤势,也不知道你们怎么就能够将我救活了。”

  夕遥有些肉痛地握了握手腕,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因为重复切割,隐隐生疼。

  “还好你没有死掉,你要是死了,我们可于心不安。”

  林啸是打算死去的,为了不至于拖累他们,险些拔出了胸腹中的剑。当能够于整个局势有利的时候,再怎么卑微,再怎么艰难,他都会活着。当他活着的时候,已经成了负累,他就选着离开。林啸是一个会审时度势的人,所以令人敬佩。

  “虚渊绝对不希望你因他的事而死去。”

  夕遥明白,就如同先前,他可以不为自己求助傅恒,却会为了顾小顾求他。

  齐风对林啸道,“活着真好。”

  林啸展颜一笑,“是啊,活着真好。”

  众人纷纷坐下,林啸有些担忧地道,“这一次我们的战力算是彻底废了,谁也料不到,池州七凶,会出现在这里,还被吕轻侯所买通。没有损失人手,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神断萧若离追捕池州七凶,池州七凶窜逃云慈城,与吕轻侯的人接上了头,想要赚上这一笔,继续逃亡。

  逃亡中,没有银子可使,将会寸步难行。你若是抢,便会『露』出行迹,而神断萧若离,能够从蛛丝马迹中判断出对方的踪迹。

  他们没有银子,又不敢放手去抢,忍饥挨饿了些许日子,所以急需物资。

  神断同样忍饥挨饿,但是却比他们更能忍。若不是他能忍,或许也没有这一场时至半年的追捕。

  “但剑圣还在司律衙门的大牢里,我们必须要救。”

  呼延昭似乎说出了一个矛盾的话题,必须要救虚渊,但他们此时已经没有力量前去营救。虽然池州七凶接近全军覆没,但上一次袭击的半月追魂刀、天音剑、爆熊、隐藏的弓手,都不是他们能够对付得了的。

  而且,对方的人手只会更多。因为只凭借这四个人,无论如何,也对付不了凌云,汪明月,徐遇雨。

  “不用了,你们已经不用再去管虚渊了。”

  是你们,而不是我们。夕遥是必须要救虚渊的,因为他关系到他的西行之路。没有了去碧落山,寻找未婚妻这个方向,他实在很是『迷』茫。

  卢明诧异,“发生了什么事情?”

  “虚渊已经被吕轻侯的人,自大牢劫走了。”

  齐风紧蹙眉头,“可有线索。”

  夕遥摇头,“不知道被劫去哪儿了,就那么突兀地消失,再返回大牢,就不见了踪影。”

  吕轻侯虽然年轻,但为了这件事情,足足筹谋了十年。加之他的背景,所能动用的人力物力,很是庞大,庞大到根本不是这个屋子中的人所能抗衡得了的。

  所以,屋子里的气氛有些沉闷,就像阴沉沉的天空,灰暗不见光明。

  他们之所以聚集在了一起,之所以并肩奋战,所有的源头便是来自虚渊,而现在,他们已然没有力量起到作用。这样的现实,足以让人感到颓然。有时候,你哪怕拼了命,也挽回不了,这样的事实让人无比绝望。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