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从艺术家开始 > 第105章 初衷
  在王小二专注阅读文章的时候,业界早已经沸沸扬扬。一张张照片,发布在各个专业的网站、论坛上,业内人士自然看在眼中。

  造型奇怪,又十分夺目的雕塑,自然引发了热议。

  事实上,体育馆的造型,与之前宣传的有区别,这也让业界人士觉得奇怪。毕竟看体育馆的形态,可不是当初宣传的几何造型,而是颇为壮观的飞鸟意象。

  这也算是一种惊喜。

  问题在于,业界人士稍微惊讶之后,也没引发什么波澜。原因很简单,这体育馆毕竟是出自彭拜的手笔。

  在大家印象中,彭拜设计的建筑,就该有这样的景象。

  盛名之下,正常发挥就该有这样的水平。

  达不到水准,才算是新闻。所以大家随便谈论几句,就直接忽略过去。相比之下,他们更关注,白叶的雕塑。

  这雕塑,保密半年啦。尽管一些人,早就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雕塑的具体形态。但是当雕塑树立在体育馆广场之后,也依然让他们惊叹。

  毕竟大型的雕塑,从来不是孤立存在的。它要与周围的环境配合,讲究浑然一体,避免格格不入。毫无疑问,白叶设计的雕塑,办到了这一点。

  “空中之鸟么!”

  揭牌仪式结束了,大部队随着官员离开,但是却也有一些人选择留下来。

  他们或是近看,或是远观,打量着广场中间的巨大雕塑。

  一根羽毛笔似的东西,矗立在他们的眼前。东西通体光滑,充满了弧度。表面不知道是鎏金,还是镀铜,反正金灿灿的,熠熠生辉,璀璨夺目。

  “很捧,不是吗?”

  广场边上,白叶坐在台阶上,望着空中之鸟,脸上带着点笑容。

  “切,自我炫耀。”

  旁边是陈大器,他撇着嘴说着违心话。

  实际上,他也有几分成就感,因为……

  “这雕塑,也有你的功劳。”白叶笑眯眯道:“这段时间来,辛苦你了。”

  “知道就好,少说空话,不如涨工资。”陈大器哼声道,傲骄。

  “涨工资肯定是不会涨工资的。”

  白叶毫不犹豫否决,然后笑着说道:“不过分成的比例,倒是可以提高一些。回头你去找曹象,重新签合同。”

  “资本家。”陈大器抱手道。

  白叶嘿嘿笑着,冷不防有人叫他。

  “白叶……”

  一个中年人走来,他四十岁左右,衣服普通,但是干净整齐。脸上挂着眼镜,发型比较斯文,有几分亲和力。

  只是……

  白叶抬头看了眼,很陌生啊。

  或许是看出白叶的迷惑,那个中年人自我介绍:“你好,我是《美术家》杂志记者,现在方便采访你几句吗?”

  他递上记者证,十分正式。

  “哦。”

  白叶释然,也有些迟疑:“你想采访什么内容?”

  中年人笑了,解释道:“你放心,就是关于雕塑创作的一些思路。我负责的是文艺版块,可不是社会八卦新闻,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乱打听隐私。如果有一些问题,你不想回答,也可以直接拒绝。”

  白叶想了想,点头道:“行,你问吧。”

  中年人闻声,立即掏出了录音笔,微笑道:“雕塑的名称,是空中之鸟吧。关于这个雕塑作品,你为什么要塑造成这个形态,是想借此表达什么艺术情感吗?”

  这个问题,有些高度呀。

  白叶一听,忍不住看了眼中年人。

  他现在可以确定,对方真是专业记者,绝对不是八卦狗仔。

  有了这样的觉悟,白叶也随之端正的了态度,认真考虑了片刻,才小心措辞道:“众所周知,雕塑是‘存在’的艺术……”

  存在两字,他刻意加重了读音,同时注意观察中年人,怕对方听不懂。

  一瞬间,中年人眼睛一亮,打断道:“存在两字,何解?”

