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打造宋帝国 > 第十四章 儒墨之别
  是夜,丰邑城内工坊区某个宅院内,田鸠和墨家众弟子共聚一堂。

  “巨子,弟子不能理解。”说话的是缠子,这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面容方正,身着陈旧的褐衣,但是却异常干净整洁,和普通墨家弟子大不一样。“我墨家自先师墨子开创以来,倡导兼爱非攻,举天下之大义,遂成天下显学。我墨家众弟子皆摩顶放踵,胼手胝足,只为墨家兼爱天下之大义。然而巨子今日却叫吾等向一少年公子学习,不知为何?”其语气中已隐隐带有一些责备的意味了。

  田鸠丝毫不在意缠子的态度。他只是问道:“尔等跟随我研习墨家之道已多年了,尔等也该知道我墨家之起源为何。昔年吾等先师墨子尝学儒者之业,受孔子之术。以为其礼烦扰而不说,厚葬靡财而贫民,久服伤生而害事,故背周道而用夏政。此即是我墨家之由来,我墨家背儒而生,故我墨家最大的敌人也就是儒家。然而尔等可知我墨家与儒家最大的区别为何?”

  下面的弟子们开始议论纷纷,这也是墨家的特色了。墨家虽然组织严密,纪律森严,行动时讲究令行禁止。然而在学术上还是非常开放的,内部也比较注重辩论和讨论。

  过不久就有弟子站出来说道:“弟子以为儒家崇仁、礼,而我墨家倡兼爱、非攻;儒家好虚文,而我墨家重实际。”

  而后又有弟子开始补充:“儒家推崇周公,而我墨家推崇禹帝。”

  “儒家好乐,倡厚葬,而我墨家非乐,倡节葬。”

  接着有弟子一条一条的补充,比如有说儒家是替君王们说话的,而墨家则是代百姓说话的。还有批评儒家虚伪,而说墨家厚道的。弟子们频频发言,很快就把当世公认的儒墨之别说净了。

  田鸠摆了摆手,墨家众弟子们很快就安静下来了。“尔等说得都对,然而在我看来你们其实都没有说到根本上。”田鸠淡淡的说道。

  众弟子一时面面相觑,于是缠子站起来道:“敢请巨子高见。”

  田鸠道:“世人皆知我墨家以兼相爱、交相利而名于天下。兼爱即是我墨家之根本,各位以为我墨家之兼爱为何?兼爱者爱天下人,其大小无差别。然而我想问各位:各位能爱一国之君主与一庶民相同否?”

  众弟子顿时皆默然不语。

  田鸠又说道:“我承认我自己都做不到。一国之君何等尊贵,而庶民何等低下,两者地位天差地别,何人可以兼爱?吾尝观先师墨子之书,后又思索良久,预行兼爱,则天下之人必然先无差别,然后方能可行。”

  天下之人无差别?院内众弟子们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要知道这是什么时代?这可是战国时代,春秋时贵族世卿世禄的影响依然存在。贵族们何以为贵族?姬姓祖先后稷乃是姜原践巨人之足而怀孕所生下的,因此周的封国贵族们都可认为是巨神的后代。而宋、秦、赵等国的祖先商颂里则说得异常明白: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这时代离陈胜喊出那句著名的“王侯将相,宁有种呼”还有两百多年。

  “天下之人无差别,我想借用那位公子几何学里的概念平来命名之,天下之人皆为一平面之上,故曰平;人人出生之前皆十月怀胎,人之初皆相等,故曰等;以二字合一,吾称之为平等。在我想来,世间要做到兼爱,人必须平等,方能可行。依照逻辑之说法:平等为兼爱之必要条件。儒家倡导之纲常伦理为何?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儒家也提倡仁爱,然而儒家之仁爱必然是有差别的,其必然是承认人之不平等的。而我墨家要想做到兼爱,则必须人人平等,如此儒家之纲常伦理还有何根基可言?此即是我墨家与儒家之最大差别也。”田鸠很快就把从戴言处学到的逻辑知识运用起来了。

  “这么说来,巨子率吾等学于戴公子难道是?”一位弟子站起来发问了。

  “没错。”话未说完就被田鸠打断了。“公子偃虽为宋之贵族,然而尔等可发现他对待庶民之态度与对待吾等亦或公族之态度可有不同?并无不同,此即视人人皆平等也。”田鸠说出了那位弟子没有说出来的话。

  如果戴言要是知道这一点只怕他也会哑然失笑。戴言来自于后世,虽然他努力的学习这个时代贵族们的各种礼仪,然而他与真正的贵族还是有不少差别的。因此他平时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带有不少后世的影子,至少在此时的他看来唐鞅田不礼等人都只是他的下属而不是臣子。巨子从他身上感受到那平等的气息自然是一点也不奇怪的。

