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三分野 > 88.第八十八章
  此为防盗章,补齐订阅80%可观看H

  赖飞白无辜得很:“大小姐,这份简历还是我翻遍了家里所有的证书拼凑起来的,老爷子说了要真实不能瞎编,我翻来翻去你的人生经历好像就停在少儿时候。长大后的人生除了打游戏,一片空白。”

  “……狗子你变了。”

  你明明说过我打游戏的时候最有魅力。

  赖飞白冷酷无情地说:“还有事吗,大小姐,我这边真的很忙。”

  多说无益,向园很有尊严地率先掐断。

  赖飞白收好表情转身推门进办公室。

  门后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看起来年轻时应该很英俊、脑门上却很不耐烦写着“为什么还没有人来接我的班我都生了帮什么玩意儿”的小老头,端着杯茶,右手慢条斯理地推着杯盖散热,扫了眼门口的动静,不动声色抿了口茶,问:“向园去报道了?”

  赖飞白微微躬身说:“是的,问我简历的事。”

  小老头哼唧一声,“还好意思问,她什么样子自己心里没点数?”大约是喝到茶叶了,他抿出来,唾回杯里,继续说:“对了,陈珊跟那个徐燕时什么关系?怎么那么护着他?”

  “我找人查了,两人没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徐燕时是陈珊当初去校招的时候从韦德挖来的,听说这男孩当时都要跟韦德签合同了,被陈珊临门一脚给抢了。”

  韦德是国内唯一一家做GNSS定位的龙头老大,属于中国的GPS。招聘起步211硕士。结果人本科毕业能跟韦德签约,这男孩子当时得优秀到什么程度?

  老爷子不是很相信,主要是不相信陈珊,“陈珊有这么大能力?”

  赖飞白无解,耸了耸肩。

  “算了,让陈珊别太执着了,该放就放。人生能有几个年头活!”

  说完,赖飞白眼睁睁看他从沙发上站起来,一个劈腿滑到地上,标标准准的一字马。

  赖飞白淡定:“老爷子您身娇体软,千秋万代。”

  ——

  溧州市,下午四点,所有人准时回到公司。

  向园在总经理办公室呆了会儿,总经理叫李永标,四十岁上下,相貌普通,额角窄小精明,浓眉斜眼。浑身上下从他的大油头到脚上这双擦得锃光发亮的意尔康皮鞋,每一根头发丝儿都散发着被社会主义压榨的圆滑——脑门上就写着“明白人”。

  陈珊给他发简历的时候,李永标也觉得跟闹着玩儿似的,毫不犹豫就拒绝了。本来去年总部那边塞过来一个某总的小侄女,什么活也不会干,天天迟到早退麻烦别的同事,领导批评一句就告到总部,害他们去年一年的分公司奖金被“莫名”扣了,李永标是个实在人,对这些“关系户”敬而远之。结果陈珊那边态度强烈,虽没明说,也明白这小姑娘的身份不简单。

  怕是比那什么小侄女来头更大,他也只能含泪收下这位小祖宗。

  这会儿,这小祖宗正在他办公室挑挑拣拣,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他正掂量着语气要怎么把“coffeeortea?”说的不那么狗腿。

  结果转头看见向园拎起他插在门口花瓶里的棒球棍。

  他忙说:“小祖……咳,小向,来到一个新环境,新人需要学会融入,靠武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技术部都是一帮大老爷们,而且又都年轻,他们不服你很正常,除了徐燕时,他们谁都不服,这帮小子,平时连我也不服呢。要不是我手里捏着他们的工资条,指不定发朋友圈怎么骂我呢?”李永标试图跟她分享自己的委屈,让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其实向园刷到过高冷吐槽李永标的朋友圈,大概是就把他屏蔽了。

  “别人家的总裁,爱马仕,lv,意大利定制皮鞋。我们的老李,七匹狼,playboy,意尔康定制皮鞋。劣质总裁没错了,不过还好,听说很多总裁已经开始丢皮鞋了,还好我们老李没有,稳了。”

  向园把棒球棍慢慢插回去,不甚在意地拍拍手,笑了下:“他们服徐燕时就行了,对了,有个事儿想请您帮个忙。徐燕时的档案我能看看么?”

  李永标一愣,“人事档案都在总部呢,你要他档案干嘛?燕时跟你不一样,人学得就是这专业,你研究他没用,整个技术部就他说了算,很多东西部长也不懂。”

  “行吧,我管陈珊要,有空一起打棒球啊,李总。”向园笑吟吟地说,“他们是不是该回来了?”

