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道无穷尽 > 第四十一章大获丰收
  原来高源虽然被这道冰箭符射的如同刺猬,却也在身形扭动间避过了心脏要害,看起来已经死了,却还留的有一口气在。

  而那司徒北最后刺他的两剑,他也在剧痛中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硬生生抵抗了下来,没有露出丝毫破绽。这才终于在司徒北放松警惕,弯腰来取空间袋的时候,突然暴起发难,拼劲全力,一口咬住了司徒北的咽喉。

  同时他的双手双脚四肢,更如同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束缚住司徒北全身,他身上那些残留的冰箭,也随着他的紧箍,纷纷反向刺进了司徒北的体内。

  司徒北突然被高源扑上来紧紧箍住,身体被数根冰锥纷纷刺入,喉咙更被高源咬住,再想反抗,已经是提不起力气。

  虽说手里还提着法剑,却因为被高原紧紧箍住,而使用不了,他徒劳的挣扎了片刻,便被高源吸成了干尸。

  而高源在看到司徒北已经全身干瘪,气息全无的时候,方才彻底放松了下来,松开了司徒北的尸身。

  他脚下一软,摔倒在地,这才感觉到全身没一个地方不疼,不过他刚才吸收了司徒北的血液,却在此刻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

  那血色真气好像见到了惊世珍宝,本来还在丹田内寂然不动,不过随着高源大口吞咽的血液进入,立刻躁动了起来。

  刚才紧紧箍住司徒北时候,高源精神高度紧张,还没发觉如何,此刻却觉得体内如同翻江倒海一样,出现了剧烈的变化。

  那血色真气仿佛在大口吞咽司徒北的血液一般,冲上去围绕胃中的血液开始旋转起来,而每旋转一圈,那血色真气仿佛就粗大了一圈。

  连续旋转了九圈之后,司徒北的血液已经是被炼化的一干二净,而此刻的血色真气,也已经比原来足足粗壮了一倍有余。

  它停止旋转之后,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回归高源丹田沉寂,而是开始绕着高源的任督二脉,奇经八脉,游走起来。

  而随着血色真气的自发运转,高源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凭空生出了许多力量,而那被冰箭刺的千疮百孔甚至都泛着冰霜的五脏六腑也随着血色真气的周行。

  开始快速的愈合,连那刺入体内根本不融化的冰箭,也开始迅速的融化开来,最多盏茶的功夫,高源身上大大小小的冰箭,全部自他身上脱落而下,掉在了地上。

  而此刻高源身上被冰箭扎出来的孔洞,也开始不再流血,伤口迅速缩小,很快的就闭合了起来,那被连续两道火蛇击中的左胳膊,也基本愈合了。高源这才长嘘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虽然他还感觉身体内部冰冷虚弱,真气匮乏,此刻却也生出了一些气力。高源望着司徒北的尸体,不由得一阵阵后怕。

  刚才自己差一点就死了,被那冰箭穿刺的五脏六腑都是孔洞,虽然自己摒住气息,假死暗算死了司徒北,不过若非血色真气的自发运转,自己那么严重的伤势,多半还是凶多吉少,恐怕真的就去见了父母。

  “这血炼真经真是奥妙无穷,我虽然修炼了出来一道血色真气,不过平日自己竟然调动不动,往往是在某些危急的关头才能自发的运转”

  “看来自己日后应该多多钻研一二,这次若没有这血色真气,我一定步了那司徒北的后尘。”

  就是这吸食人血,让他有些接受不了的,刚才情急之下,还没有什么,此刻回想下来,高源不由得觉得胃中一阵阵抽搐,强烈的恶心感不断传来。

  其实刚才他根本没打算扑过去咬那司徒北,他本打算利用自己身体上面的冰锥,紧紧抱住他,同归于尽的。

  哪成想司徒北一凑过来,体内的那道血色真气就开始蠢蠢欲动,鬼迷心窍般竟影响了自己的神智,莫名其妙的就朝着那司徒北咬了过去。

  不过吸了也就吸了,高源虽觉得恶心反胃,不过也没当一回事儿,生死关头下,哪能考虑那么多。

  高源此刻稍微恢复了一些,马上拖着虚弱的身体,满场转悠,尽量的抹除两个人交战的痕迹,随后将司徒北的尸身、法剑;拖拽扔进了地洞。

  接着又去了远处劈砍了一些枝杈,弄了一块跟原来相差仿佛的地皮,铺盖在了上面,更将原来的一些破碎的枝杈、地皮,到很远处挖了一个坑,统统埋了起来。

  这一番忙碌,可把高原累的够呛,他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脱力昏迷过去,现在完全是靠着一股顽强的意志力在支撑。

  毕竟他此刻虽然表面看起来完好,其实体内的伤势依然很重,五脏六腑、经络皮肉之间的的细微伤势,根本没有完全愈合。

  而在真气又基本耗尽的情况下,完成这许多工作,纵然是高他几个境界的大修士,也未必能够完成。

  不过高源心知自己必须要如此,必须要坚持下来,此刻自己的身体情况出奇的恶劣,若是被猛兽或者其他人寻来。那肯定是十死无生了。

  完成了这一切之后,高源跳下了地洞,就那么靠着司徒北的干尸,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高源睡的很沉,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昏迷了,还是睡了过去,在过了十多个时辰之后,才终于醒转了过来。

  这一醒转过来,便觉得口干舌燥、头痛欲裂、浑身剧痛、通体难受;不过体内的真气,却也在这十多个时辰自动吸收,回复了一些。

  他运气不错,在这昏迷的十多个时辰内,没有任何人和猛兽经过,发现于他。高源只感到一阵阵的庆幸,毕竟他在昏睡的时间里,任何猛兽和人类都可以置他于死地。

  高源伸手从空间袋中拿出了一个大葫芦,咕咚咕咚的牛饮了一番,干渴的嗓子才终于得到了缓解,随后他才有时间去打量司徒北的干尸。

  伸手将司徒北腰间的空间袋拽了下来,高源意识一动,整个地洞便铺了一堆东西,也幸好是这司徒北所携带的空间袋。

  也是粗制滥造的简化版,才能被他拿过来就能打开,而真正的大修士所使用的空间袋,那是有着层层禁制的。外人若拿到手,也必须要耗上很长时间,才能突破禁制,方能打开。

  随着司徒北的东西被高源一股脑的取出来,铺在地面,高源也不由的看的睁目结舌,心中惊叹,这五行宗弟子怎么这么富裕。

  只见那地面上有着四个瓷瓶,好几百的源石,更有九张泛着光芒的符箓,一套法器护甲、一小堆血肉模糊的猛兽残肢、两块晶莹剔透闪烁着白光的菱形玉块。

  “这五行宗弟子真是富裕,竟然有着这么多好东西!”高源心下激动,此刻那五行宗弟子已死,这些好东西便全归了自己。

  这可是他进入修行界以来,第一次凭借自己的能力获得的丰厚资源,哪能不高兴,心情愉悦之下,连身体都感觉轻松了许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