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黑道特种兵 > 第1520章 一通白忙
  唐峰一倒下,胖头鱼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他喃喃的道:“老大,您可别怪我啊,我这儿也都是被得。我欠了他们一赌债,是他们让我这儿么干的,您可千万别怪我啊!”

  “我也,我也不想这儿么做,可是,他们掌握着我的生死,捏着我的小命呢!我,我也是不得不这儿么做啊!”说着,胖头鱼对着车子砰砰的磕起头来。

  “胖头鱼,你干什么呢”那几个年轻人大概是从窗户中看见了这儿里的情形,急忙跑了出来。

  胖头鱼急忙爬起身来,抹了一把眼道:“我已经将目标放倒了,现在咱们就赶紧将人送给田老大吧?”

  “胖头鱼,你小子还没说这儿人是谁呢!我们跟了你一路,见你小子也给他当司机,他到底什么身份啊,竟然能够使唤的动你!”其中一个看似是头目的年轻人轻笑着道。

  “管他呢!让我先将这儿小子给废了再说”

  “别动!”胖头鱼急忙挡在车前面,沉声道:“你刚才说什么?你们不知道他的身份?”

  “怎么个意思啊,胖头鱼?他是会吃人啊还是会咬人?老子怎么就动不得了?”其中一个小弟皱着眉头道。

  “胖头鱼,你这儿话什么意思?这儿人到底什么来头?”领头的那个年轻人看了一眼胖头鱼,沉声道。

  “没,没什么来头,我就是见你们一路上跟着我,我还以为你们让我帮着将人给你擒下的呢!你,你们没事儿跟着我干什么?”胖头鱼眉头一皱,沉声道。

  “我们的人看见你小子在南环的加油站加油,并且给人开车,就两个人,我们这儿不是琢磨着有什么重要的人物嘛!刚好他落了单,又有你这儿个内应,没准能落下一个天大的功劳呢!再说,我们几个成天在那里呆着也闲着没事儿啊,这儿次就当作是赶趟放松来了!”年轻人领头的笑眯眯的看着胖头鱼道。

  胖头鱼听了他的话,在看看车中躺着的唐峰,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大嘴巴子。这儿真是作孽啊,他们跟的这儿么紧,竟然是个误会?这儿,这儿岂不是自己把老大给害了吗?

  “胖头鱼,这儿里面到底是谁啊?”其中一个年轻人冷冷的望着他道。

  胖头鱼张了张嘴儿:“是,是,是鬼面哥”

  “啊?”几个年轻人闻言下意识的退了一步,随即又想起胖头鱼现在既然敢跟他们说话,那肯定是已经控制了局面,所以又一脸尴尬的走了回来。

  “你是说这儿车中的是鬼面?”当头的年轻人狐疑的挑了下眉头,他的手面上有着一道蜈蚣似得伤疤,那还是在洪帮进攻华兴社的战斗中留下的。算起来,他也算是洪帮的老人了。深知鬼面谨慎的性格,现在他可不相信这儿么轻易被放倒的人,会是大名鼎鼎的鬼面。

  “不,不是,我是说,他是鬼面哥身边的刀,刀锋,这儿一次回社团是为了社团事物的例,例行汇报!”胖头鱼快速的转动着脑筋,脑门上的冷汗涔涔而下。

  刚才,他一直以为对方已经发现了唐峰的身份,在不做必死的情况下,这儿才狠下心来为了自己的小命博上一把,哪儿曾想竟然是一场误会,若是因此搭送了老大性命的话,那这儿天下之大,还有他的容身之处吗?

  胖头鱼心中暗自责骂自己,怎么就一时头脑发热,紧张的将老大给放倒了呢?现在好,老大是不能发现他跟这儿些人之间的联系了,可回头要是老大出了事儿,自己却活的好好的,那鬼面哥,右手哥,刺刀哥他们知道了,还不满天下的追杀自己啊?

  想着自己日后就要活在社团的追杀中,胖头鱼不禁脸色苍白,摇摇欲坠。可是眼下药倒了老大也不好解释,看来自己只能跑路了,只要老大的性命没事,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想到这儿,胖头鱼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的念头,不过眼下嘛,当然还是以哄骗眼前的这儿几个人为主,若是被他们发现了什么破绽的话,那就不好办了。

  “胖头鱼,你小子怎么说话大喘气呢?不就是刀刀锋?”刚才叫嚷着要先废了唐峰的年轻人,忍不住再次后退一步,其他的人也都流露出紧张的神色,紧紧的盯着车内,就仿佛在害怕刀锋会突然啊醒过来一般。

  他们早就听闻在华兴社中,有一支神秘的力量,被称为死神的刀锋,他们一个个的身手了得,比起他们的堂主什么的都不遑多让。上一次进攻华兴社的时候,最后出现的那支神秘的力量,据说便是死神的刀锋。

  不仅让他们的副帮助霸刀陈志南命丧在了唐峰的别墅前,还使得他们围攻唐峰的计划彻底的搁浅!覆灭了鬼组数百人,可是自身却毫发无损,死神刀锋的实力可见一般!

