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一品修仙 > 第三一五章 张师弟,这事对你来说不难吧

第三一五章 张师弟,这事对你来说不难吧

  张正义听到这话,顿时又缩了缩身子,将脑袋垂在怀里……

  卫老头和蒙毅,听的一阵头大……

  早就知道,借助秦阳的手来收尾,后面会有些不好搞,哪想到,摆出来最大的诱惑,竟然也填不满秦阳的胃口。

  而偏偏能一举数得,最合适收尾的人选,就只有秦阳。

  两人看的出来,秦阳是真的不满意,而不是贪得无厌装模作样的抗议几句……

  事实上,秦阳对以后主修法门是什么,宝册在哪,还真的不是多么关心。

  卫老头和蒙毅准备好的说辞,屁用没有……

  这世上,无论是什么门派,宝册这种可以承载着经典的宝物,都是重中之重,绝对不容有失,无一不是存放在门派之中最安全最隐秘的地方,诸多防护措施之外,也必定会有强者或者异兽看护。

  类似葬海秘典的宝册流落在外这种情况,纯粹是意外。

  就算是知道的再多,知道宝册在哪里放着,秦阳也没心情去靠近。

  宝册一般情况下,只会有一样,可修行过经典的强者,历代却绝对不会只有一个人。

  就比如说葬海秘典,葬海道君之前,又不是没有人修行过,可这些人,大都葬在浮屠魔教的陵寝之中。

  剩下的一部分,也是了无踪迹,年代太过久远,也难以追寻。

  唯有葬海道君的线索最多,又是葬在浮屠魔教之外,秦阳自然去找葬海道君的陵寝了。

  同样的道理,以后修行什么主修功法,有的是时间来慢慢搜寻讯息,每一种经典,大致偏重什么,大致有什么特点,这些并不是什么特别的秘密,想要知道,很容易。

  而秦阳只要知道这个,基本上就可以确定以后的主修法门是什么。

  再查一下曾经都有哪位已逝的强者,修行过这种法门,将法门修行到最强,从中选择一位最合适,拜访一下对方的陵寝,免费给对方的棺材抛光打蜡,再顺手握个手。

  说不定就能拿到想要得到的经典。

  就这么简单粗暴。

  所以卫老头和蒙毅有意说要补偿的话,对秦阳没什么作用。

  虽然秦阳也知道他们这也是好意,按照他们所说,想要得到这法门,身份首先要毫无破绽,出现的大荒也要顺理成章。

  然后自然是想法设法的混进去,然后一阵斗智斗勇的瞎鸡儿操作之后,步步高升,最后有机会名正言顺的观看宝册,从而习得经典。

  这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完美的方法了。

  “你们只需要告诉我经典的名字,出自哪里就行了,剩下的不劳你们费心,至于补偿,我就不要什么东西了,你们只需要告诉我真正的盗门是什么,都有谁就行了。”秦阳淡淡的笑了笑,说的轻描淡写,似乎也准备重拿轻放了……

  “这是盗门搜集到的讯息,所有经典的讯息……”卫老头一直点出,将信息传给秦阳,只是他的脸色有些尴尬。

  秦阳给了台阶下,哪怕秦阳是晚辈……

  可盗门本身就跟其他门派不同,倚老卖老这一套从来都是不吃香的。

  “关于盗门的事情,只有等到哪天,你真正成为传道人的时候,才能全部告诉你,现在只能告诉你一部分,宗门的情报网,你也可以用,不收钱……”

  俩老混蛋颇有些尴尬的站在那,草草的给秦阳传了一些讯息之后,就重新回到画上,化作了画像。

  秦阳站在原地,也不阻止。

  本来就是不爽而已,这也亏得盗门跟一般长幼有序的门派不同,若是一般门派,师尊之命,做徒弟的不愿意,也要去做。

  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己并没什么损失,至于出现在大荒众人的视线内,自从他决定来大荒就已经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趁机捞好处,然后问些自己最想知道的辛密,才是正理。

