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四百四十九章撤
  特别是他说有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夺取金庭岛的情报,这个,着实让黄恪感到有点意外,又有点惊喜。

  本来,严白虎的情报,就算田泽不说,黄恪也迟早都能够得到,对于严白虎在湖边的秘密水寨,在自己的水军搜索之下,也一样会无所遁形,迟早都会被自己的水军将士找到并摧残。..

  可是,现在新汉军水军围困金庭岛,却一时没能打下,如果田泽真的有关于可以轻易夺取金庭岛的情报,那就真是太好了。只要把这个情报送给刘易,别说了田泽,他黄恪都会被记上一功。

  黄恪没有迟疑,可上密信一封,派一屯军士,护送田泽去湖边,联系黄叙,把田泽直接送去见刘易。

  这个情报,太过重要,他甚至都没有把这事向上级的师级中郎将报告,连黄忠也没有派人去报告这个事情。这样做,其实有点不太合规矩,不过,眼下情况紧急,如果田泽的情报属实,严白虎的军队,很快就会杀到长兴县来,他们,也得要做好撤退的准备。

  黄恪现在,就只有两千来军马,严白虎有上万贼兵,他自然不可能与严白虎硬拼的。眼下,也没有与严白虎硬拼的必要。..

  把田泽送走后,黄恪当机立断,把还在长兴县城的一千多兵马后撤,同时,把这里所得的情报,向上级传达,师将还在湖岸北面百里外的宜兴城,那里。有师将二千整编人马。这一带,加起来有大大几千人马,如果联合起来,也可以和严白虎一战了。他把这个情报送上去,让师将做出统筹作战方案。

  现在,黄恪要做的,就是要好好的盯住严白虎这一支贼兵,不能再让他失去了踪迹。到时,要如何消灭这严白虎这支贼兵,就听上面的命令就可。

  当然。如果黄恪可以凭自己的一营人马消灭严白虎的贼兵,他也可以自行策划作战方案,但一定要以最少的代价消灭之。要不然,就算最终惨胜了,他也会受到责罚。因为。目前的情况,他没有必要与严白虎的贼兵死磕。还有许多周旋余地。如果一根筋冲上去与严白虎死战,那他这个校尉是当到头了,是不合格的统将。

  黄格因为一来到长兴县,便已经把军士分散出去占据各地的小城镇了,所以,他命准备再向乌程进发的一千多人马向后撤之后。又下令到达各城镇的人马,要密切注意南方的动静,一旦发现严白虎的贼兵来袭,他们就得要马上撤离。

  他自己。则带着配给的一什亲兵及一个副将加亲兵十人,共二十二人,到了长兴县与乌程县交界的章浜镇。

  这里,仅进驻了一大队的兵马,百来人。

  黄恪要清楚严白虎的动静,所以,义无反顾的到了最前线来。

  大队长也就是牙门将,叫孙起,是一个老兵,是甘宁支援黄忠建军而抽调给黄忠的老兵,论军功,正好可担任大队长一职。

  其实,新汉军虽然有制度,军士可以按军功得到晋升,可是,另外也有规定,不懂统兵,又不能很好的领悟平时上级军将对他们的教导的,也就是说,那种只懂一味蛮干的家伙,他们是不能当领军的将领的,最多就只能做副将,或提拨上来,做将领的亲将。他们,可以享受军功所达的级别待遇,但是,不少打仗不懂用脑的家伙,虽然按军功可以为将,但依然还只能做一个士兵。

  所以,许多老兵,他们虽然还只是士兵,但是其作战经验,以及个人的战力,却是要比一般的士兵强的。

  孙起他在甘宁的水军当中,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士兵,后来,他慢慢的开窍了,打仗懂得了用脑,才被升为牙门将,正式可领一百军士。

  他见到了营长校尉黄恪亲临,赶紧前来拜见。

  “孙起,现在情况如何?”黄恪一见到孙起,马上就认出来了,直接问正事。

  孙起见自己的营长居然记得自己的名字,有点受宠若惊。他行了一个军礼。立正报告道:“禀将军,未将一到章浜镇,便派出了探子前出十里探查情况,现在,刚好回来,正要命人回去报告将军呢。”

  “嗯,快说,有没有发现。”

  “有!我们的斥侯,只前出了五里就发现了情况。”孙起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白布,走到了黄格的跟前,把白布摊开在地上道:“将军你看,这就是我们斥侯刚才探索所画回来的简略地图。”

  “嗯,你说说看。”黄恪点头道。

  新汉军,对于探子斥侯的训练非常严格,要求每一个斥侯探子,他们都要掌握一些基本的技能,比如,绘制简单的地图。

  嗯,绘制地图,听起来会认为很复杂,但是,却也不是太复杂的事情。其实,就是让那些斥侯,以某一个地方为基点,然后,根据他们的观察,把这个基点左右的地形地势画下来而已。前后左右有没有山,有没有河,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或建筑,然后,再根据他们的脚程,粗略的计算一下距离。这些,都是一些很简单的东西,一说就能明白的。

  孙起指着地图道:“黄将军,你看,我们这里就是章浜镇,向南约三里,就有一条大河,过了河的一片地带,都是野树林,比较适合隐伏军队。我们的探子斥侯发现,那一带,有惊鸟飞出,估计有军队正从那方向开过来。”

  “嗯,那看到了人不?”

