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最强反派剑神 > 第二十八章 一纸诏令
  “咳,咳!”

  止不住的咳嗽,而且,每咳一次,便会吐出些许鲜血与内脏的碎片,可银蛇老魔却依然笑的非常开心。

  在他对面,兰陵神候同样浑身浴血,只有拄着枪才能勉强稳住身形。

  兰陵神候伤的很重,伤口流出的血中,都还透着一丝银色,那是银蛇老魔的力量侵蚀入体,无法彻底驱除的痕迹,这样的伤势,纵然是以兰陵神候的实力,至少也得十年才能痊愈。

  可无论伤的再重,至少他还活着!

  然而,银蛇老魔的身躯却已经在崩溃了,甚至就算手中的银蛇杖也被打碎,跌落在这被鲜血染红的积雪之上,触目惊心!

  “值得吗?”

  看着银蛇老魔,兰陵神候有些难以理解的问道“你若一心要逃,其实我未必拦的住你……只是为了一个还未必能够活下来天魔传人,便牺牲你自己的性命,真的值得吗?”

  “老夫平生做事,只凭好恶,哪管什么值不值得!”

  晒然一笑,银蛇老魔不屑的说道“兰陵,你装了一辈子的至善贤侯,难道不累吗?”

  “你觉得我是装,可我以为,我所做的,便是善!”

  神色平静,兰陵神候淡淡答道。

  修行到了这一步,心志的坚定,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想要凭几句话来动摇他的心志,根本不可能。

  “你以为,嘿!我天魔教存在的意义,便是要让世人知道,所谓的善恶对错,不是你们所能定义的!”冷笑了一声,银蛇老魔傲然开口道。

  “大势所趋,又岂是你们所能阻拦的!”

  摇了摇头,兰陵神候淡淡答道“天魔教尚且分崩离析,你们死守着一部魔典,又有什么用?你们都做不到的事情,却妄图让你们的传人办到?可能吗?”

  “从刀耕火种,到人道昌盛,从肉体凡胎,到超凡入圣……便是因为传承不绝!自我天魔教立教以来,每一代天魔都比之前更强,便是明证!”银蛇老魔眼中透出几分轻蔑之色,傲然说道“天地残缺,大道断绝,我们不断求新求变,却被你们称之为魔!你们一个个抱守残缺,固步自封,却也妄言圣地……嘿,兰陵神候,你虽比老夫强,可老夫,便是从骨子里瞧不起你!”

  银蛇老魔本来就不怕对方,何况,如今陨落在即,更是肆无忌惮,毫不掩饰那份轻蔑。

  “荒谬!你们是在用世间所有人的命去赌那所谓的天机,不是魔,又是什么?”

  冷哼了一声,兰陵神候森然开口道“你们什么都改变不了,就像今日,你纵然用命换我重伤无法出手,也一样无法保住你的传人!”

  说话之间,兰陵神候手腕轻轻一抬,一张金色的符纸悬于虚空,以指为笔,径直在那金色的符纸之上写下符诏,指尖轻弹,便形成了神符诏令,撕裂虚空,直奔无垢山庄而去。

  神符诏令,便是极道神庭的意志,违者,皆斩!

  银蛇老魔平静的看着兰陵神候传诏,可却已然无力阻止了!

  事实上,他也根本没想阻止。

  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已经做了他该做的事情,能不能活下来……便只能看白玉京自己的本事了!

  “生死有命,老夫已然无愧于心,结果,又何必放在心上……未来这大争之世,可惜,老夫看不到……”

  叹息了一声,看着那一纸诏令飞入无垢山庄,银蛇老魔缓缓闭上眼睛,在这冰雪之中,渐渐失去了所有的气息。

  “爹!!!”

  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柳眉冲破人群,扑到了柳相乾的身上,失声痛哭。

  之前她虽然也忐忑,可却怎么也没想到,作为山庄之中如今唯一的御空境强者,自己的父亲竟然真的会死。

  无垢山庄这些长老,也是看着柳眉长大的,如今柳相乾身死,自然也没有人阻拦柳眉。

  相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山庄之外!

  白玉京的呼吸有些粗重,依然稳稳握着剑,目光落在柳眉身上,有些说不出的情绪默默滋生,旋即消散。

  “嗡!”

  片刻之间,一道破空之声传来,一道金色的符诏,在空中炸开,化为一行金色的字!

  “令,无垢山庄斩杀银蛇老魔传人,送首级于极道神庭,违者,皆斩!”

  那一行烫金的大字,清晰的浮于虚空之中,清晰的印入无垢山庄每一个人的眼中。

  一刹那间,人群顿时一阵大乱!

  神符诏令!!!

  之前,听到银蛇老魔的大笑之声,所有人都以为,获胜的人,必然是银蛇老魔,所以那些长老才不惜代价的强行围杀柳相乾,也逼的柳相乾搏命一击,试图抓住白玉京!

  可谁能想到,柳相乾因此死在了白玉京剑下,可等来的,却并不是银蛇老魔的归来,而是极道神庭的一纸诏令!

  兰陵神候的神符诏令,便是极道神庭的意志!

  作为三大圣地之一,极道神庭的神符诏令,谁敢违逆?!

  毫不夸张的说,若是接诏令而不遵,整个无垢山庄都会被极道神庭直接抹去!

  最重要的是,既然兰陵神候已经传下了神符诏令,而银蛇老魔没能阻止,那便意味着……这一战,死的人,竟然是银蛇老魔!

  数息的凝滞,清醒过来的所有人顿时将目光再次落到了白玉京的身上。

  银蛇老魔活着,便是白玉京最大的靠山,整个无垢山庄,没有人敢动白玉京分毫。

  可银蛇老魔死了,甚至极道神庭还传下神符诏令,白玉京便成了魔道余孽,人人得而诛之!

  这一瞬间,身份的转换,便是云泥之别。

  “白玉京……束手就擒吧,不要逼我们动手!”

  刚刚还在围杀柳相乾的长老,缓缓抬起头,无声的将手中剑,指向了白玉京,沉声说道。

  前一刻,他们可以眼睛都不眨的围杀柳相乾,如今自然也能毫不犹豫的剑指白玉京!

  没什么对错,也不在乎什么立场!

  有的,只是利益得失!

  看着对方,白玉京的脸上也同样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便如冬日中暖阳,滋润心脾,又如血色的夕阳,透着一抹无言的肃杀!

  残阳如血!

  而无垢山庄之中的血,似乎流的……还不够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