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最强反派剑神 > 第十章 杀生剑诀
  “啊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几乎是同时,杨劲松发出一声怒吼,恐怖的剑芒冲天而起,悍然向着白玉京斩了过来。

  爱子被杀,已经冲昏了杨劲松的理智,怒火中烧之下,唯一的念头就是杀了白玉京为儿子报仇。

  只是,这一剑还没来得及斩下来,便只见一条银蛇自大殿之中破空而出,后发先至,一口咬住了那一抹恐怖的剑芒。

  “喀嚓!”

  一声脆响,杨劲松手中剑骤然被咬为两截,一口逆血喷出,瞬间遭到重创,狠狠从空中跌落,摔在青石板的地面上,砸碎了一地的青石。

  “今日老夫高兴,饶你一条狗命,再敢有下次,老夫剥了你的皮!”

  侧阴阴的声音缓缓响起,踏着细碎的雪花,银蛇老魔一步步从大殿之中走了出来。

  “弟子拜见师尊!”

  翻身拜倒,白玉京恭敬的行礼道。

  “哈哈哈哈,好,好,好!”

  大笑之中,银蛇老魔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这才扶起了白玉京,满意的赞许道“一剑破感知,这一剑斩的漂亮,便是在咱们天魔教之中,这样的突破速度,也堪称天骄了。”

  从拜入银蛇老魔门下开始修行,到如今,也才不过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白玉京便几乎从毫无根基,修炼到了坐忘之境,纵然魔道功法便是以修行速度快而著称,也一样太过惊艳了。

  银蛇老魔尚且如此满意,在无垢山庄这些人眼中,这便只能用骇人来形容了。

  之前嘲笑白玉京的那些少年,此刻眼中早已经充斥了恐惧,有胆小的更是瑟瑟发抖,被吓的瘫软在了地上。

  便是柳眉一颗心也快要跳出来了。

  一剑破感知啊!

  这便是天魔教无上传承的威力吗?倘若自己也能得到这样的传承……

  “多谢师尊教诲,若无师尊,弟子如今尚且无法踏入修行之门。”

  躬身再拜,白玉京诚挚的道谢。

  “你之前不是问这一门剑诀叫什么名字吗?今日为师便可以告诉你了,这剑诀名为……杀生剑诀!”

  看着白玉京,银蛇老魔轻声说道。

  “杀生剑诀?”

  微微一怔,光是这个名字,便能让人从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不错,这一门剑诀,以杀入道,杀的人越多,修行的就越快!出剑必饮人血,故名杀生剑诀!”点了点头,银蛇老魔沉声说道“记住了,你既然修了这杀生剑诀,便不要辱没了它的名声,剑出,必杀人!”

  “是!”

  悚然一惊,可白玉京却依然还是躬身应道。

  “好好修行,不要懈怠,为师能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为师可以引你入门,可接下来能走多远,依然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伸手拍了拍白玉京的肩膀,银蛇老魔随即转身而去。

  银蛇老魔离开,刚刚还被压的喘不过气来的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人群也顿时乱了起来。

  几个长老上前扶起杨劲松,眼中也同样闪过了一丝精芒。

  银蛇老魔最后这一句话中,透漏出的信息可就太多了。

  最重要的,也是众人最关心的,便是银蛇老魔什么时候离开。

  甭管什么长老也好,庄主也好,只要银蛇老魔一日不离开,他们便只能老老实实的装孙子,半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

  谁都知道银蛇老魔不可能永远留在这里,可是银蛇老魔什么时候离开,却也没人知道。

  如今银蛇老魔透露出了去意,顿时让这些人精神为之一振。

  同时,银蛇老魔对白玉京的态度,似乎也同样很值得玩味啊。

  别看银蛇老魔如今为白玉京撑腰,可是……只要银蛇老魔没有打算带白玉京一起离开,那就说明,依然没怎么把白玉京的生死放在心上。

  何况,即便白玉京一剑破感知,银蛇老魔不也同样还没有真正将白玉京收入门下?

  一个记名弟子而已,即便如今修行的再快,再天才……一旦没有银蛇老魔撑腰,又算得了什么?

  一时间,众人看向白玉京的目光,却又各自不同。

  有恐惧,有嫉妒,有不屑,也有讥讽与怜悯,甚至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可白玉京却反倒没有在意这些,对于他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缓缓走到杨劲松的面前,白玉京沉声开口道“庄主,杨乐曾说,有我父母的遗物。”

  杨乐虽然死了,可赌债却依然不可能一笔勾销。

  父母的遗物,对于白玉京来说,很重要,他自然不会因为杨乐死了,就放弃讨要,何况,白玉京心中也很清楚,这件事的背后,必然是杨劲松指使的。

  深深看了白玉京眼中,杨劲松甚至没有掩饰眼中的杀意,沉默了片刻,这才一甩袖子,从袖子中飞出了一枚洁白无瑕的白玉令牌。

  没有多一句的废话,扔出令牌,杨劲松转身便走,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心中的杀意。

  他一定要杀死白玉京,可却绝对不能是今天,不能是现在。

  白玉京也同样毫不在意杨劲松的态度,下意识的将白玉令牌握住掌中,入手便有一股温润的气息沁入心脾。

  白玉令牌的正面,清晰的刻着白玉京三个字,而背面则是一副山水画,雕刻的极为精细,漂亮之极。

  除此之外,这白玉令牌,却似乎也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可,从接过这白玉令牌的时候,白玉京就有一种清晰的感受,这的确就是父母留给自己的。

  一时间,握着白玉令牌,白玉京不禁有些失神。

  等到白玉京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围的人早已经散去了,就连杨乐的尸体也已经被挪走了,雪不知不觉间,大了许多,地上的血迹似乎都被积雪覆盖了。

  深吸了一口气,默默收起白玉令牌,白玉京再次握住了剑,在这漫天飞雪之前,再次挥剑斩落!

  练剑!

  尽管杀死了杨乐,也破入了坐忘之境,可白玉京却依然没有懈怠。

  今天的一万剑还没有练完,便依然不能休息。

  这很枯燥,也很痛苦,可对于白玉京来说,这便是修行,这便是……希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