  “然而他毕竟是不认同吾等兼爱非攻之说啊。”缠子忍不住出声道。

  田鸠听罢大笑,随后他向众弟子们说道:“我曾听说过一个故事。楚王曾听说有一个巫师会搬山之法,非常好奇,于是请来了这位巫师向他表演搬山之法,这位巫师答应了。他先是到山的一边坐了一会,然后又跑到山的另一边又坐了一会,随后他就告诉楚王,搬山之法表演完毕。楚王非常纳闷,问他哪里有移动山了?这位巫师对楚王说:这世间哪里有真正的搬山之法呢?唯一能够搬动大山的方法就是:山不过来,我就过去。公子偃以为我墨家之兼爱非攻之说难行,但并非是不认可我墨家之说。我也可以看出其思其想有独到之处,吾等向其学习一则对吾等墨家有所提升,二则安知其不受我墨家之影响?我并非背弃先师墨子之学,在我看来,若想要真正实践先师墨子之理想,最终必然依靠子偃。”

  “弟子有罪,原来巨子想法如此之深,弟子思虑不周,甘愿受巨子惩罚。”缠子听到了田鸠的解释立马跪在地上,向田鸠请罪。

  “缠子啊,你有何罪?我知道你只是关心我墨家的未来。再说了,如此巨大的事情我若不向尔等解释清楚,尔等虽必然会照我之说去做,然而心中必然会有怨气。现在尔等清楚了,还有疑义否?”田鸠挥手让缠子起来,对于之前缠子对其的责备丝毫不在意。

  众人皆无疑义,随后墨家众人尽皆散去。

  第二日,巨子田鸠又带人去邑大夫府上拜会了戴言,然而到了门口却发现其大门被众多庶民给挡住了。田鸠走过去问其中一个人:“你们如此多人聚在此地是做什么?”

  那人正在巴巴的望着大门口,突然被人相问也没有气恼,他向田鸠解释道:这些人,包括他都是听说了子偃昨日帮乐氏和穆氏解开了纠纷,划分好了乐氏和穆氏的争议土地。公子偃有从神灵处学来的测地之法,能够将地的大小测得分毫不差,而他们这些人都是洪水过后土地有纠纷的人,自然都希望公子偃能出来帮他们一一测量,好早日解决彼此的纠纷。

  随后他就见到子偃出现在了大门口,他向众人保证:他一定会帮助众人测量好各自的争议土地,解决彼此之间的纷争。

  当戴言看到了人群中的田鸠时,有一种找到了救星的感觉。在场有数百人,而土地纠纷则不下百起,如果他个人一个一个的去解决这些纠纷,那他得忙到什么时候?

  随后戴言就走到田鸠的面前,他连面见之礼都没有做就对田鸠说道:“先生助我。”随后他请求田鸠能够让墨家弟子们帮助解决这么多的纠纷。

  “可是他们大部分人压根就没能完全学会几何学啊?”田鸠不放心道。

  “现在不需要学会全部的几何学,只要他们能够理解测地的公式就可以了。”戴言说道。

  现在的时候是五月不到,田鸠也知道农民此刻急着想分地的心情,早日的解决了纠纷,大家才好早日抢种粮食,今年或许还会有些收成啊。于是他立即答应了,唤来墨家众弟子到戴言面前。戴言就把平面几何关于各种面积的计算公式先教给这些墨家弟子,现在也不是有时间让他们进行推理论证的时候,只需要知其然而不需要知其所以然。

  当众人都离开后,戴言请田鸠到屋内就坐。随后戴言向田鸠道:“巨子,经过今日之事我才知道我丰邑缺吏啊,敢请巨子能让门下弟子助我治理丰邑。”

  对此田鸠当然是乐意的。于是他对戴言说道:“公子欲聘我墨家之士我当然是乐意的,然而公子可知我墨家弟子出仕之三原则?”

  “不知是哪三原则?”戴言好奇问道。

  “墨家弟子出仕不能行墨家之言,则需自行辞职;墨家弟子出仕之后,曲学阿世,则巨子可请主君退之;墨家弟子出仕以后,其所获之俸禄皆须分以供墨者之用。”田鸠淡淡答道。

  行墨家之言么?这一点在戴言看来无所谓。因为在戴言看来,墨家这个学派其实就是有些理想主义的学派,墨家之人有些圣母倾向,这倒不是太严重。毕竟丰邑是他的封地,有些圣母倾向的人应该也不会对百姓太严酷,有着一点就足够了。

  而此三点中第三点倒是引起了戴言的警惕——墨家弟子出仕的收入要分供给其他墨家弟子使用。他很清楚,一个学派如果能够获取足够的利益,那么未来就有可能进化成真正的政党。或许未来应该再给墨家培养一个对手?

  不过那毕竟是以后要考虑的事。戴言在这一点上倒是相对开明,表示完全能够接受田鸠提出的原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