  关于盗门的讯息,秦阳其实没什么兴趣,反而卫老头他们最不在意的,关于经典的信息,却对秦阳是最有用的。

  关于各种经典的信息,极为详实,若自己去慢慢搜集,怕是不知道多久才能搜集到这么多信息。

  而盗门传承多年,很多信息,都是积年累月,才一点一点完善起来的。

  很快,秦阳就找到了关于紫霄道经和葬海秘典的信息。

  紫霄道经,又名奠基经,传言乃是先于诸多经典而出,乃是万法之基,故而,道基稳固,冠绝诸天,所有法门,皆可容纳其中。

  葬海秘典,另辟蹊径,剑走偏锋,气脉之绵长,无有出其右者。

  只是看到葬海秘典之后,秦阳却微微蹙眉。

  有紫霄道经奠基,修行葬海秘典第二卷,自然没有问题。

  可是他却没看过第三卷,而问题就出在第三卷。

  天下没有完美无缺,尽善尽美的之物,经典自然也是如此。

  比如说紫霄道经,道基是强的可怕,包容性也强到不讲道理,可要说缺陷,便是紫霄道经除了这两点之外再无什么威能,若只修道经,便是毫无特色,还不如一些一般的法门。

  再比如说葬海秘典,剑走偏锋,葬了气海,击碎了自身法力桎梏,海眼吞噬起来近乎无度,类比一般修士,便可以说是气海本身就没了极限。

  没了极限,好处是最明显的,秦阳已经体验过了,想要消耗完真元,那是非常难的。

  一年的时间,源源不断的积累,上次肆无忌惮的消耗,也仅仅只消耗了不到五分,不消耗真元的时候,上限便会一直增长。

  而这种无度的增长,本身就有隐患,总有一天,海眼之中的力量,会暴涨到他自己都无法承受的地步。

  届时,只要出手,体内真元便如同同境界修士自爆一般,肉身稍有弱势,就会被自己的真元冲爆肉身。

  再者,若是境界不够,力量却庞大到浩如烟海的地步,想要调动,也很难做到得心应手,举重若轻,到时反而会有种举轻若重,难堪重负的情况。

  葬海秘典第三卷,控制的便是这种情况的发生。

  但那是变相削弱了自己,压制了自己,才维持了平衡的结果。

  秦阳若有所思,心里忽然明白了,为何最重要的是紫霄道经,最没威能的紫霄道经。

  因为有了紫霄道君,他就根本不需要葬海秘典第三卷,根本不需要去变相的削弱自己的实力,去维持那种平衡。

  肉身弱了,再找一门精修肉身的经典,神魂意识弱了,找一门壮大淬炼神魂的法门即可。

  有了绝世道基之后,再修几门经典,也不是不可以。

  自己要做的,不是去掰断长板,而是去补全短板即可。

  现在境界尚低,肉身本身就很强,根基雄厚,没什么问题,神魂不强,却也不算弱,现阶段,也只需要找一门一般的修炼神魂的法门,就已经绰绰有余了。

  若是想要寻经典,修炼肉身的法门,数量不少,各有千秋,而眼下最近的黎族就有。

  修炼神魂的经典之中,大嬴神朝也有数门,而且卫老头传递的信息里着重标注了,最强的,就在大嬴神朝的禁宫之中。

  秦阳整体梳理了一遍之后,暗暗砸吧嘴。

  卫老头原本的意思,是让自己投靠大嬴神朝么?

  不过,卫老头的尿性,一向是无利不起早,不可能只是这么简单。

  他是要自己打入大嬴神朝,当做内应么?

  早在很久之前,秦阳心里就有了猜测。

  卫老头曾经吹过很多次,盗门当年多厉害多吊炸天,以前秦阳也只当他吹牛逼,可现在见到苟延残喘,跟丧家之犬一样到处躲藏的盗门,竟然还有这么强的情报网。

  甚至还有什么隐藏在暗中的力量都不知道。

  那当年盗门全盛之时,就算是没卫老头吹的那么厉害,也不会差太多吧。

  这么强的门派,却在朝夕之间,被人推翻,夷为平地,只剩下歪瓜裂枣三两只,夹着尾巴逃出了大荒,那对手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放眼大荒,强大的门派不少,拥有毁天灭地力量的强者也不少,可要说最大的门派,流氓之中的大流氓,毫无疑问,自然是诸多神朝之中最强大的大嬴神朝。

  什么门派,什么家族,统统都是土鸡瓦狗,朝廷才是真正的大佬。

  盗门的最大敌人,其实就是大嬴神朝?

