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最强反派剑神 > 第四十六章 我本就是魔头,为何要信守承诺?

第四十六章 我本就是魔头,为何要信守承诺?

  罗健广也不傻,事实上,话说到这种地步,自然也同样反应了过来。

  对啊,反正又没有生命危险,那有什么可怕的?

  生死搏杀他没什么经验,可是宗门比试却经历的太多了啊,一时间,畏惧之心尽去,反而有些跃跃欲试了。

  大步走到山洞外,罗健广单手持剑,摆了一个风骚的姿势,看向白玉京说道“天魔教,历来与三大圣地齐名,可你终究只是坐忘,我也想看看,你们这些所谓的天骄,如何越境而战!”

  相比于赵烟儿,罗健广的心眼可就太多了。

  还没开打,便已经给自己找好的理由,这一战,若胜,那自然风光无限,可即便败了……那也是败给了天魔教的弟子,败给了银蛇老魔的传人,传出去,也不算丢人吧?

  至于白玉京其实根本没有修行多久,实力也比他低一个境界这种事情,却是早就被抛到脑后了。

  缓步走出来,白玉京的脸上挂着一抹平静之色,看着罗健广,眼中轻蔑之色更甚。

  知微见著,从这些细小的地方,便能看出罗健广的草包本色。

  这样的人,便是有再强的天赋,再好的机缘,也依然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并没有再多说,白玉京手腕一抖,长剑顿时出鞘,轻飘飘的便这么一剑率先递了出去。

  似乎正如之前所说,白玉京仅仅把这当做一场寻常的赌斗,并没有下杀手的意思,出手便是无垢剑决。

  无垢山庄虽然只是三流的宗门,可无垢剑决却毕竟是最核心的传承,其实并不算弱。

  呼吸之间,罗健广便被剑光所笼罩。

  之前还略有些胆怯,可真正等白玉京动起手来,罗健广却是心中大定。

  这有什么啊,不就跟宗门中的比试一样么。

  无垢剑决虽然不错,可相比于北邙剑宗的剑道传承,却依然远远不够看,一时间,罗健广顿时精神大振,几个呼吸之前,便转守为攻,剑锋直指白玉京要害。

  白玉京承诺了不会杀他,他可没有承诺啊,若是能够找到机会,他自然不介意干掉白玉京。

  “传闻白玉京便是出自无垢山庄,跟随银蛇老魔修行的时间不长……赵师姐,这么看来,罗师兄稳胜啊!”

  看着场面上的局势,张耀祖站在赵烟儿的身边小声说道。

  “是他自己限制了自己,魔道手段,向来以狠辣为主,他答应了不会伤及罗师弟性命,便等于是自缚手脚,若是这么打下去……罗师弟一旦打出了信心,此战,必胜!”微微颔首,杨帆沉声评价道。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罗健广越打越是顺手,几乎已经是死死压着白玉京在打了。

  论剑道,北邙剑宗的传承便比无垢剑决高明,论实力,罗健广是搬山境,而白玉京却仅仅只是坐忘,只要不是像董承,鬼爪魔童一样,让白玉京钻了空子,似乎无论怎么看,这一战也根本不会输。

  定下神来,罗健广心中杀机渐起,依然不满足于单纯的取胜了!

  别看白玉京说的好听,什么输了便把人头送上,可实际上,真要是输了,难道还指望白玉京认账吗?

  最好的办法,自然便是借着这次比试的机会干掉白玉京。

  心念动间,罗健广却是故意卖了一个破绽,等到白玉京一剑刺过来的时候,搬山境的实力骤然爆发,恐怖的剑芒随之绽放,狠狠向着白玉京的心脏刺去!

  罗健广的剑本身就很刁钻,犹如一条毒蛇般,如今顺势爆发,杀机四溢!

  这一剑若是刺中,瞬间便能洞穿白玉京的心脏。

  “啊!”

  这一剑变招太快,以至于一直观战的赵烟儿都没能反应过来,看到罗健广骤下杀手顿时忍不住惊呼出声。

  然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白玉京身上气势却陡然大变!

  罗健广的剑快,可白玉京的剑却更快!

  一刹那间,仿佛那个斩杀了董承与鬼爪魔童,杀伐果断的魔头白玉京便又回来了!

  相比之下,之前的比试,便不过只是小孩子的打闹!

  剑如惊虹影!

  相比于之前,这一剑何止强了十倍!

  尽管只有坐忘境,可这一刹那,白玉京体内全部的天地元气,都在这一剑之间爆发而出!

  杀生剑诀,本就是杀戮之剑,绝命之剑!

  从白玉京修行开始,其实他真正修炼的,也便只有一剑!

  无垢剑决也好,北邙剑宗入门剑法也罢,参悟任何其他剑道法门,其实都仅仅只是为了更完美的斩出这一剑!

  这一剑,是每天清晨起来便站在无垢山庄的院子里挥剑一万次,形成的本能!

  这一剑,是从无垢山庄杀出来的杀伐果断!

  这一剑,是天魔教魔典上记载的无上大道!

  这一剑……剑出,必杀人!

  瞬息之间,罗健广的人头冲天而起,便如同董承与鬼爪魔童一般,甚至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便被一剑枭首!

  脑袋飞在天上,罗健广的眼睛依然瞪的滚圆,似乎根本不敢相信,白玉京竟然会对他下杀手。

  “不要!!!”

  刚刚还为罗健广骤下杀手而紧张的赵烟儿,顿时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直奔山洞外而来。

  太迟了!

  白玉京这一剑实在太快了,等到赵烟儿反应过来的时候,罗健广的头颅便已经飞了出去。

  “你答应过,不会杀他的!”

  跪在罗健广的身边,赵烟儿泪如雨下,满是怨恨的盯着白玉京,愤怒的质问道。

  “魔头,你不守承诺!我杀了你!”

  不止是赵烟儿,杨帆也要被气疯了,身体犹自不住的颤抖,恐怖的剑意冲天而死,根本不顾身上的伤势,一剑横空,直取白玉京而去!

  脚下一踏,白玉京身形骤然暴退,避开了杨帆这一剑,面色微冷,淡漠的开口道“这一战,我本就是以弱击强,他招招都想取我性命,却还妄想我信守承诺,对他手下留情,世上哪有如此便宜的事情?”

  脸上满是嘲讽之色,白玉京冷冷说道“何况,我本就是魔头,为何要信守承诺?”

  “……”

  死死的盯着白玉京,无论是杨帆还是赵烟儿,眼中都满是痛苦与悔恨之色!

  是啊,他们早就知道了,白玉京是银蛇老魔的弟子,是心狠手辣的魔头,为什么还会相信白玉京的鬼话?

  什么只分输赢,不分生死!

  从定下赌斗的那一刻,白玉京便根本没有想过让罗健广活下去。

  这根本就是一开始就谋划好的杀局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