  李永标觉得这小姑娘气场真足啊,说话的时候怎么还有点那谁的影子,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听说大boss那小孙女是个顽劣性子,怎么可能到这儿来。他也只见过老爷子一面,根本不知道人小孙女叫什么。

  而且他明明记得,老爷子本名是叫司徒明天。

  向园见他失神,表情困惑地拿手在他眼前地挥了挥:“李总?”

  李永标回过神,甩开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低头看了眼手表,匆忙拿了文件率先出门:“时间差不多了,带你下楼跟你的新同事们打个招呼。”

  ——

  其实高冷没看见具体的简历,来新人这件事也是人事部的同事截了一段工作经历和获奖情况放在群里。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新人就是前几天他见过、并且跟老大看起来还有点“暧昧不清”的女人。

  所以在会议正式开始之前,高冷从洗手间出来,恰巧碰见了从洗手间出来的向园,也只是出于对美女的尊重,礼貌性地停留了一下目光。

  回到技术部,徐燕时脑袋上还罩着黑色外套整个人松散地仰在自己的工位椅上睡觉,高冷见状,嘟囔了句,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多觉要补,晚上的时间都用来打飞机了吧?你个单身狗。

  结果被突然飞来的高精度板狠狠砸了下脑门,高冷气急败坏正要发火。

  转头瞧见徐燕时醒了,外套被他扯下来跟眼镜一并丢在桌上,正窝在椅子上揉搓着鼻梁骨醒神,“捡回来。”

  “好嘞。”

  高冷哪敢惹他,他是那种背地里发朋友圈骂老板骂得又嗨又畅快,转头碰见老板笑脸一堆谄媚逢迎握拳努力状“今天又是努力工作的一天呢”的职场怂货。

  “我刚刚在厕所看见新来那个了。”

  徐燕时不太感兴趣,戴上眼镜,惜字如金地说了声哦。

  “居然是个女的!!!!”

  徐燕时松散地靠在椅子上,斜着眼不耐烦地看着他,一脸“你说完没说完就滚”的表情。

  “不过我觉得她有点眼熟,但是我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刚刚她还冲我笑来着,神经病啊,我又不认识她,笑个屁。别以为这样我就能接受她,长得倒是比一般女的都漂亮,不过我最他妈烦这种关系户了,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徐燕时很不留情地说:“你微信里一千八百八十八个女的,你问我?”

  灵光乍现啊!

  高冷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忙掏出手机,“你等下,我靠,这女的我可能真认识啊!”

  徐燕时想说,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的。

  “你还记得那天晚上跟咱们拼车那个女的么,你俩好像还是同学,她暗恋你还是你暗恋她来着,反正气氛尴尬到爆炸,我看你当时那表情我也不敢多问,就在车上翻了翻她的朋友圈,然后就看到她的照片了。”高冷嗓门又大又亮:“这是她男朋友吧?年纪有点大啊?”

  徐燕时随意扫了眼:“不是。”

  “你怎么知道不是?我靠,还说你不暗恋她,我那晚一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丫肯定暗恋她!”

  “因为这是她们高中班主任。白痴。”

  高冷哦了声,继续往下翻,“那这个总是了吧。挺帅的啊。”

  “这是她哥。”

  高冷终于找到机会谑他了,意味深长的挑了他一眼:“知道不少啊,连她哥都认识。”

  徐燕时懒得再搭理他,嗤笑着撇开头:“白痴。”

  “你越骂我白痴,显得你越紧张,你知道你上次骂我白痴是什么时候嘛?是你去参加韦德面试的时候,当我知道你是唯一一个拿到韦德面试资格的本科生的时候,我激动地跑去图书馆给你加油,你骂了我一句白痴。然后你后来告诉我,其实那时你很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才会蹦出白痴两个字。”

  高冷气儿也不喘地说完,终于面不改色地用中指一推眼镜,一脸骄傲又自作聪明地看着他:“我江户川·高冷说的对不对?”

  气氛凝固,门口不知道谁喊了声开会了。

  徐燕时拿起外套站起来,推了一把高冷的大脑门提醒他:“你刚刚那几条朋友圈屏蔽她没?没有的话,别去开会了,不一定保证你能活着出来。”

  说完,高冷石化,呆呆地看着那高高大大又潇洒的背影勾着衣服阔步走了出去。

  我靠!!!!