  “还没有,不过,我们的斥侯探子已经撤回了河这边,盯着那里呢,如果真有贼兵来,他们一定要渡河,那时候,我们便可以看到他们有多少人马了。”孙起说完又指着地图道:“不过。据探子说,贼兵的人数不会少,要不然,不可能弄出那么大的动静的,我们一大队军士,怕守不住章浜镇。已经做好了随时撤走的准备。同时,我们也给小镇里的百姓传达了信息,让他们各自躲避有可能来袭的贼兵,免遭祸害。”

  “哦?不错,还能为当地的百姓着想了。”黄格一听。点头笑道:“做为新汉军的军人,就应该多为百姓着想。不过,贼兵的目标,应该是我们,这长兴县的百姓。与水贼强盗有着某种默契协议,贼兵一般都不会杀害他们的。最多是抢夺罢了。”

  “哦。”孙起应了一声。抓抓头又道:“黄将军,未将认为,章浜镇的位置独特,如果三里左右的河上,发现了贼兵,我们就得要先撤了。要不然,怕来不及撤离,你看。章浜镇后面是一个小湖泽,左右都有河流。如果我们不提前撤走。很容易会被贼兵围上。这小镇不大,又没有完整的城墙可抗贼兵,不利于留守。”

  “对,除非我们有船在镇后的小湖里,要不然,等贼兵到了,大家就无路可逃了。”黄恪点头赞许道:“那你就做好撤离的准备,嗯,最好是让贼兵看到我们,这样,我们就可以引着贼兵追来。”

  “啊?引贼兵追我们?有啥用?我们又没有设伏……”孙起对于黄恪这个行动计划有点不解。

  “呵呵,怕了?引着贼兵追又如何?难道你们觉得他们能追得上我们么?”黄恪饶有兴趣的看着孙起道:“再说了,谁说一定要有设伏才能引敌?你难道忘了,当初黄叙将军,在宛城、襄阳一带,用两三百的骑兵牵制了袁绍的七千多人马?那也没有给他们设伏,但是,最后还不是把他们的军队拖跨、拖怕了?最终为我们赢得了时间,对其设伏,一举歼之。”

  “呃,对啊,现在没有设伏,不代表我们日后不设伏。”孙起眼睛一亮,有点跃跃欲试的道:“不错,我们引着他们,慢慢再收拾他们。”

  “快去准备,等我们的斥侯回来,马上先撤离章浜镇。”

  “是!”

  孙起去准备后,黄恪与副将一起登了上小镇的土墙。

  这个镇子,只有几十户人家,也仅只有一什官兵在这里维持镇上的秩序,其实,平时就是收收税粮什么的,真有贼兵来了,他们也派不上用场,他们听到贼兵要来的消息,也早就走了。百姓有些人家有小船,已经从镇后的小湖离开了,没有船的百姓,都临时弄了一些竹筏什么的,离开了这里。

  “报!”

  黄恪正在观察着镇子的情况之时,镇前方一个军身挂着鲜绿草叶的探子,飞快的跑了回来,一边跑一边大喊着道:“报!是贼兵,他们足有几千人马,后面还有,正在渡河,马上就能来到小镇。”

  “好,这位兄弟,辛苦了。”黄恪在土墙上道。

  “啊,是黄将军来了?”这个探子这才看清楚在墙头上的人是谁,他咽了一口水,又带着兴奋的道:“将军,是不是我们的大军已经到了这里,我们要在这里与贼兵一战么?”

  “呵呵,不是,快去向孙起报告敌情吧,我们先撤离小镇再说。”

  “撤离?”这个军士呆了一下,跟着似记起了什么,又道:“将军,对方好像有一支骑兵,人数好像不多,但比我们一大队的人马多了不少,我们现在撤,能来得急么?”

  “哦?他们有骑兵?”黄恪一听,不禁皱了一下眉道。

  “是的,不过,前面的河比较深,他们的战马不敢涉水过河,正在伐木搭浮桥呢。要不然,他们的骑兵可能已经来到我们小镇前了。”

  “嗯,好,先不管了。”黄恪知道多想无益,转头对副将道:“走,我们一边撤一边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办法搞掉他们的骑兵。”

  这江东一带,河道实在是太多了,一条条交叉纵横密布,小河倒也好说,但是,一些深水河,战马是不敢涉水过河的。这些河道,严重的影响了骑兵的机动性,所以,新汉军方面,也没有派骑兵来。

