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乱世婚宠:少帅,夫人要退婚 > 第83章 喝了合卺酒,我们来做点什么
  “一拜天地!”

  霍西州牵着顾晚站在了喜堂最中央的位置上。

  “一鞠躬,敬苍天,谢苍天有情,佳偶天成!”

  霍西州和顾晚一起拜下去。

  “二鞠躬,敬黄土,谢土地有意,共结连理!”

  霍西州和顾晚又拜下去。

  “三鞠躬,敬天地,谢天地有恩,地久天长!”

  霍西州和顾晚再拜下去。

  “二拜高堂!”

  这时,霍霆和白芷兰理所应当的坐在了父母席的右手边,左边却空置着。

  霍西州看了人群里的江济北和吴香兰一眼,恭恭敬敬的说:“请岳父、岳母上座。”

  江济北和吴香兰顿时有些受宠若惊。

  其实这件事顾晚在顾家的时候就给他们说过,到了霍家他们是要做高堂的。可是他们哪儿敢和霍大帅和大帅夫人坐在一起啊。

  所以他们就没动。

  没想到霍西州还会这么恭恭敬敬的请他们。

  “这……这好像有些不太合适吧,我们只是晚儿的养父母。”

  “晚晚已经说了,养育之恩大于天,以后你们就是她的亲生父母,自然也就是我霍西州的岳父岳母,我们应该感谢你们,当年要不是你们将晚晚抱回去养,或许今日,我霍西州就没有这份福气娶到这么好的妻子了。”霍西州说的很是诚恳。

  “亲家,赶紧上座!”霍霆瞧着江济北和吴香兰也是老实的人,也觉得比顾家那些人好,就开了口。

  白芷兰接着说:“对,亲家快上座。”

  江济北和吴香兰见状,这才有些不自然的坐了高堂的位置。

  喜堂更热闹了。

  礼生高喊:“一鞠躬,谢父母,骨肉恩情,情如瀚海博广无边。”

  “二鞠躬,谢父母,生养之恩,恩重如山贵不可移!”

  “三鞠躬,拜父母,教导+……”

  拜完了高堂,又拜了宾客,就到了夫妻对拜的环节。

  顾晚满怀虔诚的朝着霍西州拜下去,礼生喊了些什么她没听清,她只是在心里无比认真的说:

  一鞠躬,谢你前世救我脱离险境,让我免于凌辱,谢你接我入霍家门,护我半生安稳,可是对不起,是我没能明白你的深藏之意,辜负了你。

  二鞠躬,谢你今生娶我为妻,再予我一世真情,谢你许我承诺,待我温暖宽容,我此一生,唯念你姓名,为你喜悲,任风霜雨雪,矢志不移!

  三鞠躬,盼我能与你携手共进,风雨同舟,念你一生顺遂,盼你余生安稳……也希望和你在一起的人,一直都是我!

  “礼成,送入洞房!”

  顾晚直起了身子,霍西州的手就伸过来,将她的手紧紧的握住:“晚晚,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霍西州的妻。”

  “是!”顾晚说,起了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随便说一句:“那请你……多多关照。”

  “哈哈哈。”隔的近一些的人笑了起来:“少帅,新娘子请你多多关照呢,那你今晚可一定要多多关照一下,早日关照出一个娃娃出来。”

  “老刘,你别说这么直接的话,别把我儿媳妇吓着了。”霍霆瞪了那穿着军装的中年男人一眼,是跟着他一起打江山的兄弟。

  “我老刘说话糙,但是绝对能说中大帅你的心思,让他们小两口多给你生几个带把儿的,你还不高兴。”

  “高兴,高兴,我高兴。”霍霆当然不会怪那老刘,只对霍西州说:“去吧。”

  霍西州就亲自扶着顾晚,一步一步的进了新房。

  从喜堂到霍西州的院子(以后也是顾晚的院子)还是有一段距离,霍西州好几次停下来问顾晚要不要跑,顾晚不想让别人看了笑话,都说不用,可是穿戴着厚重的嫁衣,走到新房,也确实累的够呛。

  但是再累她也觉得值得。

  “少帅,安置好新娘子以后,您得去前头敬酒。”有人提醒。

  “不必了。”霍西州说:“我从不喝酒,父亲母亲也是知道的,你去告诉他们,想要孙子,就别来打扰我!”

  “张副官!”

  “在!”张准在外面声音洪亮的应了声。

  霍西州:“带二十个人,守在院子的外面,一只苍蝇也不要给我放进来!”

  “啊?”

  霍西州:“重复命令。”

  “是!少帅,带二十个人,守在院子的外面,一只苍蝇都不让进院子,属下领命!”张准的声音更加的响亮。

  霍西州的视线又落到了屋子里的喜娘身上:“你们也出去吧,盖头我自己会掀,合卺酒我自己也知道怎么喝。”

  “少帅,这……这不合规矩。”喜娘犹犹豫豫的,这入了洞房就不出去了的新郎她还是第一次见呢,再说这外面的天还是亮着,少帅不会是想现在就和新娘子……圆了房吧?

  这岂不是……

  天啊,传说中不近女色……还有特殊偏好的少帅霍西州竟然这么迫不及待的就想和自己的新娘子……咳咳,会不会太生猛了一些?

  就在喜娘各种猜测的时候,霍西州有些不耐烦了:“还不走?”

  “是!少帅!我……我我这就走!”

  “恭祝少帅和少帅夫人恩恩爱爱,早生贵子!”

  喜娘扯开了脸上的笑说了句吉祥词儿。

  霍西州给了她一份喜钱,她高高兴兴的带着丫头一起离开了。

  屋子里很快就只剩下顾晚和霍西州了。

  顾晚却在这个时候,一下就紧张了起来。

  “西……西洲,你果真不出去敬酒吗?”她问。

  上一世的记忆告诉她,霍西州是喝酒的,而且喝的一点都不少,有很多次都是喝醉了到她的房里来,借着酒劲儿将她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怎么到了这一世,竟然就不喝酒了?

  还是,上一世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是不喝酒的,后来听到一些有关于她和孟书衡不好的传闻,才开始喝酒的?

  可其实,她并没有真的背叛过他,情感上是偏向了孟书衡,但与孟书衡之间也绝无亲密的行为,就连牵手拥抱都没有的……就只是傻傻的被孟书衡、顾雨婷和孟云惜利用,帮助孟书衡步步高升……

  “我从不喝酒,只喝白开水,这样能随时保持清醒,”霍西州拿着掀盖头的喜秤走到顾晚的面前站定:“但是今晚这杯合卺酒,我是一定会喝的。”

  喜秤的一头放在了盖头下,顾晚的脸色瞬间变得绯红,心跳也变得飞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