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千山记 > 134.点个赞
  看朱雁这些年为官的经历,便是五皇子也得说,这是个干才。

  谢莫如说,“朱雁的麻烦来了。”

  五皇子还道,“不是真的吧?”

  “当然不是,行云根本对他无意。”谢莫如递了盏蜜水给五皇子,道,“倘不是有心人散播谣言,这事儿传不了这么快。”

  此时,五皇子只以为朱雁或是朱家或是江行云结下了什么仇家,五皇子道,“不知谁这么缺德,传出这等谣言。”

  谢莫如道,“这么有名有姓有地点的,说不得传谣言的还与咱家有些嫌隙。”

  五皇子一向是行动派的,他道,“我已叫人去查了。”

  谢莫如问,“朱雁回帝都这么久,听你说陛下时常召他说话,陛下是有什么好差使派给他么?”

  也就是自己媳妇问,就这样,五皇子还把宫人都打发下去才说的,道,“听说父皇有意在闽地建海军,朱大人曾在闽地做官,虽官职不高,却是有些应对海寇的经验。他在南安州为官几年名声也不错,父皇看样子是想让他再赴闽地的。”

  谢莫如皱眉,“依他的年纪,就是去闽地,顶多就是个副职吧。”

  五皇子道,“他在南安州为同知,倘是再赴闽地,必为一地知府。”

  谢莫如不解了,道,“知府上面还有巡抚总督,便是有练兵之意,也不会交给一个知府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练兵可不是容易的事,拉来几个壮丁,平日里只会挥锄头,也打不了仗。练兵,短则三年,长则五载,而且,听说海上汹涌莫测,这就更添了一层不易。我估量着,这练兵之事,当没朱大人的份儿,但是他既为一地知府,也是肥差了。”五皇子在朝中当差,自比谢莫如消息灵通,再加以自己分析,便与谢莫如说了些朝中事。

  谢莫如心下一动,道,“说来闽地常遭盗匪,原是人人避之不及的差使,因着练兵之事,倒成了肥差。”

  五皇子笑,“以前常遭盗匪,此次既要练兵,便是有盗匪,当头顶上的自是武将,与文官干系就不大了。这当官儿的风险大大降低不说,且练兵不比别个,便是父皇也会格外关注。平平安安的当几年差,起码能在父皇面前挂上名号,以后不愁没好机会。。”

  “你说,坊间突然传出这些流言来,是不是有人想取朱雁而代之?”

  五皇子思量一二,道,“一些流言蜚语,怎会影响到国政?你想太多了吧。”搔一搔下巴,五皇子道,“要说想取朱雁代之的就更不好说了,谁不知道这是肥差呢?帝都这些豪门公府,便是嫡系正出的子弟也不是个个儿都有好差使的。但是用流言蜚语这种方式坏朱雁名声,就太小家子气了。”

  “你还不信,且等着瞧吧。”谢莫如道,“人为了升官发财,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五皇子对此小人手段颇是不以为然,道,“要做这样的事,也太蠢笨了吧。而且,叫人知道,一辈子名声就完了。”

  谢莫如对五皇子道,“等查出来,甭管谁,直接就送到刑部大牢去。”

  五皇子一乐,“咱家倒有这便利。”太丈人正管刑部。

  俩人说着话,就到了用晚膳的时辰,用过晚膳,谢莫如吩咐紫藤寻出一套《神仙手札》给五皇子看,五皇子接了,看一封面名称,随口问,“什么书啊?神仙志怪小说么?”

  “不是,这是李世子家传的书,以前借我看过,我便抄了一套。”谢莫如道,“你不是说陛下有意练出一支海军么。这是唐神仙当然出海的笔记,虽与练军无关,也多是海上诸事记录,你闲了看看,倘陛下有何垂询,你也能说上一二。”

  五皇子对他皇爹很是忠心,翻了两页道,“既有此书,何不献与父皇?”

  谢莫如道,“这是永安侯府家传的东西,李世子虽借与我看过,倘要献书,还是永安侯府献比较好,咱们插一手,倒不美了。”

  五皇子心下一动,笑道,“你倒给我提了醒,咱家与李家可不是外处,正经姑舅亲。既然李表兄借你看过,他肯定也不吝于借给父皇看看的,何况书这东西,原就是传承文化知识所用,我问李表兄一声就是,他不是个小气的人。这刚过了年,他肯定还不知道父皇有意闽地建海军的事儿呢。”

  谢莫如道,“这也好。你先看看这书有用没用,甭白费了力气。”

  “我知道。”五皇子已是迫不及待的在看了,他看了几行便道,“要不说是神仙写的书呢,叫人一看就明白。”

  谢莫如莞尔,“可见这是个明白的神仙。”

  五皇子看了几行,忽而问,“你有没有见过李表兄家的紫玉青云?”

