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儒武争锋 > 第两千三百四十八节:藏锋!
  只见蒲松涛轻轻放下醒木,笑着对众人拱手说道“诸位看官,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听到最扣人心弦处,居然要“下回分解”,众人都感觉到意犹未尽,当场就有人顾不得礼仪,大声喧哗道“蒲先生,那叫穆风的飞升者后来死没有死啊?”

  “是啊,,穆风能带着小楼姑娘逃出生天吗?”

  “这虚空公子真不是个东西,横刀夺爱竟都如此理直气壮。”

  一时间,整个宴春酒楼上下皆是讨论声四起,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了刚才的故事里,不可自拔。

  或唏嘘感叹,或牵肠挂肚,或义愤填膺。

  小说家的魅力,由此可见一斑。

  蒲松涛不慌不忙,再作一揖,沉声说道“诸位看官,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吧!”

  这时,坐在秦枫身边的孙山嘟哝道“好好的一个故事,干嘛偏要拆成两段来将?这蒲先生文采虽好,也忒会吊人胃口了。”

  哪知法正沉声说道“你这愣头青,你知道个什么?”

  法正笑道“若是将有意思的故事,一次头都讲完了,谁会去听下一次的说书?只有讲到一半,叫人意犹未尽的故事,才会引发读者的讨论,继而让这个故事的影响力越加发酵。这便是小说家的处事智慧了。”

  孙山冷不丁地被自己老师教训了一句,也没生气,挠了挠后脑勺笑道“哦,是这样啊!”

  他转而对身边的秦枫问道“秦兄,你呢,怎么都不见你讨论剧情啊……该不会是你刚才听得走神了吧?”

  秦枫刚想说什么,孙山冷不丁地意识到了什么“咦,这主人公叫穆风啊,怎么好像跟你的名字谐音有点像?”

  哪里知道孙山只是一句打趣,秦枫就笑了起来“怎么?你又想要发心魔大誓了吗?”

  孙山顿时就想到了他之前问秦枫是不是大成诗篇作者,结果知道真相后,因为心魔大誓,憋着谁都不敢说的惨痛经历来了。

  他不禁讶异道“不,不会吧?”

  秦枫看了孙山一眼,淡淡说道“你发个心魔大誓,发誓不告诉其他任何人,我就告诉你是不是……”

  孙山显然是学乖了,他连连摆手道“算了吧,你上一个秘密到现在还叫我堵得慌呢!我就不来找虐了!”

  只有知道秦枫是飞升者身份的法正猜出了事情的大概原委,他哈哈大笑。

  面对自己徒弟孙山发问,他只笑,他不语。

  最后一晚过后,曲水流觞文会的日子,终于到了。

  因为曲水流觞文会而名扬整个学宫的兰溪,正在学宫的北方,本身是闻道星上几条主干河道的上游支流,水清且涟漪,溪水味尤甘甜。

  此时此刻,曲水流觞文会尚未正式开始,兰溪两畔已是座无虚席。

  有细心的人发现,今日曲水流觞文会来的百家高手明显多于往届,甚至做到了诸子百家,家家都有人参加的盛况。

  作为百家传人,或者掌门,是有资格坐着听曲水流觞文会的,再加上学宫的祭酒们,因为地位超然,也可以坐着听曲水流觞文会……

  所以在兰溪之畔,居然足足摆了一百多张椅子。

  而且数量还在增加。

  这样的情况,在上清学宫已经至少有百年不曾见了。

  有提前到来的老儒生看到这一百多张椅子,嗔目结舌,两相比对之下,更是有人嘀咕道“与百年之前那一次一样啊!”

  “难不成当年驱逐小说家出百家之列的事情,又要重演一遍了吗?”

  与这些经历过当年风波的老人不同,很多过来看热闹的学子,讨论的无非是两件事情。

  第一件就是《文报》大热门的论文《事功论》,根据可靠的消息,这也将会成为本届曲水流觞文会的论题。

  第二件就是小说家蒲松涛的新评书《穆风传》了。

  也许还是喜欢听评书的闲人多一些,《事功论》的讨论很快就让位于《穆风传》的讨论,有人甚至迫不及待地说“但愿这曲水流觞文会早一些分出来胜负,我们也好回去宴春酒楼吃酒,坐等今天下午的第二段说书了。”

  有人深有体会道“去得早,还能抢个不错的位置。说起来你们是不知道,我昨天在走廊上站着听了大半个时辰。”

  此话一出,立刻引来旁人嗤笑,有人比惨道“我在门外听的!”

  “是啊,我们可比你惨多了!”

  “关键是这《穆风传》别家都讲不起来,只有蒲松涛先生能讲,真是馋死我们了。”

  就在这时,忽地有人悄声喊了一句“秦枫来了!”

  兰溪之畔,无数双目光一齐都朝着远远走来的一道身影望去。

  那人一头银发用一根金色发带系住,一身朴素而整洁的白衣,飘扬大袖如天上谪仙一般。

  出人意料的是,与他同来的并没有其他人,只有那一只在百家殿文会上嘴巴“臭”出新高度的脏兮兮灰色羽毛的大鸽子。

  就连经世家的掌门姜雨柔都没有出现。

  虽然在此之前,大部分人都是看衰经世家的……

  但是如此关系香火文脉的重大对决,经世家竟是连掌门都没有来,实在是太过寒酸了一点。

  “大概是怕丢人吧!”

  “哈哈哈,经世家这是放弃治疗了吗?只想着早点被批斗完,早点滚蛋吗?”

  “算了,经世家毕竟是妇道人家主持的流派,脸皮子薄,不然怎么能会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有人刻意调侃,阴阳怪气地念着下面半句道“是啊,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哈哈哈,真是太贴切了。”

  秦枫一人前来,在兰溪之畔,选了一处水草丰美之处,他盘腿而坐。

  屏息凝神,再不说一句话,也不看任何一人。

  仿佛今日之事,与他无关,连他都只是一个旁观者跟过路人而已。

  随着秦枫的到来,一百多张椅子上,陆陆续续坐满了各式各样的人。

  有男有女,男子居多。

  整个兰溪之畔一声声“先生”,一声声“前辈”,此起彼伏。

  无人注意到,那坐在兰溪之畔的少年,微微闭上了眼睛。

  他的气质,宛如一把藏锋的剑。

  出鞘,就要饮血杀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