  ——

  向园最早到,在会议室等了会儿,等人陆陆续续来齐。

  她挺耐心地,全程安心地窝在椅子里打消消乐,大家对她都不是很热络,但也好奇,男生大多是扫了眼,鉴定是个美女,就继续讨论游戏去了,女生则把目光来来回回在她身上打量了几轮,还开了小群。

  小玲:“来,@鉴包大师,她身后那个chanel是真的?”

  鉴包大师:“假的,人chanel12-18年都没出过这个款。”

  “鞋子呢?没看错,是jimmychoo?”

  “款倒是真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仿的,鞋子我不是很懂。”

  “买双鞋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吧,小玲也有一双gucci的鞋子啦,再说,富二代怎么会来我们这里上班。”

  “你们不用这么酸吧,人才刚来,万一是个好相处的妹子,怎么办?”

  “我也觉得。”

  ……

  李永标敲敲桌子,下巴一指坐在边角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孩:“张骏,徐燕时和高冷呢?他俩怎么还没到。”

  张骏刚要说话。

  门口有人阔步过来,一声极为冷淡的“我到了”把坐在空调风口的向园给冷得一个激灵。

  向园没有抬头,仍是自顾自地低头玩消消乐。

  但心思已经飞了,长形会议桌,那道身影翩然越过几个人的位置。向园低着头,听见椅子挪动的咯吱声,空调风暖暖地灌进她衣领里,薄薄的料子搔着她肌肤,莫名勾起心烦意乱,手机消消乐里,再也找不到相似的图片了。

  其实徐燕时没那晚车上那么冷。

  一帮人在会议桌上聊天的时候,他也偶尔会插两句嘴,有女生跟他搭话,他也低头浅笑,笑起来嘴角尖细,牙齿整齐又白,完全就是高中时的清透模样。只是好像看起来比高中的时候随和了一点。

  两人的视线,偶尔会在嘈杂的讨论声中相碰,又都默契地不动声色别开。

  向园重新去盯手机。

  而徐燕时则跟一旁的张骏闲聊,声音或低或清浅地,带着点调侃的,越过这半米房间,越过他们之间的重重山海,轻飘飘地穿进她耳朵里,“解决了,老梁找人拿的板,等厂家那边返工。”

  张骏:“老大,咱们下次是不是得请老梁他们吃个饭啊,毕竟人家这次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

  “再说,老梁不兴这个。”

  李永标又敲了敲桌子,“行了,别聊了。时间到了,咱们开会,没来的名字记一下,扣这个月绩效。”

  秘书部的姑娘有点不敢下笔:“那谁也写啊?万一今年又扣我们奖金怎么办?”

  李永标不耐烦:“那就别写了,高冷写一下。”

  这不是明摆着欺负高冷没后台吗?

  徐燕时刚要说话,被人截断。

  “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会,不用写了。我跟高冷认识。”向园放下手机,瞥了眼徐燕时说。

  李永标一挥手:“行吧行吧。”

  底下一片震惊,员工们面面相觑,这铁拐李居然这么听话?这女的到底什么来头,不是新进员工吗?怎么看着像空降总经理啊?

  “给大家介绍一下,向园,总部派下来的,是咱们技术部的新进组长。”

  底下哗然。

  李永标拍拍桌子,“吵什么吵,听我说完。”他指了指徐燕时,“你们技术部分下组,你带一组,向园带二组,顺便分几个人过去,或者你们自愿,愿意到二组的,自己举手。”

  这他妈谁会举手?

  向园咳嗽一声,找回场子:“没事,你们愿意跟着徐组长也行,我点名要一个人就行了,我跟高冷熟,让高冷到我这组吧。”

  “你就要一个人?”

  “我先让高冷带着我熟悉熟悉公司环境吧。”

  李永标觉得这小丫头挺精,还真是谁也不得罪。跟那某总的小侄女完全不是一个路子的,他莫名开始有点期待这小丫头能在这公司里折腾出点什么名堂来。

  “徐燕时,你说呢?”

  “可以。”

  “行吧,那就高冷安排一下。”

  ——

  会议结束,所有人陆陆续续散了,向园没走,坐在位子上地打了会儿消消乐。

  令她没想到的是。

  徐燕时也没走,抱着胳膊敞着腿,懒洋洋地靠着椅背。面前摊着本笔记本,比他脸还干净,一个字没往上写。他好像从来都不写笔记的。

  见她停下来,徐燕时低沉开口:“打完了?”

