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 第47章性别之罪 47
  不用说秦双双也知道村长是为什么愁眉苦脸的,去年干旱,地里面不说是颗粒无收,收成却也只有往年的三四层。

  好在朝廷下达了诏书,减免赋税,村民们把粮食都留下自己吃,虽然没有什么收入,却也不至于饿死。

  大家伙就盼着今年的收成能好一些,可一个冬天都没下雪已经让大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果然,今年开春到现在,一直都没有下过雨,地里面干的都开裂了,根本无法播种!

  不要说种地,就是秦双双进山也要走到深山里更远的地方才能采到药,往日里常见的猎物都少了很多,秦双双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看到大型猎物了!

  凭借着秦双双和方钟毅学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打猎本事,这是很不正常的!今天这头野猪还是秦双双进入了一个深山里也快要干枯的水潭边的时候碰到的。

  别看秦双双打到的这头野猪足有五百多斤重,其实这头野猪已经是很瘦了,秦双双打的这种野猪是她们这地方特有的野猪品种之一,这种野猪攻击力极强,比起平常野猪要大至少一倍,连老虎黑熊都不敢打它主意,猎人就更不敢轻易动它了,简直是无敌了。

  只是这种野猪数量稀少,但成年野猪的体重正常也是千斤有余,是平常野猪的二倍!可如今这头成年野猪的体重却只有五百多斤不到六百斤,由此可见,山中的野物们日子也不好过,不,应该说是十分不好过!

  秦双双看着苍老了很多,也瘦了很多的村长,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一直以来都十分照顾她的长者,在这短短的几个月中,迅速的憔悴苍老下来!

  村长看到秦双双,干瘦的脸上扯出一抹笑意,“是双双啊!”看了一眼秦双双手中拎着的足有二十多斤的大猪头,叹了口气。

  “最近的猎物不好弄,你也好几天没有打到什么东西了,就不要老是往我这送了,这猪你做成熏肉或是肉干都好,不要卖出去,看今年这年成,怕是够呛啊,真有点事银子不管用,还是多存些吃的吧!”

  秦双双就笑着放下手中的猪头,“我留着呢,不差这点东西,您最近看着憔悴多了,得吃点好的补补,一会儿我送几根骨头过来,让王奶奶给您熬了汤喝,那个最滋补了。”

  告别村长,回去的路上,秦双双的心情很沉重,因为比起还心怀期待的盼着老天能下雨的村民们,秦双双早已经知道,今年是个比起去年还严酷的年头,因为今年的地里,颗粒无收!

  而且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当村民们想要去京城的方向讨生路的时候,等来的确是官府的禁行令和朝廷的一纸迁民诏书!

  朝廷要把上万受灾的灾民们迁往西北边城,因为朝廷要建立边城贸易中心,需要有百姓充裕荒凉的边城!

  边城是什么地方!那里紧挨着胡人,对于大染朝的百姓们来说,胡人的恐怖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住在边城几乎就等于是死,因为每一次胡人侵扰大染,都会对边境烧杀抢掠一番,百姓们对胡人那是闻风丧胆!

  虽然朝廷给了一堆优厚的政策,甚至许诺去边城的百姓们,五十年内非商人者不收赋税,可就是如此政策,也没有百姓肯去,因为对普通的老百姓来说,去边城和去阎王殿是划等号的!

  无论百姓们多么抗拒,朝廷这一次是下定了决心非要逼迫着百姓们去往边城,只要肯去边城,给粮食给衣服给盘缠,沿途设立施粥的场所,最大限度的保证百姓们可以活着到达边城。

  可若是不肯走,朝廷一不允许百姓离乡,二不给赈灾粮食,就算是饿死了也不管。

  尽管不能逃离,没有救济,可是百姓们对边城的恐惧依然让他们踟蹰不前,死守在自己的家乡,期盼着朝廷哪一日能够开恩放赈!

  事实证明胳膊拧不过大腿,朝廷下了狠心,百姓们最后已经饿到吃人肉的程度了依然有很多人不肯离乡。

  到最后等的不耐烦的朝廷耐心耗尽,开始派兵暴力驱逐,这些百姓们才拖家带口,哭哭啼啼的辞别故土,心不甘情不愿的前往边城。

  上辈子秦双双跟着秦家人,被士兵们押犯人一样日夜驱赶着赶去了边城。

  到达边城之后,朝廷的所有优抚政策都撤销了,百姓们甚至需要先做一年的建城苦役,才能换来耕种的土地,而那些优抚政策,只有之前自己主动前来边城的人才有。

  刚刚重生的时候,秦双双是不想去边城的,她就想着等到灾年的时候,在所有人都不愿意前往边城的时候提前带着她娘跑路,然后半路找个深山老林的暂时躲起来。

  那会儿秦双双觉得凭借着自己的天生怪力,山林里几乎没有能给她和她娘造成危险的东西。

  而且秦双双还知道,在这一次迁民入边的事后,临近州府会因为蝗灾而出现很多流民,朝廷这次并不会继续迁民入边,那时候她就可以和她娘从山里出来,汇入流民之中,避免被人查官凭路引,到时候她和她娘找个新地方重新开始过自己的人生。

  秦双双想的很好,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到如今秦双双已经无法潇洒的和她娘白氏一起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了。

  她的家人多了大娘子,多了方钟毅,多了方瑶瑶,还有对她多有照顾的村长爷爷,王奶奶,郝大娘,秦圆秦巧儿,秦生,老何大叔,还有很多虽然碎嘴爱八卦,却都曾经给过她吃的穿的的那些村民们!

  这些人秦双双都放不下,她想带着这些人一起走,她清楚的记着,上辈子最后离开的时候,村里很多人都因为身体太差,死在了路上!

  其中就有对她很好的村长爷爷,老何大叔,如今,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看着这些帮助过她的人死!

  “双双,双双!”秦双双回过神,看着在她面前挥手的秦淼,原来刚刚她想的入神,正站在自己家门前发呆,脚下还放着那只送人了很多,还有不下五百斤的大野猪。

  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秦双双问秦淼,“是姐姐啊,喊我什么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