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权欲道 > 第1159章 交易(一)
  整件事情由于韩师师的搅和,这么浑浊了。

  不得不说,韩师师的确不了王凤儿,但是也差不多,她或许不够聪明,但她这个身份地位所经历的那些事儿,碰到的那些个经验,足以弥补很多。

  处理事情并不光光靠聪明,王凤儿能算计,真碰到这种事儿未必有韩师师处理得好。韩师师这么多年是跟官员打交道的,什么事情到底如何处理,算是酒桌的笑谈她也听厌了,这一次碰到这种情况,虽然很突然,可用了江湖秘传的第一绝招,遇事先把水搅浑,只有水浑浊了,才有浑水摸鱼的可能。

  韩师师手的资料把持得很紧,这么多年唯一露出去的一份是给王凤儿的,恰好是关于张泰之的,算用脚后跟想也知道自己着了王凤儿的道道了,当然王凤儿为什么这么做已经不需要去想了,想了也没用,干脆大大方方地承认这个东西是自己交出去的。

  高组长没想到是这种情况,万花集团的老总亲自交出去的这个举报材料,恰好是关于万花集团的,恰好能够给万花集团造成无以伦的损失,这听起来跟笑话一般。

  但韩师师说得有理有据,他也不敢轻视,考虑再三亲自过去,对韩师师直截了当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韩师师笑了笑,然后说,高组长您好。

  高组长哦了一声,说了句你好,然后看着韩师师,盯住不放。

  韩师师迫不得已,她又笑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了,她说,您说能因为什么?

  高组长说,我想听你说。

  韩师师说,还不是钱的问题。

  高组长哦了一声,这个说法更可信了,权钱交易肯定是钱的问题,他坐了下去,然后说,钱的问题也不能自己出卖万花集团吧,这样一来,你的企业损失也少不了。

  韩师师说,张省长太贪心了,要的钱太多,我也只能破釜沉舟了。

  高组长说,要多少钱?

  韩师师说,回答您的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一个问题。

  高组长说,现在不是你问我问题的时候。

  韩师师笑了笑,然后说,那也没关系,那我想起来再说吧,反正这里好吃好住,我又不着急出去。

  高组长说,你不着急出去么?万花集团现在可是一团糟吧。

  韩师师说,我不着急,我出去了也是一团糟,到时候人人找我,反倒是这里清静。我可以配合你们,你看,我也是个女人,我这样的女人最怕的是什么你们也知道。对吧。

  高组长说,你说你怕什么。

  韩师师笑着说,真是的,一副审讯犯人的态度。我们女人,怕没有了青春,对不对。你看,你要是关了我十几年,我出来算是有钱了又能如何,我能买回我的青春么?所以我是有诚意跟你们做交易,是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高组长没有想到韩师师还真的是态度诚恳,他想了一下,然后说,好,你的问题是什么。

  韩师师说,其实围绕着张泰之的那些个争斗,我也清楚,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举报了,对吧。现在你们过来了,这一点我有点意外,我很配合你们,但是我想问的是,你们是想要张泰之下来,还是整个他州省都天翻地覆。

  高组长说,整个他州省你都能让它天翻地覆么?

  韩师师挑了挑眉毛说,我能,你们敢么?

  高组长哈哈一笑,然后说,我们没有什么不敢的。不过,我们还是想一点一点的来,张泰之的资料你能够全部交给我们么?

  韩师师说,这样啊,也行,但是张泰之的资料能换来我的自由么?

  高组长想了想说,以后还要你配合。

  韩师师说,我一定配合,如果觉得不够,你说名字,他州省任何一个官员的资料我都可以帮你,我这样够诚心了吧。

  高组长哦了一声,然后说,跟你一起来的那个刘市长,你有他的证据么?我看你们私交不错。

  韩师师一愣,然后哈哈大笑,她说,那个木头疙瘩啊,这我真的没办法,不过你们放心去查,你们会发现一个劳模典型的,真的,这样的人你们要是弄下去了,太可惜了,我都替你们可惜。你知道他的外号么?方便面市长啊,自己宁可天天吃方便面,这是什么样的主?说真的,如果没有他,我万花集团今天不一定有什么作为呢,我要是有一点证据都给你们,这样的人,我恨不得让他下去呢。

  说完又猛然大笑,然后说,要不然这样,我们再做个交易,你们帮我把那个刘市长弄下去,我给你省里面所有人的资料,让你们想查谁查谁。

  高组长说,那是个炸药包,我要它干什么?山南市这一次怎么也要出来一两个人交交差,你想吧。

  韩师师想了想,然后说,有个叫钱华的副市长,级别够吧。

  高组长点头说,够,但是你有证据么?

  韩师师说,万花集团没有证据,不过你们随便查一查出来了,他的叔叔叫钱龙,以前龙运集团的老总,现在的龙运集团老总叫王灵儿,是他的老婆。龙运集团掌握着山南市的黄赌毒,这些个东西很好找证据的,对吧。

  高组长笑了一下,然后说,你倒是不错啊,借机打压你的对手。

  韩师师说,其实我也知道,你们不过是要张泰之一个人倒霉而已,当然你们要交差,我替你们出个主意,大家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不是。

  高组长猛然一拍桌子,他说,韩总你注意自己的言辞,我们巡视组不是什么地方机构,任何一个地方的任何人我们都敢查,也不是替什么人以权谋私、打击报复的机构,我告诉你,他州省我都要查,你手里的所有资料我都要,如果你想要自由,那么可以,这些个资料交出来,配合我们的审查,我给你自由。

  韩师师一愣,她说,你们真敢查。

  高组长说,我想你可能对我们有误会,我们是对面负责,不对下面负责,不存在我们敢查不敢查的问题,我可以对你负责任地说,他州省算是翻天覆地跟我们也没有关系,我们只负责一查到底,至于要不要这场官场大地震,或者说这种地震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呈现出来,那是级的权衡,不是我们的职责。我们的任务很简单,是要肃清我们的队伍,任何人犯在了我们的面前,那么对不起,我不管有多少人求情,一律一查到底,连求情的人也会查。你这几天抓起来,我们特意放出了风声,结果真的很多人给你求情,你放心,所有人都在名单。刚刚我不过试探了你几句,没想到韩总还真的以为我跟你认识的那些个官员是一丘之貉。

  韩师师哦了一声,眼睛扑闪了几下,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她玩了玩自己的手指,再然后她说,你们真不怕他州省的大地震?

  高组长说,的确,我们不会一次查完,办案本来是一个过程,尤其是对自己的同志,我们任何人想象的更小心谨慎。但你放心,我们会有自己的安排,一点一点,一个系统一个系统的查,我们会把他州省所有的老虎都打完,打光,否则我姓高的不会离开他州省。

  韩师师又哦了一声,她说,如果这样的话,那么这个交易我不做了,你们要杀要剐随便吧。

  高组长说,你什么意思?

  韩师师说,证据给你们,你们又不一次查完,别人都不傻,肯定知道是我交出去的。那么我剩下什么?死路一条,还不如让你关个几十年没有自由。我们女人啊,虽然怕没有青春,但是更怕没有命,对不对。

  高组长说,这里不是你讲条件的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