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南宋风烟路 > 第668章 翁婿对弈
  第668章翁婿对弈

  中秋佳节刚过,忽而传来吴曦落入敌手,消息确定属实时,可怜王大节还率众在水路苦等船来。

  南前十和天兴军才败,控弦山庄就又出招,此举实在出乎预料。当北斗七星的战书送到短刀谷,林阡阅罢便勃然大怒,一掌击在案上:“这帮金人,着实不安分得很!”

  “控弦庄肆无忌惮要抓吴曦,背后主使定然完颜永琏无疑。”天骄叹了口气,翁婿二人,早晚要到交手的这一天。

  林阡一怔,点了点头:“完颜永琏最看重西线攻防,自是希望兴州军永无宁日。苏降雪、郭杲皆死,下一个吴曦,他必须趁早分裂,从一开始就促使吴曦与我不和。”否则,由林阡建立的川蜀定局,相对的就是完颜永琏奠基的陕西不安!

  “那便是说,这些金人并非针对着吴曦性命,而是要趁捉住吴曦的这段时间,对他做一切能做的事,以达到他们的目的……”范遇叹了一声,领会。

  “战书上……又是如何说?”天骄问。

  “北斗七星除擒了吴曦与其亲兵之外,更还抓了川陕不少民众,人质的状况,与上次川东黑暧昧道会一样。”林阡说,“性质也是一样,也是宣战示威。”

  “在我们眼皮底下,还这般无法无天?!他们带了几千几万兵马么,这样肆无忌惮?!”郭子建愤怒地涨红了脸。

  “只有七人。”林阡说。

  郭子建难以置信,愣在那里:“他们说什么大话?七人何以困七百人?!”

  “手中有武器的七人,先困住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四百人,骇住了明明壮健的两百人。”陈旭刚从广安回来,打比方说。

  “剩下的一百人呢?”郭子建一怔,问。

  “剩下的一百人,更是一看这七人厉害,所以自愿成为了这七人的走狗,为了自保,甚至帮他们一起囚禁那六百人。”陈旭说,郭子建瞠目结舌。陈旭一笑:“当年王淮带兵去打我黑暧昧道会时,也是这么个状况。”

  “既然事件里牵扯进了无辜百姓,便只能听北斗七星列出的条件了。”天骄叹了口气,转头看向林阡,听他如何说。

  “他们的条件,是让王大节把吴曦带来的财物送到指定地点,用这些钱财可以赎回其中一半人的性命,北斗七星说,一半人是吴曦及其麾下,一半人是无辜受累民众——选择的权力,在我们手上。”林阡说罢,众人才知骑虎难下。

  他们江湖草莽,要选择自然选救无辜受累民众,毫不犹豫!但若是把吴曦撇在一边,就正中了完颜永琏下怀!先财宝丧失吴曦肯定诸多怨言,第二林阡选择救别人却弃吴曦,俨然就是逼着吴曦对他不满,将来的川蜀,势必会因为吴曦与林阡的隔阂而重新陷入危局,到时候说不定会影响更多民众。然则,未来的事情,又有谁知道!

  “传令给王大节,一接到那船财物,立即运去饶凤关前,暂且赎了那些民众罢。”林阡不像他们这般踟蹰,当即就下决断。

  “然则,那样一来,不管接下来北斗七星是拿吴曦继续要挟,还是不伤害他直接就把他放回来,吴曦都一定会对将军记恨,从此以后,只怕不会再领将军的情,反而埋下了隐患……一个是近前,一个是长远,将军请三思。”范遇摇头,劝他三思。

  “试问又有哪个都统上任的时候,不带精兵强将,却先送了一拨珍宝过来?他那一箱箱的财物,拿去救他管辖内的子民又何妨?若是这样都记恨,便说明吴曦此人庸俗小人,这样的人,主公又何必顾忌他?”陈旭反驳说,他的言辞换别人说都一定激烈,偏偏在他口中迸出来那么淡然。

  “对,若吴曦真是那样的人,那还不如不要他领情!怕他不成!?”郭子建赞成陈旭。

  天骄沉默不语,无论近前长远,都是人命关天,真正太难取舍。

  “范遇,不必诸多顾虑。如陈旭所言,若然日后有斗争,也是我与他之间的矛盾,与那些百姓本无牵连。反倒是他一来便先害了几百民众,于他自身政绩无益,我是代他这样选择,他不想选也一定要选。”林阡拍了拍范遇的肩。

  却在这时,听到外面兵卫通传,说是樊井大夫身边的蓝玉泽求见,徐辕林阡皆是一惊,虽说玉泽不是不可以到东谷来,但玉泽和林阡之间已经数年没有交集,一则林阡狠心,一则玉泽心气高,陡然听说她求见,徐林二人都觉不可思议。

  见了才知,原来那饶凤关受困的百姓之中,有玉泽的父亲蓝至梁、大哥蓝玉涵,他们都是中秋节的时候来短刀谷和玉泽团聚了个生日刚走不久,竟不想被北斗七星抓在里面,蓝夫人柳湘幸得丈夫拼死相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报信。

  事情再怎样不凑巧,都不改变林阡决策。

  “玉泽姑娘的爹爹,自然是要救的。”吟儿显然也听闻了这些事,晚上对镜梳头的时候,看见林阡稍显疲惫站在身后,大抵知道他因何事焦虑。

  “我已经可以推断出,北斗七星是怎么对吴曦说的,‘林阡为了他身边人的父亲,刻意不救你吴曦’……唉,原本矛盾可以用不着那么多,现下玉泽的事情一出、银月的消息一传,吴曦那边,我真是理屈词穷了。”

  “哈哈,你这小人,怎知道人家吴曦心里会不会记恨,或许人家是个君子,君子成人之美,想你林阡为的‘身边人’,好歹是第一美女呢,要救的那个,再怎么说也曾叫过岳父大人……”她半带醋意地调笑,却又半带着劝慰的心思。

  “你这是存心在闹我。”林阡听她提起自己和玉泽的陈年旧事自然不悦,再听到“岳父”二字不禁更是沉下脸来。

  “岂敢岂敢!盟王息怒!”吟儿笑嘻嘻地站起身,把他按着坐下来,给他揉肩,好不谄媚。见她如此,他又怎可能还恼她!

  “不过话说回来,吴曦之所以被北斗七星抓住,不可否认是我的失误……败给了那位完颜王爷。”林阡停住她的手,轻握。

  “不,都怪吴曦,不走水路走6路,你说他心急就心急吧,偏还要去饶凤关那边观光!”吟儿安慰他,骂吴曦。

  “是啊,你说怎就有这种人,我告诉他往东走是对的,他答应我往东走了,偏偏要往西?结果躲开了我所有的保障,一头栽进了猎人挖的大坑?!”林阡笑问。

  吟儿一怔,笑道:“好啊,原是指桑骂槐取笑我来了!”再不给他握,跑到床边去了。

  “完颜永琏确实不同凡响,先制人到了如此程度,他给我这样一道骑虎难下的难题,不可能不在我和吴曦之间产生裂痕。”他豪气一笑,“然而他却是低估了我,有后患的事我林阡不会不敢做!”

  “早知你根本不在乎吴曦,便不安慰你了!”她气呼呼地,在床上摸索着什么。

  他赶紧跑过去,用灯给她照着:“哦?原是在做衣服?”

  “上次做的是披风,这次做一件冬衣。给自己增加个难度,哈哈。”吟儿手里虽才开始动工,脸上的笑意俨然就是看到了成品。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