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崩坏神话 > 第四十四章执念
  乔七娘注视着夜流沙,审问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夜流沙,你们放开我!”

  “你为何杀我小儿?”

  “我没杀人,杀人的是那个蒙面的女子。我只是打了你儿子一拳,是那个小个子污蔑我。”夜流沙虽然气愤,但还是一五一十的回答着。

  “你为何打我三弟!”那叶浮沉依旧忍不住气,大声斥喝。

  叶浮萍皱起了眉头,乔七娘的脸色也变得更加不好。

  对于叶浮沉的质问,夜流沙也颇为激动,大吼道:“因为他调戏我师姐,还让他身边的那些人拿刀杀我,还好当时蒙面女子突然出现把他给杀了,真是痛快!”

  “你胆敢污蔑我儿,来人,把这杀人凶手拖出去杖毙!”乔七娘直接站起身来,颤颤巍巍的说道。

  “娘,您消消气,别伤了身体。”叶浮萍和叶浮沉迅速走了过去,一左一右扶住母亲。

  叶浮萍看着被好几个下人拖出去的夜流沙,眼中露出一丝不忍。

  “刚才那夜流沙提到的小个子是谁?”乔七娘被儿女搀扶着重新坐在位子上,向着大堂中的管家问道。

  这位管家姓刘,也已经六十多岁了。

  刘管家说道:“回夫人,那小个子叫做王三,就是他亲自来通报夜流沙杀人的事情,并且证明当晚的一切经过都是他亲眼所见。”

  “那他现在人呢?”乔七娘问道。

  刘管家说道:“王三领了赏钱就走了。”

  “你怎么能把证人给放走呢,真是老糊涂了。”乔七娘摇了摇头,说道:“吩咐下人务必把那个王三给我找回来,我有些话要亲自问他。”

  “是,老朽这就吩咐下人去做。”刘管家离开了大堂,乔七娘也让其他下人离开了。此时屋子里只剩下母子三人。

  “浮沉,你什么时候能长长心眼,还是那么的沉不住气。刚才你问那夜流沙为何打你三弟,以你三弟的人品,他做些什么事情你还不知道吗?”乔七娘叹息着对着儿子说道。

  “娘,难道你也相信那傻大个的鬼话。他可是杀人凶手啊!”叶浮沉一脸不服气的说道。

  乔七娘怒哼道:“你的脑子里都装着什么啊。那个夜流沙被浮萍好心收留几日,即便我只见过他一面也知道他只是个入世不深的傻小子。他今天说的话多半不会有假,本来我还想循环渐进的再套出一些话,被你那么一问直接把后路给堵上了。我不得不直接将他处死!”

  “娘,既然你认为那傻大个没有撒谎,为何还要将他处死啊?”叶浮沉疑惑不解。

  “浮萍,你告诉他!”乔七娘看着这个愚钝不堪的儿子,更加气愤。

  叶浮萍轻叹道:“你问夜流沙为何打三弟,以夜流沙单纯的性格必然会将事实都说出来。方才叶府那么多下人都在,人多嘴杂,如若不把夜流沙处死,那不岂是证明三弟死的理所当然吗?如若这样,叶家的颜面何在,虽然平日里三弟胡作非为习惯了,但若是再被人知道是因为调戏女人而被人杀死,那可真是遗臭万年了!”

  “我当时没想这么多啊。”叶浮沉这才恍然大悟。

  乔七娘哼道:“以后多思考少说话。”

  “若是这样,那我就明白了。”叶浮沉自言自语了一句。

  乔七娘疑惑道:“你明白什么了?”

  叶浮沉说道:“刚才儿子很不解,以刘管家的性格,必然会把那王三带到娘的面前好好审问一番,然而他却给了赏钱就让王三走了。现在明白了,原来是刘管家想的周到,他也是不想把事情的真相张扬出去,所以才没让王三和夜流沙当面对质。如此看来,对于三弟如何被杀,娘和刘管家都是……”说到这,叶浮沉迅速闭嘴,没敢再说下去。

  “我和刘管家都是什么了,怎么不敢说了?”乔七娘冷哼道。

  叶浮沉低着头不敢说话,乔七娘摇头道:“看你现在这副怂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屋子里就咱们娘仨儿,你有什么不敢说的?没错,我和刘管家都是心知肚明,你三弟一定是死于女人之手。其实我想知道的并不是浮生因何而死,只是想找到那个真正的凶手,用她的血来祭奠我死去的儿子!”

  “既然如此,那傻大个还真的是被冤枉了。”听着外面夜流沙那一声声惨叫,叶浮沉皱起了眉头。

  叶浮萍眼中也是极其不忍,乔七娘看着自己的女儿,轻叹道:“这一切的罪孽就让我一个人来偿还吧,为了叶家的名声,他必须死。”

  外面渐渐没了动静,片刻后有下人禀报,说夜流沙已经被打死了。

  听到这个“死”字,乔七娘突然捂住胸口,脸色惨白,颤声说道:“去把他扔到城东乱葬岗埋了吧。”

  “是。”

  下人刚转身要走,叶浮萍突然叫住了他:“等等,带我去外面看看。”

  “浮萍,你心太善了。在这人吃人的世道,还是自私点好。否则会吃大亏的。”乔七娘看着女儿的背影,深深一叹。

  叶浮萍闻言身体一顿,没有回头,继续跟着下人来到了外面。

  看着夜流沙那浑身是血凄惨的模样,还瞪着大眼死不瞑目。

  叶浮萍走到他的身边,蹲下身子,泪水在眼中打转,其他下人见状,都识趣的退开了。

  “你这傻瓜,怎么又回来了。这是叶家欠你的,你若是变成厉鬼回来索命报仇,就来找我吧。是我对不起你,若不是那晚我将你带回叶府,或许你早就离开叶城了。”叶浮萍伸出手合上夜流沙的双眼,看了他一会儿,连连叹息着,起身回到了大堂。

  “师姐,什么是生,什么是死?”

  “睁开眼睛是生,闭上眼睛就是死了。”

  山谷中,两个孩子说着童言无忌的话。一位老人在一旁听着,忍不住摇头轻笑了一下。

  “师姐,我现在是不是就是死了?”临死前,夜流沙想起了儿时的话,然而在死后他却没有闭上眼睛。

  因为他心中还有执念,他不想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