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魔狱 > 第932章非死不可
  圣极法相对域外天魔打出炎帝圣王拳,冥冥中暗合人道意志,得到莫名力量加持,拳势高涨,臻至巅峰。

  元磁魔王被其拳势所摄,只觉得自己面对的并非某位强敌,而是整个人道意志,原本打算正面抗衡的心思烟消云散,转为自保。

  “只要拖得一时半刻,撑过这一招,待瞳与夔龙抽出身来,局势立即逆转,没必要冒险拼命。”

  抱有相同的心思,元磁魔王爆元磁之力,紧紧缠绕周身,一层又一层相裹,形成孤立的空间,宛若结界一般守护自身。

  任何物质,任何能量进入这方空间,立即就会被混乱不堪,左右颠倒,上下交替的元磁之力扭曲方向,如果自身力量不够凝练,甚至会自行毁灭。

  罗丰没有避让,驱使圣极法相一拳击出,前方的空间就像被人猛踹一记的书柜一般,从天空到大地,到处东歪西倒,激烈摇晃,原本凝缩成一团的元磁之力,就像是被解开的毛球,又像从书架上掉下来的图书,四处溃散。

  炎帝圣光拳并非将谁当做目标,而是把整个空间当做攻击的对象,纵然受到元磁之力的影响,被偏移了方向,但凭它拳劲笼罩的广大范围,哪怕被偏移了数丈距离,依然覆盖住元磁魔王所在的位置。

  第一道拳劲尚未消散,第二道拳劲接踵而至,刹那间,整个天地仿佛变成了一口巨大的铜钟,被人用木槌猛敲一记,在剧烈震荡之中变得模糊起来,元磁之力化为一圈圈的光晕震散开来。

  元磁魔王受到拳劲波及,顿时如一缕溃散的沙尘,全身筋骨挫动,就像是被打成了筛子一般,到处有劲力喷薄而出,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完全控制不住身形,向下跌落。

  此时,夔龙魔王和瞳魔王终于突破了万秽污血所化罗网的阻拦,见得此景,知晓乃是最为关键的时刻,于是一者出手攻击罗丰,一者出手营救元磁魔王,誓要打断他的绝杀一击。

  忽闻一声清扬钵鸣,天地俱寂,万籁无声,地风水火都仿佛被定住,所有的元气都失去了活性,世间万物都没有了思考能力,夔龙魔王和瞳魔王的意识陷入短暂的空白,行动为之一滞!

  圣极法相双手抱成拳,第三拳如重锤砸下,前方虚空乍然破碎,沿着拳劲扩散的方向朝四面八方蔓延开无数道漆黑的虚空裂痕,裂痕之中,又有风火雷电幻生,远方的空间也出现一些明显的扭曲与错位,元磁之力好似被拉断的橡皮筋,一根根尽数崩灭。

  “可恨啊啊啊”

  在饱含不甘的哀嚎中,元磁魔王整个儿被炎帝圣王拳的光芒所吞没,凡视界中所见之境,陡然化作混沌黑暗,随之一缕仿若天地初开的耀目光芒乍现,将天地尽头连成一条细线,晃神夺目冲入眼帘。

  翻覆如潮的碎石爆射,割骨刮肉的黄沙蔽天,拳劲所指的方向,龟裂大地不断延伸,毁灭无边地域,形成一片荒芜地界,而在磅礴巨力极端冲击之下,满目断垣残壁,望之万分凄凉。

  夔龙魔王摆脱玄黄废世钵的影响,继续原有的攻势,但已经摆脱精神锁定的罗丰仅仅是身形闪烁,以循间步躲了过去。

  神圣的光芒散去后,元磁魔王的身影僵立半空,从表面看起来似乎未有受伤,然而片刻后,他的身躯尽化磷粉,飘散而去,不复存世。

  “接下来,轮到两位了。”

  罗丰转身,用不带感情的眼神望向双魔,圣极法相悬于背后,击杀两名王级天魔的气势,衬托得他几如战神一般,叫人望之生畏。

  “……不得不承认,我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因为忌惮诛仙剑阵的偌大名头,以及你本身并没有具备界域之力的境界,让我们产生了一名战士不该有的念头,觉得不该在剑阵中与你搏杀,而是在全力脱出阵法后,返身来杀你,认为你一旦失去了剑阵相助,便再无威胁,可以任意揉捏现在想来,小觑对手,沦落得这番下场也是情理之中。”

  瞳魔王没有急吼吼地叫嚣着报仇,冲上来和罗丰拼命,而是冷静下来,反思自己犯下的错误,只是他的目光中,闪烁着坚定的杀意,如同一名极有耐心的刺客,等待图穷匕见的机会。

  “狭路相逢勇者胜,面对危机时,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想着明哲保身,等待战友帮助,反倒落入了你的圈套,予你可趁之机,我与元磁便犯了这样的错误。不得不承认,哪怕没了诛仙剑阵,你也是与我等相同层次的强者,实不该有任何小觑心思。

  原本我以为,诛仙剑阵中的诸多先天大道是你借助法宝之能唤来,没想到这些全是你自己证见的先天大道,杀戮、圣极、劫难、截运、太数、阴阳,你居然证见了至少六种先天大道,这种事情闻所未闻!”