  秦阳以前只是猜测,觉得这个猜测起码有七成的可信度。

  可现在来看,起码有九成可信度了。

  也只有大嬴神朝亲自下场,盗门才会败的这么快,不然的话,就凭借那些门派联合,哪有这种力量。

  当年的事情,太过久远,秦阳也懒得去想。

  甚至于,盗门的大敌是谁,秦阳也没兴趣知道。

  当年被卫老头诓上了盗门的贼船,后来也没觉得盗门有什么不好或者好的,在门内的时候,学了不少东西,蒙师叔和卫老头对自己也挺照顾。

  可整体上,终归是放养的,要说对盗门的认同度,也不可能高到听说盗门有什么大敌,就仇大苦深的想法设法的报仇。

  别逗了,哪有这么容易。

  秦阳本身颇有些自由散漫,恩怨分明,可是却也不是什么戾气冲天的人,你瞪我一眼,我杀你全家这种事是不可能干的。

  同样的,为盗门出生入死,奉献终身这种事也不可能有。

  张正义伪装自己一次,小打小闹的,可以当做玩笑,糊弄过去就算了。

  第二次还这么干,那就会毫不犹豫的捅死他,这次若非还有内情,也看出来张正义是真的吓坏了,秦阳真的会慢慢的磨死他,再摸尸下葬完事。

  至于盗门内的其他人,死了,就死了,大家仅仅只是同门而已,可能连面都没照过,秦阳听说了也只会例行献一朵白花而已。

  也就哪天若是听说了,卫老头被人干掉了,蒙师叔被人干掉了,力所能及了,就干掉对方给他们报仇,力有不逮就继续苟着,等到哪天有足够的力量了再说。

  冲动的去拼死拼活,然后光荣献身的事,秦阳想都不会去想。

  所以了,卫老头和蒙师叔他们有什么想法,秦阳管不着,他们有他们的追求,追求光复盗门也好,追求撬人墙角也罢,秦阳都支持。

  可要是他们想要将他们自己的追求,硬要套在他身上,秦阳就敬谢不敏了。

  秦阳是对人不对门派,盗门对他而言,更多的只是一个符号。

  所以才会不把自己下一代传道人的身份当回事,自从有钱了之后,去盗门的情报网弄消息,也是该掏钱了继续掏钱,不去省那点碎银子。

  这次死抓住收尾的事情不放,最后却有重拿轻放,就是要告诉这俩老混蛋,自己是什么态度。

  这事完了,自己该干嘛还去干吗……

  “秦师兄?”

  秦阳支着脑袋沉思了很久,瑟瑟发抖的张正义,实在忍不住了,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秦阳回过神,微微眯了眯眼睛,露出一丝和善的笑容,走到张正义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扶起来。

  “张师弟,那两个老混蛋,故弄玄虚,说什么为了保险,没提前告诉我,可是事情临头了,你都不跟我通通气,万一师兄我脑筋一热,真将你碎尸万段,你不是死的冤枉了?你若是跟我说了,哪里会死这么多次,师兄我是那种不顾大局的人么?”

  “秦师兄,我真不是有意的,就是一时贪心作祟,应下之后,我反悔了,可我师尊说,若是我反悔了也行,只需要拿到守陵人的信物,我就是新一代的守陵人,他都会听我的话,可是那信物,被上一任守陵人拿去当陪葬品了,我师尊他自己都拿不到……”张正义哭丧着脸,眼看秦阳态度变了,不管真假,赶紧先解释一波。

  秦阳听的眼角狂跳,盗门内的陵寝,说是龙潭虎穴都是侮辱,蒙师叔自己都没打通关的陵寝,张正义敢去尝试,绝对会死的很惨很惨。

  这事真假,秦阳已经不想猜了,事情已经发生,现在也没心情去干掉张正义了,反而,有张正义在,后面的事情才好办些。

  “张师弟,你放心吧,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这人,要是我能打的过对方,又没当面报仇,就证明我不想杀人了,你放心吧……”秦阳满面和善,反过来安抚被吓坏的张正义……

  “秦师兄大人大量,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说如何做了,以后秦师兄若有拆迁,小弟定然百死不辞!”眼见小命似乎是真的保住了,张正义松了口气,立刻开始满嘴的乱放炮。

  “张师弟,百死什么的可千万别说了,师兄说了不要你的命就不会要,你放心吧,倒是事情么,现在正好有一件事,需要张师弟帮个忙……”

  “秦师兄,我能力有限……”张正义心里一个咯噔,结结巴巴的就要拒绝。

  “张师弟!”秦阳沉声打断了张正义的话,满脸郑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师兄只是要你去帮我查点事,这事需要你的能力,你远超我的能力……”

  “查点事啊,师兄你尽管说。”张正义暗暗松了口气,满口答应了下来。

  “其实最初的听说你连续挖了几十家的祖坟,竟然没死在里面,说实话,我是真的震惊,这难度可比逃过追杀的态度高多了,你这一手本事,真是远超我了,这次呢,我想要查一下,黎族之中,都有谁修成过《巫咸经》,都安葬在哪了,这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黎族……”张正义面色大变……

  然而,秦阳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满面笑容。

  “张师弟,之前你不是说要帮我么,这点对于你来说很简单的事,你不会都不帮吧?难道刚才,你又是在忽悠我?”

  “师兄,我怎么可能忽悠你,只是那黎族……”

  “嗯?”

  “好吧,师兄,我试试……”

  “试试?”

  “师兄,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