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大撞阴阳路 > 104.锁龙台02
  《佛系大仙女》与《大农场主》  晚上,一抹月光通过窗帘的缝隙,溜进卧室。卧室大床上睡着两个女孩子,窗帘无风自动,一晃一晃,诡谲不已。

  葛青猛地睁开眼,看向窗户。发现窗帘被风吹动,先是觉得风大,之后浑身僵住。她记得很清楚,睡前已经关紧门窗。所以现在窗帘怎么会动?

  还是说什么东西打开了窗户?

  葛青吞了吞口水,不敢动。死死盯着前面吹动的窗帘,那里出现一个影子,黑漆漆,面朝着她,盯着她。

  眨眨眼,缓解瞪太久的酸涩感。葛青动了动身体,猛地掀开被子打开床头灯。灯光照亮整个卧室,舞动的窗帘突然静止不动,黑影也消失不见。

  葛青不敢放松,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转身就想叫马琪琪一起到毛小莉卧室去睡。

  但她刚动了一下,全身僵硬。

  有东西靠近她的脖子,触感粗粝。她缓缓低头看手机,黑色的屏幕上倒映出脖子和背后的情景。她的脖子上套了一根麻绳,像有生命一般缩紧。

  背后贴着她的东西是马琪琪。

  马琪琪眼球上翻,眼睛里全是眼白。嘴巴大张到扭曲的地步,红色的舌头垂到脖子处。她脖子上的青紫勒痕深深凹陷进去,几乎勒断颈骨。

  葛青看了一眼,吓得盖住手机,假装什么都没发现。“琪琪,不如我们去找毛小莉一起睡吧。”

  “我不认识她,不想跟她睡。”

  葛青深吸口气,猛然将手机砸向马琪琪的脸,两手抓住脖子上的麻绳,向下委身,挣脱开麻绳朝着卧室门口边跑边喊:“救命啊!!”

  匆忙向前跑,却撞到了什么东西。葛青整个人向后弹,抬头看,眼前是一双腿。马琪琪被吊在半空,形容狰狞恐怖的盯着她。

  一根麻绳出现在葛青面前,葛青本来挣扎的动作慢慢停止。眼前的麻绳好像有着难以抵抗的吸引力,葛青被迷惑,逐渐将自己的脖子套了进去。

  麻绳陡然缩紧,葛青也清醒过来。正挣扎间,卧室门被踢开,两个身影跳进来。陈阳摘下腕间红线,朝吊在半空的马琪琪鞭打过去。

  伴随一道惨叫,一个红色鬼影被从马琪琪身体里鞭打出来。苍白脸色、狰狞面孔,舌头长至胸前,颈骨断裂,周身红光,可知这是一只沾过人命的吊死鬼,已成厉鬼。

  陈阳接住马琪琪,将她放倒在床上后将吊死鬼的麻绳从葛青脖子上拿下来。至于厉鬼则由寇宣灵负责。

  “……如臣所上,佐臣讨伐,立时消灭,如玄都鬼律,急急如律令。”寇宣灵左手掐手决,右手拎六面古铜制正方体,形如骰子的法器,将吊死鬼收进法器里。

  陈阳将马琪琪交给葛青,葛青忍不住伸手去探马琪琪的鼻息。

  “放心。鬼上身而已。”

  葛青松了口气的同时,心又被这句话吊到嗓子眼:“我刚刚在窗帘下看到一个黑影,就是那东西上了琪琪的身?”

  “不是。她在白天的时候就被附身了。”

  “什么?”

  “寡言少语,躲躲藏藏,脚后跟踮起,鬼上身。”

  葛青搓了搓胳膊:“不是吧。我以为琪琪只是被吓到才——”

  一想到她陪了鬼上身后的马琪琪几乎一整天,还跟她睡同一张床好几个小时,她就忍不住后怕。

  “你们怎么不告诉我?”

  陈阳:“马琪琪是被吊死鬼附身,怨气、阴气很重,加上受到不小惊吓,魂魄不稳。须趁吊死鬼不备,鞭打出马琪琪身体,才能保证马琪琪魂魄不会同时被打散。”

  马琪琪身体虚弱,陈阳的红线本来就能直接鞭打魂魄。一不小心,直接把马琪琪的魂魄打散一个,都能导致马琪琪出现问题。

  “那琪琪会出现什么后遗症吗?”

  “不会。事情解决后去看医生,养养身体,多晒太阳。”

  葛青道了声谢,便专心照顾马琪琪。

  陈阳好奇的看着寇宣灵手里的骰子,古铜制,六面刻有经文。他问道:“上面刻了什么?”