  所以,在得知胖头鱼药倒的是刀锋之后,这儿几个年轻人顿时紧张起来。只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车中的唐峰嘴角突然勾了一下,闪过一抹浅笑。

  “胖头鱼,鬼面突然派刀锋回去干什么?”领头的年轻人皱眉道。

  “例行汇报啊,不是已经说了嘛?”胖头鱼到这儿个时候已经镇定下来了,他淡淡的道:“我见你们一直跟在我后面,还以为他比较重要,你们奉命拿他呢,所以我心中有些奇怪,刀锋一般都是只知道奉命杀人的主儿,哪儿知道些什么?”

  “那可不一定,他至少知道刀锋的成员有多少,训练方法是怎么样的!还有,华兴社的具体实力,他们想来也知道不少!”领头的年轻人沉声道:“这儿样吧,这儿个人我们就弄走了!”

  “不,不太好吧?”胖头鱼向后退了一步,若是死神落入他们的手中,那以后他胖头鱼最幸福的出路便是直接抹脖子自杀了:“只是一名刀锋而已,有我在,你们还怕弄不到消息吗?若是你们带走了他,我怎么跟社团解释?”

  “就算我们留下他,那你打算怎么解释?”领头的年轻人不动声色的抚摸着自己手上的伤疤,淡淡的道。

  “我,我可以说,我也喝了那种药水,被人给药倒了。”胖头鱼沉声道。

  领头的年轻人笑了:“既然如此,那你完全可以这儿样说,这儿个刀锋的身份一看就比你小子重要的多,我们抬走他,留下你也是在情理之中!你们两个,将人拉下来!”

  “等一下!”胖头鱼急忙张开两手,连声道:“蜈蚣,蜈蚣哥,算我叫你一声哥行不?咱们抛开彼此的身份不谈,我好歹还是你的表哥吧?你总不能看着我从此成为被社团调查的对象吧?再说了,若是我被调查,咱们接触的事儿就能一清二楚,你们岂不少了一个重要的情报人员嘛?”

  原来这儿个手上带刀疤的年轻人,竟是胖头鱼的表弟,若非两人是亲戚的关系,胖头鱼也不会中招被他的这儿个表弟拉下水。不过,胖头鱼虽然是社团的元老,可是知道的事情却不多,还都是大路边上的。

  用他表弟的话说,胖头鱼这儿家伙实在是太不上进了。

  “什么重要的情报人员?你说说你,从我们几个搭上你的线到现在,都过去多长时间了?你什么时候提供过重要的情报?害的我们几个也跟着你坐蜡!”胖头鱼的表弟,那个带头的年轻人不满的撇了撇嘴儿,沉声道:“不过,你说的也有那么一点儿道理,我们带走了这儿个刀锋,你以后的日子是不太好过了。”

  “不如这儿样,我的胖头鱼表哥,你就跟着我一起干得了!将这儿个刀锋送回去,那我少说也得捞个小队长当当,没准还能直接当个大队长呢!若是这儿家伙再吐露几条重要的消息,我没准能够连升五级,直接成为老大面前的红人,到时候,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其他的几个年轻人闻言眼睛全毒亮了起来,现在他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蜈蚣升官,他们几个人少说也得发财不是?

  “不,不行!”胖头鱼一听,一对鱼眼顿时瞪了出来,还升官发财?我看是去阎王爷送死还差不多:“表弟,我现在还没有跳槽,跳槽的打算!你这儿回就放过我得了,要是我们在预定的时间内到不了S省,那鬼面哥肯定会打电话过来的,到时候没准整个N省都要戒严,你们就算是劫走了人,那也回不去呀!”

  几个年轻人对视一眼,半晌蜈蚣才道:“可是,照你这儿么说,我们这儿一通忙活,就算是白忙了?”

  “怎么能让你们白忙呢?刚才你们不是点菜了吗?算我请客好了!”车门忽然推开,唐峰慢慢的走了出来,淡淡的道。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