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武侠游记 > 第二百六十四章只身闯庄
  巴英立在兴云庄的门前,天很冷,冷风如刀,刮得他裸露在外面的脸颊生疼。但他不敢走,也不能走,毕竟,与小命相比,些许寒意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那怪客低声的读着兴云庄门口的对联,当年李园里的一切都已物是人非,唯一保留的,大概只有这么一副御笔的对联。

  “这幅对联,他龙啸云也配?”

  怪人留下一句话,虽然没有任何腔调,但只要有人一听,便能够明白这必定是嘲讽。

  巴英不语,只是不住的赔着笑,小人物的悲哀便在于此。无论任何一方,他都不能有丝毫的得罪,否则的话,对方想要自己死,不会比想要一只蚂蚁死困难多少。

  “诶,这是什么人?”

  刚刚进门,一个穿着锦缎羊皮袄,却敞着衣襟,手里提着个鸟笼的大麻子从旁边冲过来,拦住了二人的去路。

  那巴英见得此时,却是笑着说道:“林总管,这位也是龙四爷的朋友,我刚刚要酒的时候,恰好遇见的。”

  “哦,原来如此,那快快请进吧!”

  便在此时,那巴英忽然对着怪人说道:“对了,龙四爷他们就在里面,小人突然想起,那孙驼子一人恐怕不够将酒送来。我得去帮他一把,反正你已到了兴云庄,不如您先一个人先请,我随后就到。”

  “聪明人!”

  怪人没有说别的什么,但巴英却是如蒙大赦一般的飞窜出去便好似这里不是高朋满座的兴云庄,而是血肉遍地的修罗场一般。

  巴英一直没有回头,出了兴云庄之后,他也没有朝着小巷的方向跑去。天色依旧昏暗,乌云往太阳原本应该出现的地方挤得越发浓密,此时此刻,巴英只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至于以后这里发生的一切,巴英不想管,也不敢管。

  不得不说,昔年李园的家底着实殷厚。

  此时此刻,兴云庄的殿内,地上铺着厚厚的嵌金丝的地毯,梁上挂满了精巧的彩绘宫灯。

  大殿四周由四对高高的铜柱子支撑,铜柱子旁边都设有一人高的雕花盘丝银烛台,天色虽然刚刚露出一丝暗淡,但上面早早点起了儿臂粗的蜡烛,烛中掺着香料,焚烧起来幽香四溢。

  一张大的出奇的圆桌之上,围坐了了十余名衣着光鲜,高谈阔论的江湖人物。

  正北方向的主位之上,坐着的乃是一名相貌堂堂,锦衣华服,颌下微须的中年男子。作为此地的主人,龙啸云面上笑容不断,在一片反复的恭维声之中不断余其它几人推杯换盏。

  “砰”的一声。

  大门与墙面发生的无情碰撞之音瞬间打破了酒桌之上完美的气氛。

  “什么人?”

  说话的人颧骨高耸,满面威严,花白的胡子并不密,露出一张嘴角下垂的阔口,更觉得威严沉重,平时也带着三分杀气,正是江湖中人人都对他带着几分畏惧的铁面无私赵正义赵大爷。

  来人不语,寒风透过他的长袍,吹的酒席之上原本可口的酒菜有些发凉。再配上他脸上那诡异的面具,只令人感觉到数九隆冬的寒意似乎已经提前降临。

  当怪人的眼光扫过屋内的众人之后,他忽然有一天,叹了一口气,对着龙啸云身边的一个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开口说道:“小娃娃,你娘亲呢?”

  那小娃娃生的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红斗蓬上镶着白兔毛的边,看来就象是个粉装玉琢的红孩儿。此时听得怪人所言,不等一旁的龙啸云开口,便嘻的一笑:“你想找我娘亲?”

  他嘴里说着天真烂漫的话,但话音未落,袖中已飞出三根很小的袖箭,直取怪人的面目和咽喉,不但奇快奇准,而且劲道十足。

  谁也想不到这看来十岁还不到的小孩子,竟是如此心狠手辣,天底下绝大多数的江湖客只怕一个不备,立刻就会死在他的箭下。

  “呜……”

  那是一声长长的吸气声,长到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能过清楚的听到这绵延的声音。

  下一刻,一道重重的浊气忽然被那个怪人自面具下的口中吐出。剧烈的气流好似一只打着旋儿的长矛一般,一头撞过那三支品字形排布的袖箭。

  “啪,啪,啪……”

  三支袖箭落地的声音之后,那娃娃身子凌空一翻,手里已多了两柄精光四射的短剑,不等这两句话说完,已闪电般向那怪人刺出了七招。

  这孩子不但出招快,变招快,而且出手之狠毒,就算多年的老江湖也要自愧不如,每一招出手,都好象和对方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似的,恨不得一剑就将那怪人身上刺出个大窟窿来。

  “凭你也用剑!”

  怪人言罢,忽然一指点出,他的动作并不快,但当那娃娃准备一剑回转,削下对方的手指之时。却惊愕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的手指已经到了自己的肩膀之上。

  轻轻一点,就好使弹飞一只衣服上的蚊虫一般的轻轻一点。

  但下一刻,那娃娃忽然感觉到一股仿佛蛊虫钻心一般的疼痛自肩口传来。随着他手中筋骨之上的气力一浅,那短剑终于握之不住,跌在了地上。

  “且住……”

  眼看龙小云已经被对方击伤,那龙啸云终于坐不住了。擅闯兴云庄,还打伤自己的爱子,今日他龙啸云若是不能出头,只怕他今后在江湖上也没有出头之日了。

  腾空而起的身影矫健非常,袖袍一卷,好似变戏法一般,一杆银色短枪已经出现在他手中。

  “武当派的龟蛇射息功,能够将这门功夫练到这吐气如箭,开口伤人的境界。整个武当派也没有几人,不知道是武当派的哪位高人驾临?”

  龙啸云说这话自然不是无的放矢,昔年他师父曾对武当派的一代疯癫宗师胡不归有大恩。是以,对于武当派的武功,他极有研究和见解。

  只可惜,井底之蛙,看到的天再大,也大不过井口。

  “不必试探我的来历,因为过不了多久,我的来历你们自然会知道。现在,带我去见林诗音……”(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