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村长的后院 > 第820章:这么能坚持?
  眼前的夏红直接让冯刚有种喷血的感觉,睁大眼睛看着惹火的美人儿老师,问道:“老师,你这是干吗?你不是身体不适吗?别把我的火撩起来了,你又不负责任啊。”

  夏红烟视媚行,眉目如画,看着冯刚,笑吟吟地问道:“我不负责你也可以找别人啊,你怕我吗?”

  说话间,她已经张开腿,骑坐在冯刚的大腿面,故意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脯,近在咫尺,吐气如兰地说道:“你是不是要好好的感谢我呢?”

  “感谢你什么?”冯刚脑子里面飞速转动,“刚刚你说服那楚家姐妹了?”

  “聪明。”夏红微微颔首,“你是不是要好好的感谢我呢?”

  “他们答应回省城开一个广告公司?”冯刚都有些不敢相信,姐姐楚思瑜还好说,特别是妹妹楚思语,那对自己像是对仇人一样的,她们居然会同意陪着自己一起去开广告公司?这还是让冯刚很感到意外的。

  夏红说道:“为什么她们不可以呢?其实她们也想证明一下自己的,只要真正的了解到她们想要的,那事情容易的多了。”

  面对着夏红老师在自己轻轻轻晃动的臀腿,冯刚伸手搂住了她的纤腰,盯着她白皙的脸蛋,追问道:“哪她们想要什么呢?”

  “很简单啊。”夏红兀自坐在冯刚的大腿面,“她们是被家族舍弃的女人,她们心里面也挺难受的,身为女儿身,她们心里很是不甘,所以……她们现在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没有家族的支持,她们一样可以创出自己的事业出来。”

  冯刚对夏红老师竖了个大拇指,在她的樱唇面亲吻了一口,道:“你厉害,老师,我发现你真是我的福星啊,任何的事情,到了你这里,都能够轻而易举的都解决了,你总是能够给我的人生提出非常有用的指引,谢谢你!”

  “你别给我说这些肉麻的话了,我已经过了那个年龄了。”夏红俏脸嫣红,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只要你好,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幸福。”

  冯刚抱着夏红亲吻了一下,凑到她的耳畔边低声道:“身体好了吗?”

  “没有。”夏红轻声摇头,迷人的眼睛里面,“今天晚要让你到口的肉吃不嘴。”

  “吃不嘴我也要强吃。”冯刚贼笑一声,一只手在下面掏了一下,当即眼睛一亮,问道:“走了?”

  “你快去洗澡。”艳花娇的夏红老师俏脸绯红之极,悄声说道。

  “好嘞。”冯刚满心欢喜,“好长时间没有疼你了,是不是忒想我啊?”

  说话间,一只手已经托住她的娇臀,捏了两下,直到她站了起来,冯刚再亲了她一下,道:“好好的床等着我哦。”

  “陈芹婶子走了,你还有心情想那事情?”夏红问道。

  “老师,你能不能别这么扫兴啊,我刚正一个人闷着心里难受着呢,你这现在又提这件事情,真是坏人心情。”冯刚皱着眉头看着夏红老师责怪地说道。

  夏红感觉自己刚刚这话是说的有些过份,露出歉意的笑容,走向前,凑到他的面前,悄然说道:“好啦,我错了,等会儿我满足你之前给我提过很多次的愿望,好不好?这样给你道歉可人吗?”

  冯刚的眼睛倏地一亮,盯着夏红那薄薄的嘴唇,想到有几次在她的家里,她蹲在沙发前给自己带来的强烈快意,那简直是魂牵梦绕啊,后来好多次都想让她再一次,可是她都拒绝了,今天这么主动的堤出来,倒是让冯刚有些意外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兴奋。

  “好!”

  冯刚重重地一点头,转过身便出了门,去卧室里拿了衣服出来,洗完澡,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床榻空空如也,不由感到怪,去到书房,却发现夏红正抱着一本书仔细地阅读着。

  “你咋还在这里呢?”冯刚催促道,走前一把抓住她的玉手,“我都要憋坏了,我要等不及了。”

  不由夏红说什么,冯刚便拉着她急急赶赶的出了书房,投身于自己的卧室里面,将夏红的纤细娇躯摁倒在床榻之。

  “你轻点儿,外面还有很多人呢。”夏红嗔怪地说了一声,带着一些责怪之意。

  “没事没事,反正外面的人又听不到。”冯刚的手已经伸进她的衣服里面,“我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又不会影响到他们睡觉。”

  冯刚的手像一团火似的,每每抚过夏红的肌肤,让夏红的皮肤都跟着颤栗着,骨头也都跟着酥软起来,甚至都没有半点儿反抗的意思,被冯刚占有了她的身体。

  房间里,浪潮翻滚,床榻摇晃的咯吱声,还有夏红老师尽可能压低着声音的娇啼声,交织在一起,简直是一曲优美的乐章。

  隔壁房间里,楚思语怪地问道:“这什么声音?”

  “什么什么声音?”玩着手机的楚思瑜问道。

  楚思语翘着头仔细听了一下,特别是听到一个女人的那种痛苦又带着快意的娇啼声,她当即明白什么情况,道:“隔壁房间里的那对男女没干好事。”

  楚思瑜细听了一下,俏脸之,当即浮出云霞,黑暗床榻的两条腿下意识地绞动摩擦了一下,道:“发现冯刚和他的那个老师关系不一般,果然是这样啊。”

  “冯刚的人品太差了些,不是说他有老婆吗?还有别的女人乱搞,真是社会的垃圾,这种人,应该阉割了去做太监。”楚思语恶狠狠地道。

  “你这也太狠了。”楚思瑜维护着冯刚说道,耳朵里还是听到隔壁房间里不时传来的夏红老师的啼喔声,不知怎么回事,喉咙里有些发干,“别人这方面的私事儿,我们还是不要管了,睡吧睡吧。”

  楚思语没有回话,而是继续低头看着手机。

  可是隔壁房间里总是时不时的传过来一道几不可闻的细细娇啼声,使得二人根本没办法入睡,两个人的心里也不知怎么回事,也变的渐渐毛草起来。

  楚思瑜是已婚的女人,是尝过男女之间那种事情的快意的,自然知道一个女人在床榻的叫声大小是能深刻体现这个女人在这方面的满足感的,当她发现夏红竟然在那里啼喔了近一个小时,而且没有半点儿停歇的时候,她的心里越发的毛草起来,冯刚那小伙,竟然能这么能坚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