  “不就是一支笛子么,有什么好见的,咱们府里笛子也有十管八管的,玉的也有三五管。”

  五皇子握着书道,“那怎么一样,李表兄家的是神笛。”

  谢莫如笑,“我没亲眼见过神迹,是不信的。”

  “你当着李表兄可别这样说,他会生气的。”五皇子不放心的叮嘱媳妇一句,又道,“明天我去筑书楼看看可有关于海上的书,倘有,也搬些回来看。”

  叙些闲话,天晚两人便歇了。

  五皇子都听到流言,朱家更是听到了,朱雁也不是傻的,他娘还特意跑他院里问他,“可是真有此事?”朱雁道,“外头些个不着边际的闲言碎语,母亲也信?且不说江姑娘已遁入空门,你想她当初连皇长子府的四品侧妃都不稀罕做,如何能看得上儿子?再者,万梅宫是何所在,里面宫人内侍不知多少,岂容人亵渎!分明是有人谣言诟谇,母亲不替儿子辩白一二,怎还问儿子真假?”

  朱大太太急的了不得,道,“还不是你先前……”

  “先前儿子甫回帝都,不知她是带发修行之人,既知人家高洁,儿子自不敢再有他意。”朱雁冷声道,“母亲不必再提。”

  朱雁起身去找祖父商议了,朱太爷心下一沉,道,“你的差使,约摸也就是近些日子的事了。你怎地这般不谨慎?”朱太爷未追究事情真假,在他看来,真的假的都没意义,孙子眼瞅着已在御前有了些体面,倘因此事连累,前些年辛苦岂不白费了。

  “非是孙儿不谨慎,怕是有心人算计。”朱雁在江行云的事上有些脑袋发晕,于这事却是清明的很,冷笑,“这里头,既夹杂了孙儿和江姑娘,还牵扯上了万梅宫,放出流言的人,想来非但是诚心谋算孙儿,怕还是与五皇子府有隙。”

  朱太爷有些明了孙儿的意思,道,“就不知五皇子府的这阵东风好不好借了。”既与五皇子府有关,朱家在帝都只能算是寻常人家,五皇子府不同,天潢贵胄,倘能请得五皇子出手,此事自不消朱家再操心。只是,他家与五皇子府上并无交情,何况,上赶着去说倒有些借势之嫌了。

  朱雁忽而想到谢莫如告诫他要收敛谨慎之语,顿时心下翻腾,有些拿捏不准了。于书房中来回踱步数遭,朱雁道,“于咱家,一动倒不若一静。”

  朱太爷道,“你亲事快些定下来如何?”

  朱雁一怔,他倾心江行云且不提,于他自身而言,朱雁少年得志,眼界奇高,这些年外地为官,除了江行云,还未有女子可入他目。朱太爷道,“你亲事一定,流言自消。”

  朱雁摇头,“若有心算计,我这亲事定了,流言恐怕还愈演愈烈,那些小人什么样的闲话编不出来,此时成亲,反是不妥。”

  “虽说一静不如一动,倘什么都不做,岂不是束手待毙了。”

  朱雁正色道,“既是阴谋诡谲,正大光明既可破之。孙儿耽于流言才正中这些小人下怀,陛下近来颇多关切闽地沿海之事,孙儿将往年闽地为官时所录整理呈上,才是正道。陛下每日军国大事尚且忙不过来,哪里有空闲理会这些流言琐碎。”

  朱太爷点头,“也好,你也收一收心。”到底责怪孙子大意疏忽,叫些小人寻到机会闹出此事。

  祖孙俩商量一时,朱雁便回书房做功课去了。

  朱雁在家闭门不出,五皇子派出管事在坊间查询,很是捉拿了几个在坊间乱说乱传的人,像谢莫如说的,直接就投进刑部去。按理,刑部是审大案要案的地方,就五皇子府捉拿的这几人,论身份真进不了刑部。不过,谁叫刑部尚书姓谢呢。

  这等市井小民,谢尚书都不必出面,命个郎官一审,就审出郎官一脑门子汗来。郎官干这一行,最知道保守秘密,与谢尚书悄言其间利害,利害当真不少,说闲话的都是市井中人,但五皇子府的管事也不是吃素的啊,管事也是顺藤摸瓜的查,查到了一些市井小头目身上,这些人混迹市井,各人皆有诨号,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滚刀肉的角色,郎官儿却是手段非凡,俱审问了出来,牵连到了三方,一方是卫国公府,一方是皇长子府,另一方是承恩公府。

  甲说,“卫国公府的李管事给我五百银子叫我在外头说的。”

  乙道,“大殿下身边儿的于大人给我三百两。”明显不如卫国公府大方啊,有了对比就有了伤害,乙觉着自己受到了肉体精神双重伤害。他不见得就差这二百银子,但他觉着他能为不比甲差,甲得五百,他得三百,大殿下你也忒抠了点儿吧。一想大殿下识人不清,乙觉着自己出卖大殿下也没啥压力了。

  丙呢,丙没得着什么银子,他也不是市井之徒,他是承恩公府的管事,在外头大放厥词喷的正欢时给五皇子府的管事拿个正着。

  这事儿可怎么着?