  “嗯。你还没走?”

  徐燕时从胸前抽了支胳膊出来,漫不经心地合上面前的笔记本,抬眼说:“高冷那条朋友圈不是针对你,因为这几年总部塞了太多人过来,所以他反应有点大。”

  她放下手机人往后一靠,笑得像个小狐狸:“干嘛,怕我欺负高冷啊?徐燕时,我在你眼里就这么记仇?好歹也是你兄弟的前女友,用不用这么针锋相对啊?”

  徐燕时自嘲地低头一笑,那线条流畅的眼尾低垂着,没情绪的紧,冷淡得要人命:“咱们之间不聊封俊,是不是没得聊了?找话题呢还是找打呢?”

  司机很不给面子,说了句不是。

  高冷挑眉,二话不说带上车门,关门之前,扶着门把面无表情地补了一句:“你刚刚不是跟我说他挺帅挺喜欢他的吗?”随后他把手一摊,请宾上座的意思:“来,VIP黄金席位让给你了。”

  “……”

  黑色的日产天籁四平八稳地驶上路,风景往后倒,一路飞驰,高冷烦躁地玩了几分钟手机,“啪”把屏幕一锁,手撑着脑袋看窗外反思自己现在是不是“拉不出屎还怪地球没有吸引力”的典型。而且刚刚老大答应帮忙也完全是为了给他擦屁股。

  徐燕时这人嘴虽然毒,说话不爱给人留余地,得罪人不少。朋友也不多,但被他真正当作朋友的那些人,大多时候也都非常照顾他们的情绪。说老大不暖吗?

  暖。

  他的暖可能常人无法理解,至少,高冷他们组里收惯了老大的人参,偶尔冒出一句“吃了吗”那都是来自世界末日伏地魔式的关怀。

  他俩是大学同学,感情非同一般。徐燕时虽然嘴上不说,但高冷也知道,自己笨,学东西又慢,很多时候如果不是老大在后面帮他擦屁股他哪能混到今天。

  当年上学时其实两人关系不怎么样。徐燕时不太跟班里人接触,高冷记得那时他好像在准备保研,整日泡在图书馆里。因为专业成绩过于优秀,连当时测绘专业有名的“铁面包公头”包教授逢人就夸这是自己的得意门生。但高冷没想到,最后两人居然进了同一家公司实习——维林电子。

  维林电子是一家研究车载电子产品的公司,主要做车载导航、定位、追踪器等方面的设备。早年在行业内很有名,但如今这个车载导航市场几乎被GPS垄断,而维林因为入行早,老产品口碑好,是目前业内仅剩不多的几家跟国内北斗还有合作的公司。但这两年来,互联网电子、车载智能市场竞争激烈,维林的市场份额早已不如鼎盛时期,去年连老产品的市场份额都在下降,总部那边下了通知,如果今年的新产品还是没起色,会考虑关掉一个分公司,形势其实相当严峻。

  而他们测绘这种专业,如果不保研读博,本科成绩又不是很优秀的,基本上都会因为受不了测量公司前期实地蹲点的苦,最后转型做编程,I.T公司多且杂,工作好找。所以高冷当时能进这家公司纯属是瞎猫撞上死耗子,让他白捡了一个大便宜。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徐燕时最后居然也进了维林。其实以他的条件,完完全全可以保研读博,再选个卫星定位类的研究方向,多高大上啊。

  所以报道那天,高冷看见徐燕时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当年武大测绘系多大的一个神啊,居然成了自己的同事。两人当时不太熟,高冷也不敢太打扰他,战战兢兢打完招呼就缩回自己工位上了。

  那时的徐燕时,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宇宙级男神。更没想到,成为同事后的徐燕时其实没那么难相处,甚至在跟老板讨论算法自己没答上来的时候,他还会帮忙解围:“这个项目他没参与,不知道很正常。”

  虽然原本只是打算训两句的老板听完他的解释后雷霆大怒,拍着桌子火冒三丈差点掀翻整个会议室的屋顶:“这是他的项目,你告诉我他没参与?!”

  “是吗?那我记错了。”徐燕时不痛不痒地说。

  他永远都是一副表情,不卑不吭,偶尔老板被他气疯了也会训他,“徐燕时你给我闭嘴,你是老板还我是老板?”

