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武侠游记 > 第二百零一章斗酒董方伯
  “草芊芊,波漾漾,湖边草色连波涨。沿蓼岸,泊枫汀,天际玉轮初上。

  扣舷歌,联极望,桨声伊轧知何向。黄鹄叫,白鸥眠,谁似侬家疏旷?

  泛流萤,明又灭,夜凉水冷东湾阔。风浩浩,笛寥寥,万顷金波重叠。

  杜若洲,香郁烈,一声宿雁霜时节。经霅水。过松江,尽属侬家日月……”

  那董方伯显然学识不俗,不似江风这般,纵使过目不忘,所学的无外乎一些武学,医术,以及道家术语罢了。

  不懂,不会,不代表不懂得欣赏。

  “啪,啪,啪……”

  “董兄好文才!”

  江风此时看着那立于船头,低声缓诵的董方伯,开口赞道。

  那董方伯此时笑了笑说道:“哪里有什么文采,不过是拾人牙慧,有感而而已罢了!这渔歌子乃是当年唐王府时期的孙光宪所做,却非在下所作。”

  江河之上的景色犹如水墨,虽有诗意盎然,但若是看得久了,却不免有些无聊。

  “江兄弟,你此去关中,是有什么事情要办吗?”

  此时那董方伯忽然对着江风开口问道。

  “没什么,其实在下只是取道关中而已,倒是董兄,我听董兄的口音,也不像关中人士啊!”

  那董方伯此时笑着对江风开口说道:“真是巧了,在下正好也是取道关中,看来你我二人可真说得上有几分缘分啊!”

  “是啊,天下之大,很多时候,确实是无巧不成书。”

  “啪”的一声,那是一处颇为湍急的弯道,被青石阻碍的河水一跃而起,打在了船板之上。

  江风能躲,不要说区区的一片水浪,即使是比他更快的刀光剑影,江风已不知躲过了多少次。但江风没有躲,被打湿的衣衫沾在身上,那是一种难受的感觉,可是无论如何,这都是人生,一个完整的,普通人的人生。

  董方伯有功夫,而且相当的不俗,这一点,从他的衣衫之中没有被一滴河水打湿之上就能看得出来。

  此时的董方伯一脸疑问的看着江风不以为意的拧着自己的衣服,开口问道:“江兄弟莫非不懂武功?”

  此时的江风笑了笑说道:“武功?以前懂的一些三脚猫的花拳绣腿,后来,我就把他们全都忘了!”

  那董方伯此时瞪大了眼睛,盯着江风问道:“哦,这忘性人人都有,但能把武功忘掉的,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些许微末技艺,忘了也就忘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久而不用,忘了,也就是必然!”

  “忘了好,忘了好,有的时候,有一身武功,未必就是快乐!”

  说到这里,那董方伯对着江风说道:“你这个人很有意思,我请你喝一杯!”

  “人家说和人喝酒是因为想要听到一些平日里听不到的话,你觉得呢?”

  听得江风所言,那董方伯却是反问道:“那你喝还是不喝?”

  “喝,武功可以忘,酒的滋味,怕是这辈子也忘不了!”

  舟小,船舱自然也小,索幸的是,一张小小的方桌和两个低矮的小凳还是能够勉勉强强的挤在里面。

  董方伯只带了一小葫芦酒,但方一掀开,便有一股清冽的气息扑鼻而来。佐以这大河之上渔民特有的鱼虾小菜,别具一番风味。

  “干喝岂非无趣,不如你我二人冲个彩头如何?”

  江风的提议并非真的在乎什么彩头,只不过,喝酒的用意与快乐,往往便在喝酒之外。

  董方伯带着好酒,自然也是一个懂酒的人,当下开口说道:“不错,是该有个彩头,江兄弟不知道是想要比点什么?”

  此时的江风先是惭惭的一笑,随即开口说道:“在下蹉跎岁月二十载,却是个文不成,武不就,岂敢在董兄面前献丑。今日我们不比文,不比武,我们比见识,如何?”

  “比见识,如何一个比法?”

  显然,董方伯对此,应该还是颇有一些兴趣的。

  “很简单,我们各自说一些天底下的奇闻趣事,只要是对方不知道的,对方便喝一杯,若是对方知道,便自己喝一杯,如何?”

  “公平!既然江兄弟提出这么一个法子,那在下就借花献佛,先讲一个吧!”

  “好,那在下洗耳恭听。”

  江风言罢,已是一只手提起那酒葫芦,将二人面前的酒杯斟满。

  “在北域有一条红雪江,故老相传,这条江乃是红色的血和白色的雪彼此交织融化,顺西而东,奔流而成。然而,这条红雪江真正的来历,江兄弟可曾知道?”

  此时的江风将酒杯端起,一饮而尽,随即擦擦嘴说道:“愿闻其详!”

  一个人能够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那便难免会有些得意。但剑此时的董方伯嘴角一扬,随即开口说道:“昔年在北域之北、北辰王朝之东,大汗帝国之西,十数年前崛起一名使枪好手赫颜姑苏,凭着一杆丈二金矛,吞并北原奇荒势力,打出了北极****的偌大江山,自号北极天宗。

  获得许多北武林高手皆托荫在他门下,连一向号称宗师的天残武祖亦不敢将势力伸入****之中。

  然而,正当赫颜姑苏已经即将把神蚕宫和女暴君姚明月这位******收入囊中之时。一位北域的绝顶刀客忽然单枪匹马杀到了北极****。

  那是八月二十三,月照子时天,赫颜姑苏孤身一人站在崩雪山的顶峰。而另一人,则仿佛一道火光幻化,腰悬一柄长日狂阳,威势无边。

  双方这一战足足打了三天三夜,随着颜姑苏气力已然不继,来人忽然一记火焰刀流直斩下赫颜姑苏的级。那断颈处喷血如泉,强悍的余劲如同烈日,在崩雪山上留下刀痕,痕中烈能深入山脉,融解了崩雪山上的长年积雪,雪水混合从赫颜姑苏体内暴射出的血水,汹涌奔向山脚化作一条长河。

  这,便是红雪江的由来。”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