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 > 权欲道 > 第907章 危险
  韩师师坐在椅子平静了很久,花无缺说,能不能打电话给银行不给王凤儿兑换支票?

  韩师师摇了摇头,她说,那是不可能的,钱是干爹的,我没有这个权力。

  花无缺说,干爹呢?

  韩师师又摇了摇头,她说,干爹做生意最讲信誉,这一次让我把钱给王凤儿,我当时应该给的,擅自拖了几天让她帮我办了点事儿,要是干爹知道了,会很生气的。

  花无缺叹了口气说,她到底因为什么要把录像拿走?

  韩师师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想要什么,难道是还想要钱?

  花无缺说,这钱够多的了,王凤儿虽然是个骗子,但是我看得出来她不贪心,知道见好收,可能是他们这行业的特点吧。我觉得不是钱的问题。

  韩师师说,那是什么的问题?我现在害怕她出卖我。

  花无缺说,我觉得她也不敢出卖你,真到了鱼死破那一天,捅给干爹,她的钱也别想拿到了。

  韩师师嗯了一声说,可是她把信物拿走了,我的计划也泡汤了,刘天明不会见我,更不可能相信我,那我怎么办?再找下一个机会?

  花无缺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能怎么办,她一直都不是靠头脑闯江湖的,她叹了口气说,要不然我们等一等,说不王凤儿会联系我们,我们看看她想要的是什么?

  韩师师点了点头,手机响了,她急忙抓了起来,却是李阳的,韩师师稳定了一下情绪,接了起来,李阳说,师师,爸把钱打给你了,你去查一查。

  韩师师嗯了一声说,我知道了,一会儿下去查。

  李阳说,对了,你别出去了,我晚回去查。现在市里乱套了,有游行的,到处都是一团糟,你可千万不能出去,会有危险的。

  韩师师说,我知道了,听说了,现在街很多店铺都关门了,咱们也关了,害怕事情扩大再有浑水摸鱼的。

  李阳说,那好,那好,你那里也别去,我现在不敢走,等我一下班过去接你。

  韩师师嗯了一声,挂了电话,又叹了口气,花无缺看韩师师一脸悲伤,她摇了摇头,低声说,要不然我们走吧,你饶了他们,也饶了你自己。

  韩师师咬着牙说,谁饶过我的家人?

  花无缺说,李阳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一个好老公,是一个负责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也真的值得托付终身,只可惜……

  韩师师说,只可惜他是李家的,是他亲手毁了我家。

  花无缺搂住了韩师师的肩膀说,你不用一遍一遍的强调仇恨,我知道你现在心已经软了,要不然我们走吧,放过你自己。

  韩师师眼泪又出来了,她摇了摇头说,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必须每时每刻都告诉自己,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办。

  花无缺说,你可以走,你可以放下一切。现在说不你还有危险,你可以离开,真到了最后,说不晚了。

  韩师师摇了摇头说,我不能走,我哪怕是死,我也要死在这里,我要跟我的爸爸妈妈弟弟死在一起,我要跟李家一起死。

  花无缺不知道能说什么了,她站了起来,对韩师师说,我再出去找一找,你休息一会儿吧。

  韩师师看着花无缺离开,她坐在那里望着自己的手机,又看了看王凤儿的手机,她再一次打开,希望那个录像,那个自己刚刚看过的录像藏在某个角落里。

  但是依旧空空如也。

  而王凤儿如同蒸发了一样,一个讲条件的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韩师师的心情已经说不出来了,此时此刻所有的内脏仿佛都挤压在了一起,让她根本无法呼吸。

  韩师师站了起来,近乎茫然地走到了自己的小床,如同重病患者一样倒在面,蒙了被,把自己与这个世界隔绝起来。

  这样睡了过去。

  是谁在喊自己?

  爸爸?

  妈妈?

  弟弟?

  这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可是喊的名字却是那么的陌生。

  谁是韩师师?

  唐诗韵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在一艘破旧的小船,四周都是冷冷的海水,远处闪电轰鸣,天空飘来了一朵乌云,乌云将她笼罩在里面,电闪雷鸣。

  天空传过来一个声音,师师,师师。

  韩师师猛然睁开了眼,看到李阳正在摇晃自己,一脸关切,韩师师的精神还没有完全从梦转回来,愣头愣脑地看了李阳半天才想起自己是谁,自己该干什么。

  她说,怎么了?

  李阳摸了摸韩师师的额头,关切地说,你刚刚做恶梦了吧,你看你额头都是冷汗,我下班了,咱们回家吧。

  韩师师嗯了一声,起来洗了一把脸,拿起自己的手机扫了一眼,王凤儿没有任何的表示,韩师师的心都凉了。

  她穿好衣服跟李阳下了楼,两个人在附近的ATM查到了李明宇转过来的一百万,虽然是自己家的钱,可是李阳还是非常的兴奋,他拉着韩师师的手从步行街走了出去,自从出了车祸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再开车了,他们在路口等了半天才碰到一辆出租车,好不容易回到了家。

  到家之后李阳脸休息都顾不跑到了厨房,韩师师在房间里坐了半天,手机如同死了一样毫无动静,她很急躁,心思很乱,她感到自己很危险,可是又不想这么离开,这么放下仇恨。

  韩师师在屋子里根本坐不住,她到了客厅,发现已经有一个切好的苹果放在桌子,水果刀放在一旁。

  韩师师拿起了水果刀,她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厨房,看到了李阳的背影。

  这个男人在自己的面前,背对着自己,只要这一刀下去,自己家的仇可以报。

  韩师师握着刀站在李阳的身后,她的心在颤抖,她的身体在颤抖,刀跟她纤细的手一起在颤抖。

  她胆怯了。

  她退缩了。

  在她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李阳突然转过了身,身体还往前走了半步,那把水果刀一下子扎进了李阳的身体里。

  韩师师也不知道扎进了李阳的哪个部位,她傻了,她感觉到炙热的鲜血洒在了自己的手。

  她看到了李阳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韩师师将手松开,猛然之间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放声尖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