  “怎么说呢?”

  白叶沉吟,解释道:“在我看来,不同的艺术,它的基本精神,各不相同。比如说音乐艺术精神,应该是感知。绘画书法艺术精神,就在于变化……”

  “雕塑艺术的精神,肯定是存在。”

  白叶娓娓而谈:“因为雕塑先是存在了,让人看得见,才会展开联想。”

  “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几百年前。在几百年以前,雕塑还属于形象的艺术,不管是什么样形式的作品,都有具体的形体,让人一目了然,不需要思考。”

  “但是到了现代,雕塑的艺术形体,已经不仅只是包涵具象而已,也有抽象的艺术。”

  “这是一种进步,社会发的发展,导致美学的进化。”

  白叶认真讲述:“我把雕塑塑造成这样的形态,并不是为了哗众取宠,也不是想标新立异。主要是想通过作品,探讨雕塑的理性与感性的艺术精神。”

  “怎么说?”中年人的表情,也十分的严肃。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听明白了没有。

  白叶当他明白了,所以继续说道:“以空中之鸟为例,如果事先不知道这件作品的名称,普通人看了,从理性的角度出发,绝对觉得这件雕塑莫名其妙,理解不了它的内涵。”

  “嗯……有道理。”

  中年人想了想,再看了眼雕塑,也随之点头赞同。

  “可是呢,一旦让他们知道,这件作品的名称,结果却截然不同啦。”

  白叶微笑道:“空中之鸟,这个名字,其实就是一种形象的暗示。普通人看了,自然而然产生联想,这就是感性的认知。”

  “很对。”

  中年人深以为然。

  他就是这样,在知道了雕塑的名称之后,再看旁边的金属雕塑,越看越觉得雕塑就像是飞鸟在空中掠过,飘落下来一根羽毛。

  特别是雕塑的尖端,圆润的弧线,就仿佛飞鸟掠过,在空中留下的无形痕迹。

  明明是静态的雕塑,他却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动感。就是这强烈的意象,才促使他堂堂杂志总编,“屈尊纡贵”来亲自采访白叶。

  事实证明,白叶也没有让他失望,很专业的阐述自己的创造理念。

  “雕塑艺术的全部奥妙,无非就是在于形象与形体。”

  白叶解析道:“在我看来,形象就是写实。形体可以写实,也可以抽象。所以对雕塑家来说,形体可谓是创作的目标与终点。”

  “怎么去塑造形体,需要经过长期的训练,付出艰辛的努力。不是普通人想像是中的,随便捏造一个乱七八糟的形象,再取一个似是而非的名字,就可以受到高度评价。”

  “雕塑的艺术,没有那么简单。”

  “或者说,但凡有追求的雕塑家,从来不敢随意糊弄人。一些形体简单明了,结构单调的作品,无不经过反复的推敲,保留最纯粹的精髓。”

  “这个过程,就像是剥开果皮,切除果肉,提取果核。”

  白叶慢声道:“很多人看到了果核,肯定是觉得果核就是果核,没什么意义,不以为然。但是也有一些人,看到了果核,立马展开了联想,脑海中勾勒出果农种树,生根发芽,枝繁叶茂,开花结果,摘果剥皮等一系列行为。”

  “一百多个人之中,只要有一两个人,有了这样的联想,就是一种成功。”

  白叶笑容灿烂:“这就是我创作空中之鸟的初衷。”

  “……明白了。”中年人收起了录音笔,深深看了白叶一眼,仿佛要把他彻底记住一般,然后礼貌告辞而去。

  等他走远了,旁边的陈大器,表情微妙道:“白叶,你真是这么想的吗?”

  “废话。”

  白叶起身,拍手:“当然是……骗他的啦。”

  “哼。”

  陈大器皱眉,格外的不爽,他又浪费感情了。

  白叶回头,轻笑道:“不过有一点却是真的……作品制作出来之后,别人是什么想法,有什么感悟,就与作者无关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