  “《女青鬼律》。”

  《女青鬼律》为正一经典戒律,记载万鬼姓名吉凶,由太上老君敕张天师,制伏万鬼。原本是太上老君不忍心见民间厉鬼邪祟作乱,赐予张天师女青鬼律制伏万鬼。

  “为什么用骰子装鬼?”陈阳记得以前天师都用酒坛子抓鬼,怎么现在流行用骰子了?

  “方便。”寇宣灵一边抛着骰子一边说道:“以前的酒坛太大又很笨重,而且脆弱不保险。虽然鬼在里面破坏不了酒坛子,可要是一不小心砸地上,或者一块石头砸上去。酒坛子一碎,千辛万苦抓来的厉鬼就跑了。而且酒坛子太笨重,不可能随身携带。”

  陈阳点头赞同。酒坛子抓鬼确实有诸多不便,但用酒坛子抓鬼是为了渡化厉鬼。实在无法渡化,就只能炼化成为上好的抓鬼材料。

  “现在不用天师渡化,”寇宣灵摆摆手:“大福跟阳间合作,抓到为祸阳间的厉鬼,直接请鬼差带走就行。”

  陈阳赞叹:“真是高效率。”

  果然是合作共赢的未来,就连地府也不例外。

  这时,毛小莉匆忙赶过来,咋咋呼呼的却在到门口的时候猛然噤声。良久,陈阳两人才听到她蚊子般的声音:“度局好。”

  陈阳忍不住笑了下,走出卧室。

  寇宣灵颇为惊讶:“局长一直在外面?”

  “嗯。他跟着我出来。我说要自己解决,他就没出手。”

  实则度朔根本没有要出手的意思,只他毕竟是局长。什么事不干却能赚到功德,多少会惹来同事不好。陈阳便含糊的说几句,把度朔不出手的原因揽到自己身上。

  谁料寇宣灵颇为讶异的看了眼陈阳,令后者莫名,以为自己的谎言被戳穿。

  难道度朔浑水摸鱼、尸位素餐的行径早已人尽皆知?

  陈阳不知道的是当度朔接下这次的单子,引来总局多少人争相观望。以为是一起引动国家龙脉动荡的大案件,寇宣灵也这么以为,被钦点过来处理案件的时候,豪情万丈。

  直到他发现,这就只是一起虽然复杂严重但连二星级别的单子都够不上的案件。

  因此,在他看来,度朔不出手才正常。

  陈阳沉默,决定回去关上房门后好好教育一下度朔。至少努力点,别偷懒偷得太明显。

  出门口,陈阳对毛小莉说:“小莉,你今晚就留在卧室里陪葛青和马琪琪。”

  “没问题。”毛小莉风一样的刮进卧室里,她正愁找不到借口远离度朔。

  度朔扫视了眼陈阳,发现没受伤便朝寇宣灵说道:“明早上我和陈阳去鬼宅,方文雯交给你。”

  “好。”

  寇宣灵应了声,然后看到循着声音过来的冯远和韦昌平,像是想起来什么赶紧跑到自己的卧室。

  冯远两人见状,脸色难看又痛苦。

  陈阳:“你们怎么……又失眠?”

  眼下青黑、神色疲惫,脚步虚浮。明显睡眠不足。

  冯远叹口气,一脸一言难尽:“陈大师,您不懂。寇天师……太虔诚。”

  陈阳点头,度朔说过寇宣灵每日三拜祖师爷。

  韦昌平神色痛苦:“半夜睁开眼,看到他点香拜祖师爷。”

  冯远:“沐浴焚香,念诵经文,然后焚烧。凌晨三点到五点,然后起床练剑。”

  他们好痛苦,都是一群夜猫子。捧着手机在被窝里不玩到两三点绝不停,刚闭上眼睛,寇宣灵就起床念诵经文。

  真的撑不住。

  陈阳满脸敬佩:“寇天师勤学苦练,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升授五雷箓。”

  言语之间,颇为敬佩。

  冯远两人崩溃。

  “你们可以早睡。”

  度朔突然揽着陈阳肩膀,说道:“回去睡觉。”

  陈阳乖乖的:“我回房了,你们可以不跟寇天师一个房间的。遇见鬼,喊救命就行。”

  说完,就被度朔揽回房。

  冯远和韦昌平互相对视一眼,说道:“度大师跟陈大师关系真好。”

  “睡过的交情吧。”韦昌平心不在焉的说道:“你说我们要不要跟葛青商量,让我们进去打个地铺?”

  冯远沉默,然后去敲门。

  他们来晚几步,不清楚刚才发生什么事。一问清,两人齐齐打了个冷颤。

  葛青问:“你们还有什么事?”