  “好的。”徐燕时用中指一推薄薄的镜片,优雅又无声地表达了愤怒。

  高冷就是那时候彻底粉上他的,什么叫腹黑啊,这才是王者啊。

  高冷每次自己生闷气,最后腆着狗脸去讲和的时候,徐燕时大多都不知道他生气的理由。但这次傻子都听出来了,别说他没错,就算错了,他也不会哄人的。再说,高冷着实像个小女生,烦得很,让他自己在前面冷静下吧。

  所以,一路无话,星辰闪烁。

  后排的向园紧紧裹住自己,帽上的蝴蝶结改成了死结,还狠狠地拉拉紧,不放心又在死结上打了个死结。徐燕时瞧她这一幅生怕被人强.奸的模样,面无表情地侧开头,嘴角微微扯了扯。

  又是这种死亡嘲讽……

  徐成礼小朋友自始自终保持着冷漠脸,拿着IPAD地看动画电影,还是英文版的。看着像狮子王那类的,特效逼真,画面精湛。

  向园盯着看了会儿,随口问了句:“什么电影?”

  徐成礼也随口胡诌:“英文版的小猪佩奇。”

  糊弄谁呢,我又不是没见过那只猪。向园翻了个白眼。

  转头又想起,徐燕时以前英文好像很好。向园记得高中那会儿,他们年级里有个大佬团,经常代表学校出去参加各种竞赛拿奖。徐燕时就是其中之一,他就跟长在学校的展览橱窗里似的,窄小破旧的窗子里,满满当当贴得全是他花花绿绿的获奖证书。

  有时候外校的小姐妹过来考试,看见橱窗上清秀英俊的严肃脸,都激动得手舞足蹈,跺着小碎脚拉她发花痴——“徐燕时居然是六中的,我以为他燕三的哎!成绩这么好,怎么没上三中啊!上次他演讲比赛,连外国语学校的外教都拍手称赞。说他发音很地道来着,有没有女朋友啊……”

  向园解释说:“男朋友的朋友,不是很熟。”当时确实不熟。

  小姐妹很没三观,别有深意地搡着她的肩怂恿她:“哎呀,你可以换男朋友了,这个可比封俊带感多了。”

  向园虽然当时笑着警告她们说要告诉封俊,其实心里还挺唏嘘的。

  跟封俊交往之后,向园偶尔听到他跟人用英文打电话,虽然好听也忍不住吐槽,觉得一个高中生也太装逼了。结果后来才知道,他母亲是华裔,三岁就跟父母移民,中文不太利索,半天讲不完一个整句,徐燕时似乎跟他母亲关系很一般,不是很愿意听,有时候在吃饭讲一半嫌烦,就索性改成流利的英文。

  那会她觉得,他口语这么好,当个翻译应该没什么问题,或者会是一个英俊非凡的外交官。想想又觉得还是别当外交官了,万一两个国家发生政.治纠纷,他在旁边喊加油怎么办?而且外交官这个职业本就不怎么接地气,他已经很不接地气了,还是让他离人间近一点吧,反正魔鬼已经这么多了,多一个徐燕时又怎样?

  不过,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这时,司机忽然回头问向园:“小姑娘,你要去的南御园在春江路上?”

  向园懵了,南御园的房子是老爷子留给她最后的财产,除了这套房,在溧州市,她就是一个银行卡存款不超过两千块的穷光蛋。老爷子确实狠,彻底断了她的活路。

  “不是啊,”向园忙掏出手机,看了下地址,“府山路啊。”

  司机狐疑地重复:“府山路?”他转头问高冷:“你知道在哪么?”

  高冷摇头。

  司机说:“这样你切个导航,我这边定位的是他们的导航,不能改地址。”

  “您没有车载导航么?手机快没电了。”向园晃了晃手机。

  “谁装那玩意儿,又贵又不好使,”司机低着头在扶手箱里动翻西找,抽出一根皱巴巴的数据线,递给她,“你先充上,等会告诉我怎么走。”

  向园可不想在这时候刷什么存在感,虽然徐燕时并没有认出她来。

  “我给您开carplay吧,你看显示屏就行。我怕指错路麻烦,这边我不熟。”

  “可以。”

  向园低头调试手机,一旁沉默已久高冷终于按捺不住,莫名其妙地开始喷司机:“其实现在车载导航的功能很多,可不止就一个导航功能,还有语音智能对话,而且定位比手机导航更准确,刚才您找不着的那个地址,是因为手机软件没有及时更新,现在的车载导航都能自动更新了,不知道多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