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打造宋帝国 > 第八章 掌控丰邑
  丰邑,戴言与卜咸结束比试之后的第三日。

  在解决了巫师卜咸以后,戴言感觉全身一阵轻松。说实话,他自己本身对于卜咸其实是没有多少恶感的,但是不知为何,在他面对卜咸时,他的身体总是不自觉的会愤怒,难道这是子偃的本能在做怪?对于穿越这种离奇的事情,即使是后世的科学对此也没有多少解释,对这个他也没有办法了,只能顺其自然了。

  “公子,外面又有百姓赶来奉献礼品了,他们只求能够见到玄子一面。”书房内,戴言正在看书时,唐鞅进来禀报道。

  “哎,这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戴言手扶着额头,喃喃说道。

  说实话,成为一个神棍是戴言最不愿意去做的事,但是当天比试时候的场景历历在目,他即使现在回想起来,面对那上万名狂热的民众,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给他们普及科学?别人听不懂。否认世间压根什么神都没有?且不说在戴言经历了穿越这种离奇事以后对于无神论本身就已经有不少的动摇了,就算是后世那么科学昌明的时代,不一样还有各种大师啊、菩萨啊、神仙啊在各地招摇撞骗?彻底的消灭神即使是某个号称最能代表未来的某强大主义国家都无法办到,戴言不过区区一个宅男,他能办到这么伟大的事情?

  “那我就出去见见他们把。”戴言无奈道。

  大门外的大街上,站满了从丰邑各地赶来的民众。即使当初没有亲眼看到天雷比试的人,在听说了如此多人的宣传后都知道了一个事实:法力强大的巫师都无法承受的雷电,丰邑的领主公子偃单凭身体就可以硬抗雷电轰击;这位公子血统高贵,是国君的亲弟弟,更是现世的玄子。

  当看到戴言出来时,人群开始欢呼了。其中就有人当即跪下,对着戴言说道:“玄子在上,小人斗胆请公子收下小人,小人必定为玄子赴火蹈刃!”

  了解了宋国之士的风骨以后,戴言丝毫不怀疑对方所说的话。他压了压手,人群立马开始安静下来。他对着人群说道:“我作为此地的领主,也执政了有两个月了,但是一直没有为此地办到多少事。而今我宋国处处受暴雨所害,我丰邑也不例外。如今我等首先需要做的事就是抵抗水灾,而不是赶过来侍奉于我。小子在此保证,日后定当处处为我丰邑的父母百姓为重。百姓之父母即为我之父母,百姓之兄弟即为我之兄弟。吾当与诸君共勉之。”说完对着众人就是盈盈一拜。于是众人立即又开始欢呼了,在得到戴言的命令让他们散去后,人群方徐徐散去。

  “各位,我看如今民气可用,当是我等大有作为之时啊。”送走在宅外的人群以后,戴言叫来了他的所有班底,在卫孟走后,他身边只剩下了7个宋士,然后就是府中其他的奴隶,当然在这年代奴隶是算不上人的。

  “不知公子想要如何作为?”这却是矮个子的田不礼发问道。

  “国君给我的命令是彻底的掌控丰邑,而且在关键时刻能够彻底执行睢阳的命令。你看我如何才能够彻底掌控丰邑?”戴言问道。

  “公子当知小人乃丰邑人,这丰邑之境况小人有所知之处当告于公子。吾等幼时就听长辈说起,丰邑姓乐,何也?因丰邑共有10个里,而乐氏则有其中两个,其所居之处土地肥沃,人口众多,而乐氏又与执政乐氏有关联,他们自然是丰邑最大的势力。丰邑第二大的力量乃是鱼氏,鱼氏为望族之后,虽然与睢阳无甚关联,然而其同样控制有两个里,其所居之处虽不如乐氏,然而其人口仅次于乐氏,其当然是丰邑第二大势力。第三大势力则是穆氏了,此族控制有一个里。此三族都是宋国之公族后代,在本地互有姻亲,当为丰邑实际上的控制者。至于其余之族,如小人这般从灭亡之陈国迁到此处之民则不可胜数,其众也少,其势也衰,当不用另做考虑。如公子想轻易掌握丰邑,只需笼络好乐、鱼、穆三族即可。”田不礼老实回答道。

  “不过我之前已经的命令已经得罪三族了吧?他们如今还能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吗?”戴言问道、

  “公子明鉴。其实自从公子封入此地,乐氏就一直不满,皆因他们早已将丰邑看作是自己的领地了。而今公子在民间威望抖升,依小人之见,公子莫不如以鱼氏之长为丰邑尉,掌军务;以乐氏之长为邑司马,掌管其马政;以穆氏之长为司空,掌管土建之类;而公子则以邑大夫之职亲任邑丞,丰邑之财政与刑罚皆操之于公子之手,而明着提升了鱼氏和穆氏的实力,暗中削弱了乐氏的权力,则整个丰邑将尽操于公子之手矣。”田不礼又说道。

  “妙啊!田不礼,我从来没想到你竟然有这等才能,顷刻之间就能抽丝剥茧,让整个丰邑看似紧密一团的公族之间分崩离析。乐氏之前虽然不是此地的邑大夫,却胜似邑大夫,如今成了空管马政的司马,则其权则全废矣。而鱼、穆二族则由于得到了军权,未来若我宋国有战事,他们能带此地之子弟兵出战,则未来或许就是家族再次崛起之时,想来他们也不会不愿意的。而我们则得到了此地的财政与刑罚之权,未来他们纵有反复,财政在我之手,想来他们不服也不行了。田不礼,从今天起,我丰邑的财政税收就靠你了;唐鞅,你则负责我丰邑的纠纷与刑罚之事。”戴言当即吩咐道。