  夔龙魔王咬牙切齿道:“正因如此,今日非杀你不可,你若不死,将来必成吾族大敌!”

  罗丰不为所动,他运起鬼谷法身的变化神通,加肉身恢复之能,只见残臂的伤口处血肉涌动,很快又长出一只新的胳膊。

  不过,肢体虽然能够恢复,消耗掉的精元却不会回来,伤势依旧残留在他体内,令他的功体降至七成。

  然而,罗丰平淡道:“我若是你们,现在掉头就走。”

  夔龙魔王仿佛听到了一个大笑话,狞笑的同时,眼神渐趋冰冷:“口出怯战之言,你是想要求饶吗?还是说,你把我当成元磁、夜那样可以随便欺负的废物了。”

  “失去了诛仙剑阵,又身负重伤,现在的你毫无胜算我们不会犯下两次同样的错误。”

  瞳魔王瞪大眼珠,魔元涌动,使得虚空中再次遍布无数双眼睛,并且各自射出光束,交织成网,化为结界,断绝罗丰逃跑的可能性。

  “忠言逆耳,你们有没有想过,我是故意说出方才的话,为的就是断去你们逃跑的念头,逼你们与我一战。”

  罗丰伸手召回四剑,并收走戮阴剑与易道剑,随后将九乌剑与青暝剑合并,化为阴阳雌雄剑,

  “啰啰嗦嗦,谁要与你这种自以为聪明的家伙玩心眼,你有什么鬼话,下地狱后跟阎王说去吧!”

  夔龙魔王大吼一声,周身雷光攒动,单足一顿,虚空塌陷,竟而凹陷出一个惊心动魄的巨大脚印,而漫天烟尘混合冲天雷光,让他化为一条滚滚杀出,气吞万里的庞然黑龙。

  面对这一强悍攻势,罗丰没有丝毫退让,圣极法相的双掌再度勃燧人火焰,汇聚人道意志,迎面冲去,每往前踏出一步,它的身躯都会变得庞大几分,眨眼间已是变幻成身高百丈,神魔般的身躯,给人真正以法天象地的实感。

  圣王伏魔,逼人的威压铺天盖地,宛若实质,但却又予人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仿佛圣极法相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在这里的是上古炎帝的投影。

  双掌禁锢乾坤,掌外是天地,掌内却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圣极法相双掌一围,瞬间便切断了夔龙魔王与外天地的联系,将他从天地之间剥离开来,困入掌中世界。

  “地皇,炎帝,哼!”

  夔龙魔王出不屑的鼻音,衍化的黑龙猛地甩尾,电光奔驰如蛇潮,疯狂冲击四方天地,一瞬间,所有的虚空都被击碎,如同透明的镜片一般飞散开来。

  黑龙方一脱困,立即狂乱扭动起来,霎时狂风大作,鬼哭神号,混合着雷电的气流仿佛漩涡般转动起来,像一个巨大的漏斗般往天地延伸,大有连天接地之势,迅猛撞向圣极法相。

  罗丰正欲挥剑出手,和圣极法相联手对敌,就见瞳魔王从侧旁朝他射来一道邪光,持有过千目魔君之瞳的他瞬间看出邪光的定身功效,于是分出几成元功,化出如意截天手,便要利用截运大道的克制之效,挡住这道邪光。

  孰料双方尚未接触,邪光便自行崩溃散开,随即一股弥须山般雄浑厚重,无边无量,却又冰寒刺骨的实质气息,朝着罗丰扩散而来。

  这道邪光的目标并非罗丰,而是他所处的这片空间!

  若是以罗丰为目标,如意截天手就能将邪光挡下,但若是以空间为对象,如意截天手能够挡下的就只有它所正对的那一面,其余方向却是无能为力。

  邪光的余劲扩散及身,罗丰身形一滞,尽管没有被完全定住,但他的行动仍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变得极其缓慢,体内的元功,四周的灵气,精神的感知全部变得呆滞,时间好像一下子加!

  刹那的迟缓,狂雷黑龙便已撞上圣极法相,黑暗与光明混杂在一起,如同一条白龙困在了漆黑的龙卷风中,内中不断爆雄力与神力的冲击,一波接一波,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频率颤动着,声音响彻云霄,哪怕是一丝泄露出来的劲力,犹然带着火山爆般的猛恶气势,震动天地。

  片刻后,混沌爆,夔龙魔王倒卷而出,覆盖在他躯体表面,坚硬程度不下于中品宝器的鳞片已然有三成粉碎掉,化为一片鲜血淋漓。

  与此相对的,圣极法相彻底毁坏,更有灵力反噬而来,罗丰身形一晃,再受重创,识海翻腾不已,神魂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

  “我说过了,今日你非死不可!”

  夔龙魔王摇晃身躯,受伤的部位迅结疤愈合,虽是负伤,却是尽显凌厉悍勇之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