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重生浪潮之巅 > 第五八一章 哪壶不开提哪壶
  方永年,方爱国,刘秀英,方辰看着床上可爱的婴儿,时不时的露出欣喜的笑容,完全陷入了添丁添口的喜悦中。

  似乎压根没觉得,因为把方爱军和周翠芳给踢出家门,实际上应该家里应该是少了人才对的事实。

  不过再仔细一想,似乎也没什么毛病,从头到尾,除了方爱国还顾念一点兄弟之情,其他三位估摸早就当方爱军和周翠芳两口不存在了。

  方辰仔细的端详着妹妹,看着这粉嫩嫩,肥嘟嘟的小脸,心中感慨莫名,还是变了。

  现在的妹妹才半岁,而前世的妹妹是去年三月份出生,按说到现在已经马上要一岁了。

  “爸,你觉得这孩子应该叫什么?”方爱国突然问道。

  此话一出,方永年面色一变,狠狠瞪了方爱国一眼,然后没好气说道:“你自己取吧。”

  方爱国一脸的茫然的看着方永年,也不知道这老爷子生的哪门子气。

  见状,方辰忍不住扯了扯嘴角,自己这亲爹也真行,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一个打小就不满意老爷子给他起的名字,非闹着要给自己改名,被打了不知道多少顿,仍旧还死不悔改的人,现在请老爷子给孩子起名,这不是找打吗。

  不过说真的,方辰觉得这名字老爷子还是别起了,虽说是有时代原因吧,但是爱国,爱军,这名字也太随大流了,估计老爷子起名的时候,连想一秒钟都没有。

  相比而言,方爱国同志,作为他们家文化知识水平最高的人,还是比较合适的。

  突然脑中一道念头闪过,方辰有些尴尬的揉了鼻子,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名字,似乎也没什么特点,就跟大街上随便捞一个的名字差不多。

  也顾不得老爷子为什么生气,方爱国脑子飞转,这种起名字,咬文嚼字的事情,对于他这种文人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既然是家里的第三代,那么名字就跟着你起吧。”方爱国指了一下方辰。

  方辰眨巴眨巴眼睛,说实话,他内心是想拒绝的,他现在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名字有些太普通了。

  方爱国自顾自的说道:“按照八卦,说文解字来说,辰,震也,三月,阳气动,雷电振,民农时也,物皆生。”

  此话一出,方辰有点傻眼了,甚至感觉有些脸热,被打脸的感觉。

  刚才还觉得自己这亲爹起他的名字时,是随便起的,谁知道这里面还真有点讲究。

  “震对应的是巽,巽为风,为木,在家庭里有长女的意思。”

  “木,冒也,冒地而生,木始甲拆,万物皆始於微,方冒?”

  此话一出,方爱国自己都楞了一下,一个女孩子叫方冒,怎么听也不妥当。

  方永年又瞪了方爱国一眼,他觉得这名字还不如他起的,方辰和刘秀英则是有些忍俊不禁,这别说女孩子了,简直就不是个人名,反正方冒这名字他是拒绝。

  如果当年,自己这亲爹给他起的是方冒,他长大了也要闹着改名字。

  方爱国赶紧找补了起来,“风,八风,风动虫生,故虫八日而化,东方曰明庶风,东南曰清明风……”

  说到这,方爱国又说不下去了,风这个字,在华夏的古文化中,一般就不是什么好字,通常跟癫狂,嬉戏,放荡,病痛相连。

  要不然中医里面,怎么将病症称之为风寒,中风,痛风,面风病,头风病等等。

  而且风又通讽。

  再说了一个女孩叫方风也不合适啊,方爱国有点急的有些眉头紧皱,抓耳挠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方辰突然开口说道:“也不要拘泥于非要辰字有关,要不然叫方寍吧,寍通宁,有平安,安定的意思,我觉得妹妹,这辈子过的平平淡淡,安安稳稳就行。”

  “寍?”方爱国仔细思考了起来。

  渐渐的,方爱国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

  寍,安也,这应该是对于自己这个侄女最好的寄托了。

  “行,这名字好,那就叫方寍了。”方爱国认真的说道。

  说完,方爱国诧异的看了方辰一眼,然后赞许的说道:“虽说你一直在忙着生意,这学习倒也算是没落下。”