  田不礼和唐鞅当即拜谢而下。

  “公子,我想我等还忽略了我丰邑的另外一股势力。”这却是一个叫萧相的士人发话了。

  “另一股势力,是什么?”戴言好奇问道。

  萧相朝四周望了望,确认周边只有公子和他们这些家臣,另外那些奴隶也都不在附近。萧相才叹了一口气似的说道:“是墨家。”

  “墨家?”戴言喃喃道。随即他又问道:“我听说墨家不是倡导兼相爱,交相利吗?你为何对墨家如此畏惧?”戴言又问道。

  “公子,这就是您有所不知了。墨家确实崇尚兼相爱,交相利,故而其好行侠仗义。然而其眼中揉不得沙子,稍有不顺就刀兵相向。我等此前都与墨家有过交手,然而墨家之人皆悍不畏死,我等皆敌不过他们。”萧相辩解道。

  “你等为何会与墨家有矛盾?难道是你等所做所为有何害民之处?”戴言问道。

  “公子,小人岂敢。我等之前便是此地丰邑的游侠,故丰邑各锻造纺织之所皆受我等保护。然而墨家有墨者来此地以后,号召那些有技艺的工匠加入墨家,随后又将我等驱赶出其中,我等不忿,故而都与墨家有了矛盾。”萧相回答道。

  尼玛这不就是黑社会嘛,戴言心里默默的想道。其实这也是这个时代游侠的特性了。春秋战国,乃至后续的秦汉,民间都存有着大量的游侠。这些游侠的来源大部分其实都是各贵族的没落子弟,也就是“士”阶层。“士”就算混得再差,他们在身份上也是贵族,但是他们不像上等的贵族诸侯和大夫们,他们都是没有封地的。没有封地却要生存,那就只能自己另想办法了。收收保护费什么的其实在这个时代还真不算什么,他们可不像后世的那些先进组织,至少他们还有风骨,他们收了保护费那是真的办事的。要是收了保护费但是办不到那就是失节了,一个士没有了节操,那就只能自杀以谢罪吧。

  子偃的记忆里关于游侠的事也是比较多的,他自己在武艺上算是比较出众的,因此他对于那些流落在外的游侠都是非常欣赏的,这也难怪他收下的这几个家臣大都是游侠出身了。

  “那墨家驱赶尔等之后他们又是如何管理那些工匠的呢?”戴言好奇问道。

  “他们的管理可比我等严厉太多了。毕竟我等每月收取固定支出就不会在意工匠们如何,然而墨家不是如此。墨家之人拉拢那些工匠,那些工匠需受到上层的严格管理,其每月必须缴纳足额的供奉,且如有其他墨家弟子到此则必须供给食宿,其每日更需背诵墨经,研习墨家经典。如有犯错,其内则必有惩罚。”萧相又说道。

  这应该就是后世工会的雏形了吧?戴言想道。

  “公子,墨家也确实是丰邑内另一强大之势力。若要说真正实力,墨家或许比此地乐氏之力量更强。”田不礼也答道。

  “墨家能有如此强大?”戴言有些不敢相信了。要知道此地的乐氏虽然是偏远小宗,但是他们好歹是有两个里,接近600户的人口。如果按照宋国一户抽一丁出战的话,光是此地乐氏就能凑成600人的军队。事实上这也是乐氏之前虽然没有得到此地封地,但是却又有掌控此地之事实的原因。对于一座小邑来说,600人的军队已经足够控制了。

  而此地的工匠才只有多少人?此丰邑内满达满算人数也不会超过500,这其中的人自然是不可能全部都加入墨家的,难道这墨家的战斗力能有如此惊人?竟能以少胜多?

  “公子,您是不知道,当年墨家老墨子以区区三百名弟子就吓退了楚国对我宋国的进犯。而要真论战斗的话,墨家的战力丝毫不下于天下强军。他们单打独斗的本领可能不如吾等,但若是结阵而战,我等绝不是墨家弟子的对手。”田不礼答道。

  戴言默然。他随即又吩咐道:“暂时不要去触动墨家,我等先掌握住了此地再说。”

  一日后,鱼氏族长鱼夷和穆氏族长穆诸满脸喜气的接受了戴言所封的官职。

  乐氏的府邸,乐辛正带着一副恭敬的表情看着乐氏大宗派来的使者。

  “家主告诉你,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如果子偃要做些什么,那你就先顺着他就是。”使者是一位三十来岁的人,一副游士的平常装扮。“哎,谁能想到子偃竟然能够真的得到神的庇佑呢?”使者也是叹着气道。

  自从当日戴言与卜咸的比试结束以后,乐辛就有一种此地局势即将脱离自己掌控的忧虑。于是他立即派人快马加鞭将事情的经过告知给家主乐成。然而使者刚到丰邑,乐辛就收到了戴言任命他为丰邑司马的消息。

  “如此,我应当接受丰邑司马之为么?那到时丰邑可就不受我等控制了。”乐辛急道。

  “家主的命令是如此,你必须接受。”使者冷冷答道。

  就在此时,外面突然有快马加鞭的声音传来,不一会儿就有人喊着“急报”的声音传来。乐辛和使者赶忙出去迎接,来者带着一副面如死灰搬的表情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太丘社被水冲塌,徐鼎失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