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第一爵婚 > 番22、这样总行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相比起他就十分的淡然,“要么怎么叫它是意外?那边临时出了状况,所以林介还是必须继续关押在南都。”

  宋庭君单手叉腰,闭了闭目,“我当初怎么就接了你这么个烫手山芋?”

  寒愈低笑了一声,是那种幸灾乐祸又爱莫能助的意味,“多大点事,不就是继续稳住沈清水,一个小姑娘,你还解决不了了?”

  “滚吧滚吧。”宋庭君直接挂了电话,在阳台上冷静了会儿,然后才走了回去。

  他在沙发上坐下,慢条斯理的靠回椅背,看向那边的人。

  沈清水也不啰嗦,“那就谈协议吧。”

  宋庭君依旧是那个姿势靠着沙发,没什么动静,更别说起身去拿协议。

  片刻,他才表情淡淡的道:“你现在只能选择陪我过这个生日。”

  她皱起了眉。

  宋庭君起身去餐厅把那个小蛋糕拿了进来,放到茶几上,然后又过去把客厅的大灯关了,光线暗下来,气氛一下子就好了许多。

  沈清水就那么看着他走回来后开始拆蛋糕,自己插上蜡烛,自己把寿星帽拿出来,这才朝她递过来。

  “自己戴不正。”他是那种若无其事的语调和表情。

  就好像在这一分钟之前,他们之间好像一点不愉快都没有。

  “你什么意思?”沈清水终于出声。

  男人几不可闻的挑眉,“还有什么意思,就是要你帮我戴帽子,然后我点蜡烛、许愿,吹蜡烛。”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她终于有点动气。

  左右前后,做了事、想了事的是他,现在当做若无其事的还是他,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呢?

  宋庭君还是保持着把帽子递过去的姿势,倒也点了一下头,“好,有什么想问的你问,协议照旧,没得商量。”

  呵呵。

  她心底一个冷笑,“我就是纳闷,宋少身边那么多女人,为什么忽然就要跟我玩这种游戏?”

  “玩了也就算了,遵守一下约定,给我个起码的尊重不行么?”

  他点头,“行。”

  行?

  “虽然我没什么权力,但是言而无信,唐小姐刚从你床上下来,你也不怕出去遭雷劈?”

  宋庭君终是笑了一下,“唐宋不是从浴室出来的么?你哪个眼睛看到她从我床上下来的?”

  他稍微吸了一口气,放下帽子,道:“想知道我为什么非要绑住你?”

  他自然不能说是跟林介有关。

  只道:“你不是看到了,我跟之间,因为生意场的缘故没办法彻底断了,但我本人不喜欢吃回头草,那不就总得有个人能防止这种情况。”

  “你在身边,我才有拒绝别人的理由。”

  沈清水怎么可能信。

  “你若是需要个理由,认真交个女人不好么?”

  “认真?”他一副听到笑话的表情,“你听过我什么时候对女人认真了?对女人认真于男人是一件衰事,懂?”

  沈清水表情淡淡,“也对,都说宋少被唐小姐伤得太深……”

  宋庭君听到这里,不悦的蹙了一下眉,“不戴也罢。”

  然后插上蜡烛。

  但是很明显,在她说完那句话之后,他的神色确实沉下去了,透着被揭了伤疤的不悦,“你这么想解除,那就吃完蛋糕,我给你签字。”

  “这样总行了?”他点好拉住,随手把打火机扔到一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