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绝世护花高手 > 第1491章 想请你喝杯酒!
  “倾城,为父——为父一时口误,算是我错了!可以了吧?”风沧海嘴唇动了动,最后咳嗽了一声,更华倾城认了错。

  “哈哈——”一旁的紫衣见状顿时有些忍不住直接笑了出来。

  华倾城见一向刚毅冰冷的父亲竟然跟自己认错,顿时一愣,随后心里浮现出了浓浓的暖意。

  他肯低头,说明他在乎自己,对于从小失去母亲的华倾城来说,亲情是她最珍贵,但又最不敢去触碰的东西。

  要不是有之前那次的九死一生,或许她和风沧海到现在都不会有这么好的冰释前嫌。

  当然问题主要在她这边。

  风沧海不会恨她。是她一直恨风沧海。

  恨他为了剑道不惜牺牲自己的爱人,恨他在自己母亲去世后,立刻又找了新欢。

  虽然这两件事后来都知道其有误会,但却已经习惯了这种仇视,改不回来。tqR1

  缺了一个机会,但之前那一次的相处是机会,所以华倾城一直都很感谢陈笑。

  也不会嘲笑他境界低,因为自己能够有今天,完全是他用命换来的。

  陈笑见华倾城眼眶含着泪,顿时心里也有些不忍了,这件事他只针对风沧海,和华倾城没关系,但现在貌似惹得华倾城快流泪了,他连忙前道:“倾城,其实风前辈说得也对,我自己也不够努力,这段实际基本没怎么修炼。”

  “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事,其实是想让风前辈帮我一个忙,怕他不答应,才有些无耻的挟恩图报的。”

  “帮忙?”华倾城闻言一愣,转头看向了风沧海,风沧海偏过头,显然不想搭理陈笑。

  但越是这样,陈笑越要让他低头,你不是剑神么?我看你在道义和面子你要哪一个?

  陈笑心里想定便开口道:“风前辈并不是一个知恩不图报的人,对么?”

  “陈笑,你虽救了倾城,但倾城也曾多次救你,这一次她不请父命直接从潜龙渊跑出来,我都不予与计较,你若是还认为还不清你的恩,那我也无话可说。”风沧海看着他开口道。

  “我没有说倾城的任何事,无论是我对她的恩,还是她对我的恩,都是我们之间的事,和你老一辈,没多大关系,但之前那一次杨天机偷袭,那是因你而起的恩怨,倾城受你牵连,我救她等同于救你!难道不是么?”

  “你——”风沧海顿时无言以对。

  “她报不报恩,我不管,反正你得帮我做件事,我救了你,你帮我做一件事不过分吧?难不成堂堂的剑神,连这点气度都没有?”陈笑再次用激将法道。

  “师弟啊,你答应了吧?我徒儿又不会让你去做伤天害理的事!况且他说得很在理,你若不答应,那和背信弃义的小人有何区别?”洛逍遥在旁边添油加醋道。

  “风前辈,小辈听完整件事情的经过,也觉得陈笑说得不无道理,虽然他有些挟恩图报的嫌疑,但可能真的有什么事摆不平,需要前辈出手呢?”

  “对啊,爹,当初陈笑负伤,你不也让我好好照顾他,报答他,为他付出么?”

  “你这傻丫头!我没说过!”风沧海见华倾城帮着外人说话,顿时瞪了她一眼,心里浮起深深的无力感,或许这一刻他才体会到什么是女儿胳膊肘往外拐的滋味。

  “罢了罢了,你说吧小子!要是违背江湖道义和老夫人品,我先收拾你!”风沧海瞪了陈笑一眼道。

  “你收拾他,不仅我会收拾你,四师弟和五师弟也不会放过你!”洛逍遥在旁边也瞪了风沧海一眼。

  “——”风沧海见状站在原地,一脸无语,片刻之后才道:“有话快说,算我怕了你们这对无赖师徒!”

  “呵呵——剑神说笑了,我们只不过是事论事而已。”陈笑嘿嘿一笑,开口道:“我的事其实不难,你与我师傅一别多年未见,想必甚是想念,不如一起进天人间喝杯酒,喝完了再走岂不快哉?”

  “卧槽徒儿,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让这老家伙范,你让他做这么简单的事?”一听陈笑的话,旁边的洛逍遥顿时看不下去了,连忙小声提醒道。

  陈笑只是微笑着看着风沧海也不说话。

  “这事?”旁边的紫衣也是一愣,不知道陈笑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倒是陈笑前面的华倾城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陈笑一眼,眼神浮现出几分复杂。

  又抬头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只见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此时他眼神先是震惊,然后是抗拒,最后是冷漠,整个人面色复杂至极,但脚步却不自然的后退了一步。

  “前辈——如何?”陈笑见状,顿时眉头一皱,前抱拳道。

  “叙旧喝酒何处不可,为何非要进这天人间?”风沧海长呼了口气,抑制住内心的波动,看着陈笑道。

  “的确,喝酒的地方很多,但能让前辈驻足不前的却只有这天人间。陈笑很感兴趣前辈驻足的原因,便要让你尝试一下。”陈笑说道这里眼神一凝道:“这事一不违背江湖道义,二和剑神名誉无关,我实在想不出剑神拒绝的理由。”

  “拒绝便拒绝,又何须理由,我欠你一个人情是,但这件事务须多说,倾城,我们走!”风沧海说完,拉起华倾城要离开。

  “父亲——”华倾城见状,顿时面色复杂的喊了他一声,便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只是觉得这一次父亲走得匆忙至极,甚至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这和她记忆的风沧海几乎是两个人。

  “哈哈哈哈——”一听风沧海这么说,陈笑顿时大笑了起来,指着风沧海道:“前辈,你便真的如此怕这地方么?视之如龙潭虎穴不敢靠近一步?”

  “休要胡言!我风沧海纵横世俗二十载,何曾有不敢入的地方,怕的人?”风沧海立刻转头看着他,眼神已经浮现出了怒气。

  “那你进啊!”陈笑瞪着他大喊道:“你可以硬生生的辜负一个女人!让她最美的二十年宛如残花败柳一般枯萎,你还有什么会怕的?”

  本书来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