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门扉之后的象帝
  山野谷道,仙祖的眸子眯起,而神祖的身前,一道神影散去,化为灰烬,里面熊熊燃烧的,已经彻底消失了光芒的,是属于叶缘的魂魄。

  但原本应该是彻底把他的魂魄燃烧殆尽的,这种火苗不可离体,岁月之力会把他的意识拖入久远的过去,可如今,这些火苗散去了。

  后者所遭受到的损伤,除了最开始受到的伤害外,在这次突然发生的熄火事件当中,却没有再受到半点多余的损伤。

  神祖的头微微低下,叹了一声:“我试图把他拉入我们这一边,但这个孩子却不喜欢这样,我错了吗?”

  仙祖的眉头紧紧皱着,这一次却出乎意料的没有说话。

  神祖摇了摇头:“也难怪,你能对世间任何人出手,你对世间任何人都不假以颜色,唯独太乙,你不能对他出手,亦不能施暗计去治理他,因为他对你有恩,有大恩。”

  仙祖的神色冰冷且愤怒:“虽然当年就知道他会成为天尊,那一世闪耀的未来中,就属他和荡剑的最辉煌,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的未来我居然还没有全部看透,上一次他让东君功成,我就和你说了,我只看到他的一角未来,剩下的,可能已经超出了我观测的范围。”

  神祖:“啊,我记得,你说他的法力超越了我们,这意味着权柄也都归属于他,世间只有一个人的权柄超过了我们。”

  仙祖:“早死了,说什么胡话。”

  神祖说的自然就是无名之君,但仙祖很不客气的指出,那个家伙早就化为灰灰了,除了给世间放了一些谜题以及八十一化之外,他基本上没有太多的遗产留下。

  也如神祖所言,其他人疯狂蹦跶,仙祖可能会想办法弄他们,虽然无法降临世间,但是大方向上,谁又知道,会不会再出现一个证五无的人呢?

  无极一现,罗天聚起,此时仙祖就可重临世间,而老君和左祖的那种鸡毛手段,也不会再对仙祖起效果了。

  毕竟是吃一堑长一智。

  “早知道就不走这半步了。”

  仙祖此时真的觉得麻烦,他抓着自己的白色头发,弄得和鸡窝一样难看,少年的脸紧紧绷着,他对谁都能发火,唯独对太乙不行,甚至连搞他都办不到,这必须要神祖出面。

  这让脾气不好的仙祖感到烦躁与痛苦,毕竟他一直以来都秉承着谁敢搞我我就搞谁的原则,可现在太乙跳起来喊着我来搞你,仙祖却被堵的不能说话,这不是要仙命吗?

  承了半步之恩,如今却让自己心意不通顺,差点气死。

  “早知道我当时就不听他讲话,一个蝼蚁而已!你看,我不听他讲话,老君上次也就被我打死了,还能封住我一刻时间?就凭他这个耍猴的和那个变戏法的?”

  “太极天尊我都敢拎起来打,何况他这个小老头,还想骑在我头上拉屎拉尿?我看是反了他了!”

  仙祖不住的嘀咕,眉头紧锁,而神祖的目光巡视天宇,窥视着重重罗天,八方世界,乃至大罗天诸宫,以及鸿荒节点。

  “诸天尊想送走我们,里面不少人带着别样心思,但他们自己内部也是一盘散沙,又何谈与我们对垒呢?”

  仙祖看向他:“你知道太乙用了什么手段吗?”

  神祖的眼中流淌无尽岁月,然而关乎于太乙的,却十分模糊,有一部分甚至彻底消失不见了。

  这是可怕的,在掌管岁月之祖的面前,居然有人敢抹去岁月的痕迹?

  上一次送出去昆仑,被太乙截掉了自己的布置,那时候还没有过多思考,但这一次太乙又用了同样的手段,并且是随手就施出,这让神祖有些意外,并且心中生出了计较。

  他捏起手印,第一次,也是世间从不会有人看到过的手势。

  他在起法!

  最古老与原始的经文,仅仅是三两句话,但却诠释了这个世间流淌的一切奥秘。

  模糊开始变得清晰,被抹除消灭的影像也逐渐重新回到原本,但就在神祖几乎要看清楚前因后果的时候,一道金光突兀而至!

  光明大放!

  金色的雷电与柔和的明光混杂,神祖看到太乙蹲下去,他的背影似乎抬起了一具尸体,而后,前面的光芒彻底把这一切淹没,直至最后,太乙的身影消失难寻,而光芒骤然熄灭!

  那天地为门,当中开一道缝隙,一张黑暗的脸孔紧紧贴在大门上,用一只充斥着血丝的眼睛,不断的张望着外面的“世间”。

  神祖眼中的岁月消失了,他的神情没有惊讶,显得很平静。

  “我的猜测果然没有错,能够遏制岁月光阴之力,甚至追溯源头消灭,唯有来自旧乡的光。”

  仙祖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可置信:“他找到了旧乡?那是连那些天尊们都难以见到的!”

  神祖却是失笑:“有什么难以见到的,有些人掌握了方法就行,旧乡也不是强大就能当做敲门砖的,以前也有很多人走过去,见到那扇门,他们之中最弱小的甚至只有人仙。”

  仙祖:“玄古时代的人仙能和现在的人仙一样吗?这是我传的道,我能不知道你在说谁吗!”

  神祖失笑,而后对仙祖说了门后的那只眼睛,仙祖皱眉:“太上阴阳吗?他终于疯了?还真是可喜可贺,等了这么多年,这个家伙终于受不了旧乡之道的纠缠了?”

  “太上阴阳?”

  神祖摇了摇头:“不是他,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他捏着手指,当中轮转岁月光芒:“阴阳为万物之宗理,作为无名之君所划定的最基础也是最玄奥的太上化身,想要让阴阳发疯,只能用超越阴阳的道理去告诫他,比如把他放逐至空无彼方.....”

  他的手指放了下来。

  “门后面的那位,我真是许久没有见到他了......太一,你还记得‘象帝’吗?”

  太一的神情愕然,而后骤然阴沉下来,道:“象帝进了旧乡的门?不可能,他怎么做到的,古来第一大盗,他居然胆敢前去旧乡!”

  神祖笑了笑:“也不妨事,阴阳在旧乡无聊,若有象帝相陪,应当也不太寂寞了吧。”

  仙祖:“无名之君最开始用来治理万物的试验品,他的一口精气化为象帝,象帝的一口精气化为天主,是最古老时代没有天帝之法,没有天帝之名的天帝......”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