  谢尚书不是惊魂未定的郎官儿,好生安抚这郎官儿几句,命他保密,谢尚书理理衣裳进宫去了。五皇子与李世子正在穆元帝跟前儿说话,李世子笑,“长泰这二胎,总是吃什么吐什么,太医也没了法子,有经验的嬷嬷说,约摸过了这俩月就好了。我寻思着,大约这个是调皮的。有空就在府里便多陪伴她些,出门的时候就少了,还是五殿下与我提起,我方知晓。这书是家里祖上传下来的,在前朝一度禁阅,其实是前朝皇帝武断了,虽是神仙写的书,里面并无炼丹求药之事,多是说海外风情。哪怕帮不上舅舅的忙,也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游记。”

  穆元帝都不知李家有这书,他对外甥兼女婿的李宣一向喜爱,笑道,“朕只知当年你父亲以紫玉青云聘朕的爱妹,原来唐神仙还传下一套书来。老五怎么知道这书的?”外甥兼女婿献书他自然是高兴的,但此事又怎与五儿子相关?

  五皇子道,“媳妇拿给我看的。”他媳妇多贤惠啊,什么事都想着他。

  李世子笑,“其实莫如妹妹开始也不知道,听她说,她是有一次与西山寺的文休法师说话时,文休法师提及过。后来莫如妹妹偶与我提起,我便寻出来给她看了,她与我说过,自己手抄了一套。”

  穆元帝此时信外甥兼女婿是真心诚意的献书了,笑与一儿一婿说着话,谢尚书就来了,穆元帝宣召,谢尚书见五皇子正在,倒有些犹豫要不要回禀,五皇子见了谢尚书便问,“谢大人来了,我打发人送去的那几个贫嘴贱舌的,你可审出些眉目了?”

  谢尚书望一眼穆元帝,穆元帝问,“什么事?”

  不待谢尚书开口,五皇子便气呼呼的把事一五一十的同他皇爹说了,五皇子愤愤道,“父皇不晓得,这闲话都传到儿子耳朵里来了。万梅宫是儿子媳妇的产业,岂容人这样诟谇?再者,倘不是有人预谋,也传不出这等无稽之谈来。儿子就打发人去街上查一查,看谁这般坏心传万梅宫的闲话。抓了三个传闲话的小头目,就打发人送刑部去了。谢大人约摸是有眉目了。”

  穆元帝听着也沉下脸来,李宣知机道,“儿臣有些日子没去给太后请安,父皇,儿臣这就去慈安宫了。”

  穆元帝道,“去吧。”

  李宣走了,五皇子却是不动,他得听一听是哪个暗中说闲他家话。

  谢尚书见穆元帝没有令五皇子退下的意思,便将审出的情形一五一十的同穆元帝说了,穆元帝当下大怒,“这些混账东西!”

  五皇子跳脚,“有事明着来,这也忒下作了,哪儿这样干的!卫世子媳妇早就在皇祖母面前说过我媳妇坏话,这次他家又来编造这些飞短流长。承恩公府和大哥是怎么回事?我还叫承恩公舅公呢?大哥可是我亲大哥!”五皇子说着就伤心起来。

  谢尚书一听五皇子这通报怨,心下暗叹:还是太年轻了。

  穆元帝今儿个瞧着五皇子正喜欢,不为别个,这个儿子贴心哪。他这正忙于闽地海军的事呢,儿子就带着女婿来把神仙写的书献了上来,多体贴哪。穆元帝心情正好,忽闻这流言之事,且其中牵扯出几家亲贵,卫国公府暂且不论,承恩公府大皇子府一个是穆元帝多年厚待的舅家,一个是亲儿子府上!穆元帝当即气的脸都白了,声音都带着一股子冷风阴恻,吩咐谢尚书,“该拿人拿人!拿了人,继续审!”

  谢尚书不敢多言,应一声就要退下,五皇子愤愤中连忙出声拦了谢尚书,与自家皇爹道,“卫家儿子是不理会的。承恩公府还是算了吧,父皇一向敬重承恩公,又有皇祖母在宫里,这事叫皇祖母知道,岂不伤心?看在老人家的面子上罢。就是能瞒了皇祖母,寿安老夫人这把年岁,有个好歹叫人担心。大哥那里也算了,毕竟是大哥呢。只是父皇定要替儿子说大哥一回,他这样可忒不地道。”

  穆元帝是一时气狠了,听五皇子这般一说,自己也缓了一缓,穆元帝多要脸面的一人哪。尤其他自许为绝世好爹,一向认为儿子们兄友弟恭,如今做弟弟的五皇子还替做哥哥的大皇子求情,做哥哥的大皇子是怎么干的,收买些市井无赖去说弟弟家的坏话!还有,承恩公府这般行事,五皇子看着慈恩宫的面子,宁可不追究承恩公府。

  穆元帝很是有些感动于五儿子的懂事,于是,穆元帝更要重惩卫国公府,对五皇子道,“你放心,朕定不叫这些小人作祟。”

  谢尚书领命告退,恭恭谨谨的退出昭德殿,于心下默默的为五皇子点个赞。

  (https://.biqugex./book_28100/13904078.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