  黄恪也并不太在意贼兵的骑兵。因为骑兵的人数应该不会太多,能有四、五百骑就算不错了。

  而四、五百的骑兵,他们若敢孤军突前来追击的话,黄恪也有信心可以击败他们。

  小镇前方,也有一让树林,但是,并不是太密集。

  黄恪在可见到到了两里处的贼兵之时,马上命令孙起带着人往后撤。后面,两里左右,就又会有一条河道。再往后,又有河。所以,贼兵的骑兵,是追不上来的。

  这个时候,严白虎的尖兵。也发现了章浜镇有新汉军,他马上命令贼兵。以最快的速度杀到小镇。

  贼兵自然是人人都精通水性的。大河,阻挡不了他们,贼兵全军涉水过河,严白虎更是一马当先,领着贼兵杀到了章浜镇前。

  他们,抢到了一艘民船。就把严白虎的坐骑先送过来。

  “大当家,这小镇空的,没人了。”

  “大当家,小镇侧后方。发现有逃跑的新汉军,要不要追?”

  严白虎刚到小镇,正要拿新汉军的人来祭祭刀,不想,尖兵报告,这个小镇居然跑空了,百姓没有,连新汉军的人都跑了。

  长兴县这一个地方,严白虎非常熟悉,他也早在这些地方布下了许多眼线。昨晚,便有人向他们汇报过长兴县的情况,昨晚长兴县都还没有新汉军的。现在,却出现了新汉军在这里,这就说明,刘易的军队,已经进占到长兴县来。

  从章浜小镇,到长兴县有十多二十里,这其间,就只有一两个镇子,严白虎估计,如果刘易军派来的人不多,那么,这方圆二、三十里之内,最多就只有两个镇有新汉军。按情报所示,小镇,一般都中只派出一两百个军士镇守的。如此,刘易在这方圆二三十里的地方,就只有这三几百人马。

  而这一片地方,都是平原地带,除了河流水,小树林多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危险的地方。如果刘易有大军在这些地方,他们也可以远远得见。

  严白虎想了想,问道:“现在他们离我们有多远?”

  “报告大当家,不远,上镇墙上也还可以看到他们。”

  “嗯,那好,传令下去,追!”严白虎道:“追击十里,追不到,就停下,围困另一个傅家镇。那镇上,一定有刘易的新汉军。”

  “是!兄弟们,加把劲,不能让新汉军跑了,追!”

  贼兵涉水过河,衣服自然是弄湿了,此时的天气还有点凉,不过,一阵小跑之后,他们也不觉冷,一窝蜂似的,向黄恪、孙起撤退的方向追去。

  贼兵追来的时候,黄恪等人都还没有渡河,看见那些贼兵喊着追来,他们才渡河。

  同样的,新汉军的将士,也是涉水过河,他们都是懂得水性的。

  当然,黄恪为了让军士能跑得快点,拿令军士把身上的衣甲脱下,打好包袱背在背上。所以,渡河的时候,并没有因为身上所穿的衣甲而影响了他们的渡河速度。

  “哟,刘易不是说要肃清我们太湖的水贼强盗么?现在我们来了,咋跑得那么快呢?来来来,停下来,与我们大战三百会合吧。”

  “哈哈……”

  贼兵急追一阵,已经追到了河边,看到刚渡过河去,还没有跑远的新汉兵,他们一时追之不及,只好过过嘴瘾,看着新汉军将士的背影,大声嘲骂。

  “孙子哟!老子迟早会夺了你们的人头,有本事,你们派三百人过来,与我们一战,我们不跑,在这等你,怎么样?”

  说到骂阵,新汉军的军士也不怕,军中,喜欢耍嘴皮子的人多的是。听到贼兵的嘲笑,自然不甘示弱,返身与他们对骂。

  “呸!还敢嘴硬!别跑,等我们追上让你好看。”贼兵见到如丧家之犬一般逃走的新汉军居然还敢与他们对骂,不禁群情汹涌,恨不能飞过河来杀了这些可望不可及的新汉军。

  “哈哈,来啊,就怕你们不追。有本事的,你们就追来,追得上,我们叫你爷爷!”

  “哈哈,对,追不上,就是我们孙子!”

  ‘哈哈……“

  新汉军的将士,一边撤,一边似轻松的笑骂。

  贼兵被气得七窍生烟。当下,没等严白虎追上来下令,他们便再次扑下河道,涉水渡河。

  贼兵向来都是欺软怕硬,人多欺人少的。他们现在,大军足有万人,而对方,看样子,不过是百来人,就这么一点人,他们一人吐一口水都可以淹死,所以,他们一点害怕新汉军的心都没有。

  平时,他们也做惯了这样的动作,看到对方人少,他们就会一窝蜂的扑上去。

  渡过了这条河,再追一两里。

  其实,双方都可见的,贼兵急追,可是还是没能追上,被新汉军的人又渡过了河去。

  不过,这一次,新汉军的人并不急着再逃了,渡过了河之后,居然齐齐的列在河边,等着贼兵追上来。

  贼兵见到新汉军居然不逃了,人人都大喜,就隔着一条河,等他们过了河这些新汉军就是死跑一条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