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司礼监 > 第二百六十六章 空穴不来风
  西李孕身已五月,此刻纵是罩着锦袄,也能清楚看到其略微突起的腹部。

  随着西李的肚子越来越大,承华殿的气氛也越是压抑。

  这压抑,来自于西李的脾气。

  宫人内监们也不知怎回事,反正自打王才人死后,自家娘娘的脾气就一天比一天坏,隔三岔五总会莫名其妙发一通脾气。有时候,娘娘自个一个人坐着,都会突然来性子,把殿里的摆设一通乱砸。这当口,哪个不晓事的奴婢撞进来,多半是要被拖出去打板子的。久而久之,谁能受得了。

  小爷那边也是受不了西李这脾气,好多天都不敢来承华宫。当然,西李脾气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小爷自己心虚。毕竟,他没有听从西李的意思,将皇长孙交给她抚养,而是留在了太子妃郭氏那。另外,西李想让她的远房亲戚李进忠做皇长孙的伴读,也被王安那边挡了回来。

  几方面因素一结合,小爷朱常洛自是对承华殿这里敬而远之了。不过私下里,小爷不去承华宫,也是因为李选侍肚子大了不能再行房。要不然,以他对西李的宠爱及西李床上的狐媚手段,他能忍得了?

  这两个月,小爷大半时间都留宿在勋勤殿,不说天天忙着在太子妃郭氏身上播种,起码也是两天一次。

  郭氏纵是有心想要再怀子嗣,可身子骨哪经得起丈夫这般索取。原是想要劝劝丈夫节制一些,免得伤身,可每回看到丈夫那渴望的眼神以及蠢蠢欲动的部位,劝说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强撑着上床,分开玉腿让丈夫捣个痛快。

  然而,朱常洛动静是弄的够大了,郭氏的肚子却是始终没有起色。前儿,郭氏的月事又来了,这让朱常洛颇是颓丧。

  郭氏也是苦不堪言,月事来了意味着她没怀上身孕,而西李那边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刘淑女那里虽然肚子没怎么大,可太医那边说了,刘淑女身子弱,肚中胎儿得保,生产之前绝不能行房事。王才人又死于歹人之死,东李那头,小爷又不爱去。放眼东宫,除了郭氏,竟是无人能够伺候小爷。

  这让郭氏如何不苦?

  她本性就不是一个喜床第之欢的女人,现在却要承受身体所不能承受的冲击,偏又无处去说自己的苦闷,就是母亲来了也不好意思开口。时日一长,郭氏的心情竟也出奇的坏,若非大哥儿天天在眼前晃悠,恐怕就跟承华殿的西李一样,动不动也要发脾气了。

  说到这大哥儿,郭氏真是打心眼里疼爱。王才人在世时,郭氏和她处的就不错,没事时总喜欢去昭俭殿转转,和王才人说说话,为此惹得西李对她一肚子意见。若非郭氏是太子妃,西李恐怕都能吵上门去。

  现在王才人不在了,小爷只大哥儿一个儿子,又亲自将大哥儿交给她抚养,郭氏自是不敢不用心。

  抚养皇长孙的好处,郭氏是知道的,虽然哪怕自己对大哥儿不好,将来大哥儿也得尊她为嫡母,不敢对她不敬。但郭氏不想大哥儿和自己太生份,加上也心疼死于非命的王才人,所以将大哥儿视为己出。

  有件事郭氏很头疼,那就是王安给大哥儿选的大伴是魏朝,可大哥儿不知怎么的就喜欢上了承华殿的大傻子李进忠了,成天闹着要和那傻大个玩。若是不答应,就又哭又闹的,谁也哄不好。

  说来也怪,往前大哥儿有点不如意,只要乳母客氏来哄,一哄一个准。可自打那李大傻子进了东宫后,客氏也有些哄不动大哥儿了。

  那李大傻子郭氏见过几次,快五十岁的人了,在大哥儿面前就跟个老小孩似的,想着法子逗大哥儿开心,别人能做的他能做,别人做不出的他也能做。有的时候,看着就跟没皮没脸般,难怪宫里的人都叫他李大傻子。

  郭氏倒不是对李大傻子有什么意见,而是她听说了这李进忠能进东宫是因为西李的缘故。而西李,正是她在东宫最讨厌的人。

  爱屋及乌,郭氏不喜欢西李,自然也不会喜欢这个跟西李有关系的李进忠。奈何,大哥儿喜欢他。

  郭氏曾经对魏朝说过几句,大意你魏朝是皇长孙的大伴,这大伴可不光是陪皇长孙玩乐的,还要起监督、示范作用。要不然皇长孙被带坏了,你这个大伴就吃不了兜着走。

  魏朝对此也很委屈,他不是不想让皇长孙亲近自己,可皇长孙偏不喜欢他,只愿意跟李进忠一起玩。他若是强要李进忠走,皇长孙立马就会跟他闹,甚至还会抓东西打他,弄的魏朝也是实在没有办法。

  不过魏朝却不厌恶李进忠,原因是这李进忠是西李娘娘的人,别看小爷最近有些日子没去承华殿,但要说宠信,西李还是要高过太子妃这头的。估摸着只要西李生完了孩子,小爷就会跟从前一样每天专往承华殿跑了。

  最关键的一点是,那李进忠对魏朝十分尊敬,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的巴结。说句不恰当的话,魏朝要是哪天想要放屁了,只要喊一声,那李进忠就能立马站到他屁股后面,兜起双手接他的屁。

  这种人,你要魏朝怎么厌恶得起来?

  退一万步讲,李进忠能哄大哥儿开心,对他魏朝也是桩好事。毕竟,他魏公公是有品级的太监,哪能成天跟个五岁的毛孩子混在一块。宫里大小衙门职司那么多,魏朝可是一心想着往上爬呢。要不然天天跟大哥儿混一起,等到大哥儿出头那天,他魏朝估摸都能入土了。

  存着上进的心思,魏朝也就没把这事当回事。这两个月,他除了时不时的在皇长孙面前露个面,就是跑到王安那边热活。除此之外,他还喜欢围着一个人转。

  这个人就是皇长孙的乳母客氏。

  魏朝是看上了客氏,那客氏,生得白白净净,水水灵灵,还天生一对巨兔,甭管是跑还是走,胸前总能颠起波浪,尤其是喂大哥儿的时候,那样子叫人看的心痒痒,恨不得扑上去一阵猛吮才好。

  魏朝是去了势的太监,那方面的事肯定是做不成的,但他却想把这客氏弄上手,和他结成对食。

  做不了真夫妻,做对假夫妻也好,别的好处弄不了,天天弄个新鲜奶尝尝也是不错。

  听说,那玩意养人,要是天天能喝,时日久了说不定还能返阳呢。

  当然,这是魏朝听人说的,是真是假他不清楚。不过空穴不来风,既然有这说法,那说明多少有这事。

  为了讨那客氏欢心,魏朝是真的用了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