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这个疯子惹不起 > 第55章 严修真!
  第55章严修真!

  “就是你要挑战我?”

  一声冷笑自众人头顶响起,随即一个圆滚滚的胖子如大山似的砸落在了台上。

  并非所有的胖子都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脸,严修真就是满脸横肉,一副黑社会大佬的模样,身上的戾气更是让让人望之心怯。因为他的形象实在与传闻中风度翩翩的宗师大为不同,这让许多少女大为失望。

  “是我。”拓跋文归傲然道,“五年前,我击败了八极宗内所有宗师,三年内我又到处向各大宗师发下战书,至今无一败绩。现在只需击败你,就可让我的武道达到顶峰。”

  严修真扣了扣牙缝,捣鼓出一团不明物体,随即又扔入口中,简直恶心到家。他不屑道:“还真有脸说,武道宗师也有强弱之分,你所挑战的那些不过是一群渣渣,甚至还不如厉害一些的内气高手,就这你还有优越感?”

  拓跋文归稍稍脸红,随即道:“那你不是徒有其名吧?杀了你,便可为我正名!”

  严修真冷笑两声,脸上的横肉更加显得狰狞可怖,“纵然是山神在此老子也不怕,你算什么东西?想死就赶紧,还有几位小妹妹在床上等我呢。”

  他的轻佻让拓跋文归彻底暴怒,当即不再废话,整个人如弹簧般“砰”地飞出,一记轰拳正朝严修真肥胖凶恶的脸上砸去。

  身如弓,拳似箭,拓跋文归的确算得上是八极宗师了。

  严修真依旧松松垮垮地站在台上,看似不动,实则已动。

  同样是一拳,这一拳不仅气势浩大,更有出其不意之巧,场中甚至还能听到拳头撕破空气的刺耳声。

  只是一拳,就让台下不少武者为之变色。

  如果也将武道宗师分为三六九等,那么以严修真的实力显然是位于上流。

  这一拳相碰,先发制人的拓跋文归却连退数十步,而严修真始终稳如磐石,与上台时没什么区别。拓跋文归心中也不仅有些震撼,看来对方能在皇城小店武道场连胜五十场,确实有些真本事。

  不过,他也绝非严修真口中的“徒有其名”之辈。

  拓跋文归面目一凛,前脚挪后,后脚弓起,力始脚尖,行于腰间,贯通手指,再次打出一拳。

  八极拳向来注重刚猛朴实,武道史上曾有记载,八极祖师有“晃肩撞天倒,跺脚震九州”之声势,纵然是在强者如云的中古时期,八极祖师也是一等一的强者,更是至此奠定了后来八极宗在武道界中的地位。

  拓跋文归自然远没有八极祖师那种境界,但牛毛之力亦不可小觑。

  面对这一拳,严修真也只是稍稍收敛轻视,随即双拳藏后,等拓跋文归靠近时,他的拳头忽然没有任何预兆地一上一下砸了过去。

  伏魔拳第三式,卧虎藏龙。

  拓跋文归脸色一变,手臂一震,空中爆发出“咚”地一声巨响,他的拳头明明没有击中严修真,但后者身上却多了一个拳印。

  这就是将八极拳修炼到极致后的“寸劲”!

  拓跋文归自顾自一笑,不准备给严修真换气的机会,发若惊雷,动如绷弓,拳头如雨点般密密麻麻地砸了过去。面对他的忽然变招,严修真依旧从容不迫,一一挡下。

  八极拳拳法威猛,以气促力,刚柔相济,可以说越战越强。而严修真却总能找到空挡,见缝插针,令拓跋文归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如雨点落入大海,瞬间消失无踪。

  宗师之战,的确是一场难得的视觉盛宴。

  “拳脚齐发,手随眼转,拓跋文归在八极拳上的造诣的确已经炉火纯青。只可惜他的对手太强,两人之间的差距根本无法以任何手段来弥补。”凌星晖淡笑着分析。

  “凌大哥是说……”眼镜男道。

  “拓跋文归必败。”凌星晖给出定论。

  果然。

  严修真似乎已对这场“拙劣的游戏”失去了兴趣,忽然间身体内的所有部位都灌满真气,如同一个鼓胀起来的气球,伴以擤气,他一拳轰出,庞大的气机犹如滔天巨浪,直扑而去。

  伏魔拳第八式,一虎不河!

  拓跋文归虽可以抵挡,但面对如此声势浩大的一拳,又如何能抵挡得住。他的双臂瞬间被撕裂,紧随其后的是一股如同疾驰而来的大货车般的恐怖巨力,轰然撞在胸口。

  他身上的劲服怦然爆碎,胸口深深地凹陷下去,体内器官更是直接被挤出体内,眼珠如死鱼眼般高高凸起。如此骇人的景象,令不少人难以消化,当然呕吐起来。

  一代八极宗师就这么惨死在严修真拳下!

  严修真舔了舔嘴角,狞笑道:“第五十一个了,今天还有人上台吗?”此时的他就如同一只凶恶的怪兽,凡是被看上一眼,台下的人无不开始从心底起毛。

  韩安白冷笑道:“喂,你不是狂妄吗?可敢上前挑战严修真。”

  唐晨慵懒地靠在椅子上,淡淡笑道:“他太弱了,还不配我出手。”

  韩安白重重地哼了一声,讥讽道:“怕就是怕了,还在这里说大话,我师父瞎了眼,但我的眼睛可亮的很。”

  秋小白一个头两个大,她眼瞎吗?

  韩安白转身对凌星晖轻声道:“凌大哥,此事虽是峨眉秘事,但以你的身份想必很快就会听到,我早些告诉你也无妨。现今我师父已不是峨眉掌门,你要是喜欢她,就打败台上的人,向旁边那个废物挑战。”

  凌星晖心中一动。

  唐晨的狂妄轻蔑早就让他很是不满,如今再加上韩安白的推波助澜,当即难以按捺。但让他仍是有所犹豫的是,严修真仿佛是深山中的水潭,刚刚被人发现,但究竟有多深,却没人知道。

  “凌大哥是对自己没信心吗?你可是天生龙子,公祖上苍的徒弟啊。”

  凌星晖当然知道韩安白是在故意激将他,但韩安白却说得不错,他是天生龙子,公祖上苍的徒弟,同是宗师岂能怕了别人。今日若不上台,对她日后的武道也必会产生影响,甚至会从此埋下伏笔,难以登上武道之巅。

  忽然,凌星晖长身而起,对台上道:“我来!”

  见到他起身,武道场内再次沸腾起来。

  凌家的少主,天生的龙子龙孙,公祖上苍的徒弟,种种身份傍身,让人相信也只有他才能击败台上那位残忍武道的严修真。

  临走时,凌星晖向唐晨投了一个挑衅性的眼神,冷声道:“你可敢上台?”

  唐晨懒洋洋地道:“如果你赢了,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力量。”

  “让我见识真正的力量?”凌星晖傲然道,“真正的力量就在我手中!”说着,他纵然一跃,轻飘飘地落入场中。

  上台难,下台易?

  既然如此,那我就站在台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