  闻言,方辰心中暗自偷笑笑,这就有点夸错人了,这名字其实也是方爱国给起的,不过当时这是给方爱国亲孙女,也就是他亲闺女起的名字。

  当时也不知道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就各起了一个。

  后来生出来之后,见是个男孩,这名字就弃之不用了。

  方永年咂摸了两下,也没发表意见,算是默认了,不管怎么说,总比什么方冒,方风强。

  再说了,这是他孙子给起的名字,能不好吗。

  孙女的名字已经敲定,方永年便进屋了,虽说最后事情解决的还算圆满,但他着实累了,身体累,心更累。

  看了一眼,欢天喜地的老妈,方辰的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方寍说是老爷子养,但实际上还是要归老爸老妈他们照顾的多。

  毕竟从照顾孩子这层面来说的,老爷子不论年龄体力,甚至从各方面都不如老妈。

  老妈现在才四十岁出头,可以说兼顾精力和经验两者,照顾一个婴儿绝对没问题,而且他常年不在家,方寍能陪着他俩,也算是让他俩的再享受一些这样的天伦之乐。

  念头一动,方辰也跟着进了屋,见老爷子躺在摇椅上,一晃一晃的,他直接站在老爷子的背后,帮其捏捏肩膀,松松筋骨。

  过了许久,方辰有些愧疚的说道:“爷爷,这次辛苦你了。”

  要知道,实际上方爱军还是冲着他来的,只不过是老爷子主动出面帮他挡下了一劫。

  方辰心中着实庆幸许多,今天这事如果让他来处理,绝对没有现在这样皆大欢喜的效果。

  毕竟,这种家务事是最难处理的,他总不能让慧明他们把方爱军给打一顿,撵滚蛋吧。

  “其实,应该是爷爷跟你说对不起才对。”方永年声音有些沉闷,甚至悲痛的说道。

  “啊!”

  方辰呆了一下,不知道老爷子何出此言。

  “你二叔是我儿子,我没把他教育好,让他成了现在这模样,这个错当然是我的,一个做叔叔的竟然惦记自己亲侄子的产业,真不嫌丢人。”方永年忿忿的说道。

  这一下,方辰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十几岁就开始打小东倭鬼子,打反动派,打美国鬼子,从部队转业之后,虽说也没混的怎么样,甚至还蹲了将近十年的牛棚,一辈子退休了,也是个公社书记,但我可以说,这辈子,我方永年活的值了,我方永年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老爷子的声音越发的慷慨激昂起来,双眼中仿佛有道道光芒!

  “可在你爸和你叔的教育上,我是失败的,你爸我管的太严,打的太多,导致一辈子都是这般软弱,不争气的样子,跟扶不起来的阿斗一样!”

  方辰感觉有些尴尬,毕竟那是自己亲爹,子不言父过。

  “等我发现,后悔的时候,你爹已经长成这样子,改不过来了。”

  “而到了你叔出生之后,我就有意的,不像管你爸那时候,管的那么严厉,稍微的放纵一点,可谁知道这一放纵可好,你二叔初中上完就跟着人家屁股后面瞎胡混,成了一个小混混,二流子,到现在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甚至还惦记你的产业!”方永年越说越生气。

  听完老爷子这段自我剖析,方辰更加无话可说,从自己老爹和二叔现在的模样来看,老爷子养育儿子的方法,的确是出了点问题。

  甚至可以说是他们那一代人的通病,刚打下了天下,正忙着积极建设新中国,那有空去管孩子。

  “行了,不说了,这事已经过去了,你二叔那边,你也不要多管他,就让他彻底自生自灭,我只当没他这个儿子。”方永年斩钉截铁的说道。

  方辰轻轻的点了点头,今天二叔的确是太伤老爷子的心了。

  虽然没了方爱军两口,但过年家里整个都处在一个开心祥和的气氛,方寍也不认生,谁抱也不哭,整天笑呵呵的,一点都没有察觉自己已经暂时失去了父母。

  而村里的人们知道方辰来了之后,各种猪肉,鸡蛋,鸡鸭鱼,牛羊等等之类的好东西,跟不要钱一样的往老爷子这送。

  方辰去年实在是帮他们太多太多了,大点的孩子基本上都跑到擎天通信去当学徒工了,每个月一百五十块钱的工资不说,过年还发了三百块钱的奖金,还有一堆的鸡鸭鱼肉。

  方辰知道村里跟城里不一样,不缺什么粮油米面,索性就多发了点钱和肉。

  小孩子们就更不用说了,上学费用不但全部免了,而且还给补助,补助的钱在吃饱饭,买点生活学习用具之后,竟然还能再剩下不少。

  说个不好听的,这哪是上学啊,简直跟上班挣钱差不多。

  他们不是不知道孩子上学,跳出农门的好处,只是没钱,真没钱。

  在他们眼中,方辰说是菩萨再世也不为过。

  正是因为方辰,整个前方村这个年,都过的喜气洋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