  冯远摇头:“没,没事。”

  葛青甩上门。

  冯远:“仔细想想,祖师爷在身边,感觉格外安心。”

  “那回去吧?”

  “嗯。”

  陈阳迟疑了瞬:“也不是没有能力化解。”

  “陈哥有办法?”

  陈阳看了眼毛小莉,又见寇宣灵也有意想知道,他便说道:“赤脉贯瞳是横祸,并非她的命数如此。只要避过横祸,自然能化险为夷。”

  “何天娜是横祸?她是遇到什么横祸了?”

  “无非是无妄之灾。”

  无妄之灾,不测、意外的灾难。鬼神都无法提前预测,也许青天白日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偏有花瓶从天而降砸死人。这就叫无妄之灾。

  假如这无妄之灾是人为算计,掺杂进鬼神,便叫横祸。

  有些鬼缠上人,想要找替身,就会让被缠上的人遭遇各种横祸。幸运的就化解了横祸,不幸就会死。遇横祸者,十有八九活不长,所以才会断言命不久矣。

  陈阳说道:“与其担心别人,不如担心你自己什么时候能升授盟威箓。”

  毛小莉惨叫一声,直接把脑袋磕在车窗上装死。

  陈阳摇摇头,不说她了。转而悄声问度朔:“晚上回家吗?”

  度朔:“回。等会不跟你一道回去,我还得走一趟酆都。”

  “那行。我回去等你,今晚吃些什么?我回去的时候买些菜做好了等你,对了,回去的时候把脸变回去。我可不想吓坏其他人。”

  陈阳还不想让分局里的人都知道他对象就是总局局长度北,那样太引人注目。至少等到他稳定下来,确实有能力胜任分局局长,再宣布两人之间的关系。

  “依你。”

  度朔对此无所谓。反正回去用的是他真正的脸,真正的名字,至于总局局长的身份也不过是个名头,倒是不重要。

  陈阳抿唇笑,抓起度朔的大手一根根放在手心玩。度朔的手比他的大上一圈,十指修长有力,指腹间长了些薄茧,应当是经常执笔的缘故。

  听闻他在阴间是个文官,虽也办些抓鬼的活计,更多时候是批改登记文册。第一次见面,是两人定亲的头晚,只有一盏供灯亮着,陈阳只能看到度朔的半边身体,另外半边藏在黑暗里。

  脸看不清,但能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他注意到度朔的左手大拇指上戴了个玉扳指,像古代的王公贵族。

  结亲后,头一年还能见到他手上戴着玉扳指,后来再没见他戴过。陈阳开始还疑惑度朔生前是不是哪个没落王朝的富家公子,可惜度朔从不谈及生前事。

  “你以前手上戴的扳指呢?”

  度朔闻言,瞥了眼陈阳颈间的红绳子。“你想要?”

  “不是。我以前见你戴过,挺好看。怎么后来不戴了?”

  “还戴着。”

  “嗯?”陈阳满眼疑惑,歪着头的样子格外乖巧。

  度朔忍不住捏住陈阳的脖子,没太放肆,很快改捏成摸。他把左手无名指露出来给陈阳看,说道:“切成两块,当聘礼了。”

  度朔无名指一直戴着枚硕大的玉戒指,是两人的结婚戒指。陈阳那枚套了跟红绳挂在脖子上,一直藏在衣服底下。

  “原来是同一块。”

  陈阳有些诧异,也有些不出所料。他本是想过把戒指拿出来戴手指上,只是现在的工作跟鬼神打交道,容易磕碰坏戒指。

  度朔笑了声,借着角度问题凑近陈阳,碰了碰他的耳朵尖,轻轻咬了口。陈阳微瞪瞳孔,怕被前面两人发现。幸好毛小莉正懊恼着,寇宣灵看见了大抵也会以为两人在说悄悄话。

  车子开到深春社区停下,陈阳和毛小莉下车跟两人道别后便目送他们离开。等车子开到看不见的时候,两人才转身走,走了几步,陈阳手机发出信息提示音。

  拿出来一看,发现是银行账户打钱的信息。整整四百万,已经入账。自从陈阳成为局长,马山峰就给了陈阳一个个人账户。一旦完成单子,钱就会自动打入他的账户中。与此同时,毛小莉的账户到款信息也到了,当即大呼起来:“我的法器有了!”

  陈阳也眯起眼,给度朔攒功德的第一笔经费有了。

  路过小区菜市场的时候,陈阳进去买菜。毛小莉虽不明所以,还是跟着他进去,出来时,两人手里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

  毛小莉:“陈哥,你要做菜吗?”

