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打造宋帝国 > 第四章 神之考验
  “公子,巫师卜咸求见。”戴言与詹何交谈正欢时,唐鞅进来报告道。

  卜咸?戴言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阵,原来他就是那个咒死了子偃的巫师。说实话,经过了穿越这样的事以后,戴言对于鬼神也有些将信将疑了,对于巫师这样的人,他内心里着实是有些惧怕的。但是逃避从来都不是戴言的性格,戴言从来都是一个喜欢迎难而上的人。

  于是他立即就向詹何起身施礼道:“今天叨唠先生了,在下今天有要事,无法招待先生了。改日必定好好招待先生。”

  “无妨,公子处理自己的事就可以。反正现在宋地大雨,老朽也无法离开。老朽对于宋国殷商之民风也颇为好奇,也想多多体味贵国之君子之风。”詹何从容说道。

  戴言拿出一块令牌递给詹何,“先生可收下此令,别的地方不敢说,有此令,别的地方不敢说,我丰邑随先生去得。”这就算是戴言感谢詹何为他讲解天下的形势的答谢了。

  “如此多谢公子了。”詹何毫不意外,从容收下令牌后很快退去。

  戴言在正堂接见了巫师卜咸。看到他那阴鸷的面容,就知道这巫师卜咸不好对付。

  “属下之前就劝过公子了,天命恒在,而鬼神则不可不敬。我宋国之制度乃与鬼神之盟誓,故不可轻易也。而公子却不听属下之言,轻慢甚至侮辱鬼神,故而才有此前之天罚大劫。敢问公子,现在可知鬼神之威否?”卜咸见到了“公子子偃”,不知是否是错觉,他都感觉这位公子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不过他方一坐下,就是以面带威胁的口气来与戴言说话。

  “鬼神之威确实厉害,然而本公子不是还好好的坐在这里吗?由此可知鬼神之威也是有限的,天命也是可以转移的,制度又有何不可更易之处?巫师今日到此,想来也不是简简单单的跑来与我问好的,有何事就请明言说吧。”戴言本来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但是他一见到这位巫师卜咸,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有了怒气,他说话说出来的声音都极为不客气,仿佛是这具身体的本能一般。

  “呵呵,公子请不要动怒。属下今天到这里来是带来了此地贵族和巫师们的倡议,因为最近连降大雨,我们丰邑也有许多地方遭水灾了,这都是泗水河伯陵发怒了啊。要想大雨停歇,洪水退去,必须好好的供奉河伯。”卜咸淡然的说道。

  一听到供奉,戴言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在公元前四世纪的时代,每一个“供奉”都意味着一件人间的悲剧。

  像历史上魏国西门豹治邺的时候就发现的,邺地频遭水患却不思如何治理,却净想着以取悦鬼神的形式让自己免遭灾祸。然而宋国作为殷商后裔,在对鬼神的崇拜上可以说整个华夏国家中简直无人能及。

  宋国对鬼神崇拜到什么地步了呢?历史上被骂做“蠢猪式仁义”的宋襄公在和楚国交战以前也雄起过,他帮助齐国太子昭登上了齐国国君的地位,因而有了名气。然后他邀请宋国周边的国家举行会盟,诸侯会盟需要祭品呀,他就直接把鄫国国君抓了,在睢水外直接将他杀掉祭祀。像诸侯盟会时以他国国君直接作为人殉的国家,春秋时也只有宋国这么独此一家了。由此可见宋国尊鬼神之传统。

  “那么要如何供奉泗水河伯呢?”戴言压下身体的怒气,问道。

  “如今天降大雨,丰邑遭灾,这都是因为我们之前对鬼神不敬,河伯陵发怒了才有这种后果。要想免灾,我们需要用财物贿赂河伯,用美食供奉河伯,用美女取悦河伯。故此属下恳请公子下令征收百姓供奉河伯之免灾钱,每户三钱;再请公子准备五谷与五牲作为河伯之祭品;最后还需要公子从本邑中选择一名及笄之少女以为河伯之妻。如此天上的大雨方能停歇,洪水之灾也能及时退去。”卜咸淡淡的说道,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收税,准备五谷五牲以为祭品我都还可以理解。以少女作为活祭品献给河伯,巫师难道没有收到君上的法令?现在整个宋国都严禁以活人做为祭品,巫师难道是要公然违抗君上的命令吗?”戴言满脸的怒气。

  说起来,子喜取得宋国的权力以后,其实也看到了整个天下礼乐的彻底崩坏,各国之间的战争越来越频繁和残酷,要想不被他国灭亡,变法强国都是必须的选择。而人殉这么残忍的行为一直都是受到天下有识之士所声讨的,即使宋国国内有着浓重的人殉传统,他还是顶着压力发布了禁止以活人为殉的法令。但是宋国作为传统的公族大国,公族在地方一直都拥有强大的势力,这种法令能否严格执行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公子,只有如此做才能令河伯满意啊。”卜咸脸上一副我都是为你考虑的表情对着戴言说道。

  “如果我不答应呢?”

  “公子莫非是忘记了天神的惩罚,公子能够幸得一条命就应该多感谢天神了,如今还不忘消除鬼神对我们丰邑的恶意,公子你这是要把我们整个丰邑都拖下水啊。像这样的作为我们丰邑自有贤人知道这种事的厉害,如此我自然会请他人来协助做好此事。”卜咸从容说道。

  丫的,这是想把我给架空呀,戴言心中恨恨的想到。再想到之前那些一直与自己对抗的贵族,戴言觉得卜咸所说的威胁未必就是虚言,这些贵族们恐怕早已经开始与这神棍勾结到一起了。如果自己在自己的封地上都站不稳脚跟,那么他以后恐怕在整个宋国就将成为一个纯粹的笑话,成为一个空有公子之名而无实质公子之权的废人。

  “巫师既然口口声声说到天神的惩罚,而且我所受之劫难也是天神之惩罚,那么巫师必然能够掌控天神的力量了?”戴言脑中思量片刻,头脑开始变得清明,从容问道。

  “小人只是天神的奴仆,因而能够略通鬼神,略微预测触怒鬼神的后果罢了,哪里谈得上掌控天神的力量呢?”卜咸有些奇怪,像子偃触怒了天神这种事应该是他的禁忌了,子偃为何要自己提起这事呢?

  “呵呵,你也配称为天神的奴仆吗?本公子受天神之威却没有死去,这说明了神对我的宽恕。像我这样的人才配称为神仆,你这小人又哪里有资格呢?”戴言觉得自己抓住了要害,他要融入这个时代就必须适应这个时代的人的思维。

  “公子真是说笑,沟通神灵一事一直都是我等巫师私家传承,公子连鬼神尚无法沟通,又如何能成为神仆呢?”

  “你怎就知道我无法沟通神灵?实话告诉你吧,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里,我已经与神灵对过话了,天神觉得我命不该决,故而才放我回来。你这小人难道有这种本领吗?”戴言从容说道。

  “哎,公子您又在亵渎神灵了,小心翌日必定有重罚啊。”卜咸脸上看不出喜怒,又开始施展他的绝学诅咒了。反正只要翌日灵验了,那将又是他的“神迹”啊。

  “卜咸,本公子忍你很久了。”戴言拍案而起。“既然你认定了本公子会受到神灵的惩罚,那本公子就按你说的去接受神灵的考验吧。不过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天神的奴仆,能够与天神对话,那么你就和本公子一起来接受天神的考验吧。我们丰邑东门外的那颗树是最高的树,那棵树经常被天雷霹中,而铜又能够导下雷电。你我二人五日后到那颗树下,我们两人同时用身体承受引下的雷电,你可敢答应?”

  “公子,小人。。。”

  “你这是答应了。”卜咸正在思量间准备拖延时,戴言一口就切断了卜咸拒绝的退路。“唐鞅。”“公子,小人在。”唐鞅一直站在戴言的背后,看到卜咸的态度时早已是一副满脸的怒气,只是碍于戴言一直没有对他有所吩咐,故而一直默默不言。

  “立即发布通告,告诉全邑的贵人和百姓,五日以后本公子和巫师卜咸将在本邑东门外同时用身体迎接天雷之威,我们二人同时接受天神的考验。我倒要看看本公子和卜咸到底谁更受神灵的青睐。”戴言断然吩咐道。

  “公子,这太危险了,您是惶惶贵胄,玄鸟之后,卜咸只不过一介小小卜巫,哪里有资格和公子赌命呢。且臣下曾听闻:喝热羹时被烫过的人,心怀戒心,见了冷菜肉食也要吹一下,此谓之惩羹而吹齑。公子您已经被雷击过一次了,切不可再做此不智之举!”唐鞅没有出去,当下就劝谏起戴言来。

  “唐鞅,本公子知道你对我的忠心。但是我曾听闻:士者,可杀而不可辱。我乃堂堂宋国公子,岂可受卜咸这等小人侮辱?立即按我的命令办!”

  唐鞅本想再劝,但是他看到戴言眼中那带着冰冷中带着坚定的眼神,知道自己如何劝都没有用了。唉,反正自己也是准备死过的人,再去死一次又何妨呢?唐鞅默默的想道。

  “诺。”唐鞅语气中带着坚定,脸上带着决然的表情出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