  “嗯。”

  “陈哥,你会做菜?!”毛小莉看起来惊讶不已。

  陈阳点头,又说道:“今天我对象也会过来,正好介绍给你们认识。”

  “嫂子要过来?”

  嫂子?

  陈阳微微眯眼,却没有要解释说明的意思。反而心里有点期待,度朔被人喊嫂子的反应。

  两人提着菜到分局,马山峰还没下班。分局里灯火通明,透着温馨。见到他们回来,便招呼他们过去喝茶,此时电视机正播放完广告,开始放起电视剧。

  正是何天娜饰演然后大火的那部古装剧。

  马山峰看到两人手里的菜,便打趣:“小莉终于想要学做菜了吗?”

  毛小莉不客气的坐下,端起泡好的茶大喝一口,摇头晃脑的说道:“做菜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陈阳拒绝喝茶的邀请,剥了颗糖放进嘴里,然后说道:“我去做饭。”

  闻言,马山峰眼睛亮了一下,决定留下来吃晚饭。又听毛小莉说陈阳的对象今晚要过来,更坚定留下来的决心。

  “对了,”马山峰抿了口茶,说道:“求道回来了。”

  “他把那起三星单子解决了?”

  马山峰摇摇头,又比了个手势:“回来睡了两天,今天一整天都在玩游戏。”

  毛小莉愣了一下:“这起单子很难?”

  “难。”

  陈阳还没走,闻言疑惑的看向毛小莉。毛小莉解释:“张求道,就是分局的第四个成员。之前接了桩三星单子,现在回来了。一般遇到很难的单子,他都会累得睡上几天,然后再打整天的游戏放松自己。”

  陈阳点头,表示理解。然后跟着毛小莉一起看向马山峰,他似乎知道些什么。可惜马山峰就着茶杯喝了一口又一口,就是没有要解答的意思。

  毛小莉急性子:“马上风,你倒是别卖关子!快点说。”

  马山峰瞟她一眼,慢吞吞说道:“这次,折损了个龙虎门弟子。”

  “啊!”毛小莉惊呼,竟然是死了人这么严重。

  马山峰叹口气:“也是对方骄傲自满,疏忽了。没发现这不是一起三星单子,而是五星。”

  毛小莉‘琤’地一声站起,脸上的惊讶几乎化成实质,甚至隐含恐惧:“道教协会没管这件事?”

  “现在管了。”

  “死了人才管。”毛小莉拧眉,极为不悦:“南粤那边的道教和办事处,效率也太差了。竟然能把五星的单子跟三星的单子混合不清就往APP上发布,这要不是张求道幸运实力够,那不是直接折损在南粤了?”

  张求道之前接的单子就在南粤,南粤无人村。

  陈阳静静的听着,大抵能懂毛小莉为何这么愤怒。他自己看过大福APP的单子,基本上一星到三星的单子居多,三星的单子已经让人心生警惕。至于四星、五星,张求道一个四品天师是绝不会去碰的。

  哪怕是寇宣灵都不敢轻易接下四星单子,何况是五星。

  五星的单子,张求道一行人竟只折损了一人,已算极为幸运。其中还要说明同去队伍中恰有天机阁弟子,在进入无人村时有强烈的不详预感,于是给此行卜卦,连续几次,有去无回的卦象。

  几人心生警惕,才能及时撤退。可也只到无人村门口,却已然折损一人。

  一般来说,单子发布到APP上都会由道教协会或办事处查明确定等级,只会往高了说绝不会往低说。如同韩家山那次,本该是二星单子,却往高了说。

  这倒是无所谓,只绝不能往低了说。因为会让品阶低的天师误接,掉以轻心进而送了命。如同张求道这次接的单子,本该是难度最高的五星单子,却标成三星。

  南粤那边的道教协会和办事处必须给出说法。

  陈阳垂眸,心里的轻松全然消失,剩下一抹凝重。

  天师,与鬼为伍,与鬼为敌,大多不得善终。说不定哪个时候就死了,本就是高利润高风险的职业。

  他起身:“我去做饭。”

  幸好,就算是死了,也还是能跟度朔在一起。这么说着,心里反而安定,无所畏惧。

  “没了?”

  “真没了。我又没那么多好奇心,再加上当时是深夜,我也很困的。再说了,恐怖电影里,只要跟上去保准死得透心凉。我又不傻。”葛青抱着胳膊,翻了个白眼。

  “没跟上去是对的。”陈阳点点头。

  葛青立刻朝他笑:“阳哥懂我。”

  “好好叫人,别乱叫。”毛小莉冲着葛青说道:“我都没叫那么亲密。”

  “咱俩没可比性。”葛青撩了下头发:“我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对吧,阳哥。”

  “葛小姐还是叫我名字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